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我也是维族”:新运动要求中共公开失踪家属影片

就当国际社会仍在激烈讨论维吾尔音乐家黑伊特的“复活”影片之际,一名流亡芬兰的维族人权运动者在推特上发起了一个新的运动。他告诉德国之声,希望透过这个运动持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就当国际社会仍在激烈讨论维吾尔音乐家黑伊特的“复活”影片之际,一名流亡芬兰的维族人权运动者在推特上发起了一个新的运动。他告诉德国之声,希望透过这个运动持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流亡海外的人权人士哈里(Halmurat Harri)是个维权运动老手,他过去两年多透过社群媒体发起过数场维权运动,替自己被关押于再教育营内的父母发声。而正当国际社会还在激烈讨论维吾尔音乐家黑伊特(Abdurehim Heyit)的影片时,哈里周一(2月11日)也顺水推舟,在推特上发起了一个名为“我也是维族人”(#MetooUyghur)的运动。

他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中国政府周日晚间发布黑伊特的影片,就像是在指控维吾尔人说谎。但事实上,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被关在再教育营内的家人是否还活着。”

哈里说为了准备2月23日即将在芬兰举行的“维吾尔意识日”,他与朋友们决定在社群媒体上发起一个运动来响应。当他在担心将运动命名为“我也是维族人”会不会与全球Metoo运动撞名时,他的朋友提醒他,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迫害,正如同在强暴整个维吾尔民族,所以取“我也是维族人”(#MetooUyghur)这个名字也蛮贴切的。

他说:“这个标语是从维吾尔语直接翻译过来的。为了让某些想以维语响应的人也能参与,我们决定将标语设定为英语跟维语两种版本。”

哈里强调选在周一(2月11日)发起这个运动,是为了向中国政府表明如果他们能发布影片证明黑伊特还活着,全球其他的维吾尔人也有权知道他们被囚禁于再教育营内的家人们是否也还健在。他指出:“自从中国政府发布黑伊特的影片后,许多维族人认为这代表持续向中国施压是有效的。所以我希望透过这个运动,让其他维吾尔人觉得,他们还是有望得知家人的下落。”

以公开分享来抑制激进思想

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说,他认为这个运动对维吾尔社群来说,是个很强力的自发性运动。他认为既然这个运动能在短短一天内得到多数维吾尔人响应,表示许多维吾尔人已渐渐克服心中恐惧,愿意开始公开谈论他们被中国政府关押的亲人。他强调:“他们能透过公开分享与家人失联的经历,来跟中国政府的职业培训论述抗衡。”

哈里也认为鼓励其他维吾尔人公开替被监禁的亲人发声,可以防止多数人在心中不断累积对中国政府的仇恨。他于2018年开车造访了欧洲十个城市的维族社群,并透过工作坊鼓励更多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公开替自己被关于再教育营内的家人发声。他强调:“如果他们不公开发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打压仍会持续,而他们对中国的仇恨也只会继续加深。这有可能让激进份子趁机利用他们的仇恨,怂恿他们参与高危险性的行动。”

潘嘉伟认为,如果有更多维吾尔人公开声援自己的亲人,那么中国政府一定会感受到更大的压力,而这也会迫使其他国家向中国施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