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四发:横河:委内瑞拉是颜色革命典型

——从委内瑞拉到美国——拒绝社会主义 (下)

主持人:那么说起委内瑞拉的变天,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前几年的“颜色革命”,但似乎这个“颜色革命”热闹一时,结局并不如人意。

横河:“颜色革命”的范围其实相当广,定义也并不是很明确,就是说它因为是在过去从80年代、90年代开始,有一些国家它的一些所谓的非暴力的革命,它以某种颜色或者某种花朵作为标记,这个应该是偶然的,就正好是别人给它加了个名字,或者是他自己正好选了一个,并不是说大家约定弄一个什么颜色,不是这样的。

它的特点是以和平和非暴力的方式来追求民主自由,反对这个执政者的独裁,它的目标很明确,是要更替政权,就是说你这个政权不行,我要换一个。一般来说,这样的革命,想要达到的更换出来的新政权,是指的是亲美、亲西方的政权,把这个叫做“颜色革命”。

你比如说比较典型的,就东欧巨变时候的捷克的“天鹅绒革命”,为什么叫“天鹅绒”呢?就它的这个政权更替非常平滑,一点没有发生重大的内部斗争或者是暴力。

苏联集团分解以后,不是成立了独联体吗?那么这个独联体当中有一些国家还是在俄国的控制下,而且是很独裁的。所以在这个以后,就是说所谓“苏东波”变天以后,又在这里头的一些国家发生了颜色革命。你像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这些就是成立了亲美、亲西方的政权,这些都是成功的案例。

大家认为结局不如人意的,主要是后来中东的“阿拉伯之春”,除了第一个启动的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以外,其它的好像后来都造成了很大的后果,所以说这方面是不是属于颜色革命,其实是有争议的,人们并不把这些放到颜色革命里面去。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确实是试图推翻,或者推翻了独裁政权,但这些政权本来就有不少就是亲美、亲西方的。而且推翻这个政权的呢,有相当一部分他并不是认同普世价值,也不是追求民主自由的,这里有一些宗教因素在里面。

我个人觉得委内瑞拉的情况跟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就是“阿拉伯之春”的大部分国家是不同的,可能更接近于原来东欧和独联体的国家的那些颜色革命,就是说他自己在传统上他有民主政体,他有反对党,很成熟的反对党,而且他深受社会主义之害,就是说委内瑞拉的革命,如果把它算作颜色革命的话,它比较容易导致一个比较亲美的民主自由的政府,而且民众也比较容易接受。所以我觉得这个结局可能和中东“阿拉伯之春”的那些国家的结局会不一样。

主持人:那对委内瑞拉的这个变局,中国民众的反应是非常强烈的,但是中共政府则是尽力的封锁舆论,有些人说这是中共政府怕中国人有样学样,那您觉得是这样的情况吗?

横河:当然它怕中国人有样学样,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觉得还不仅仅是怕中国人学样。你可以看到以往颜色革命的国家,他跟中共的关系都没有委内瑞拉和中共的关系这么特殊,所以说中共所担心的还超出了学样的这种情况。

你看中共为了维持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政权,曾经大量地给这个政权输血,这个委内瑞拉政权之所以维持下来,这个社会主义能够维持下来,它有相当一部分是靠中共的贷款来维持的。你比如说它有那个居民的住房计划,所谓住房计划是属于福利的一部分,就是让大家都有,普通老百姓,甚至是很贫穷的人家都有比较好的住房。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中共贷款建的。现在一般认为,中共对委内瑞拉总计贷款已经超过600亿美元了,有的说有650亿美元,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委内瑞拉还是中共全面监控民众的有系统的输出国。马杜罗能够再次当选的话,很可能就跟中共有关系。马杜罗搞了一个选举,其实这个选举为什么说大家争议很大呢?就是它显然有舞弊的迹象。就是选民必须要用一个数字的身份证,它叫做“爱国卡”,用这个爱国卡去投票。这个数字的身份证不但知道你投了票,而且还知道你把票投给了哪一个。

只有投给马杜罗了,才能构得到食物券。问题是在委内瑞拉经济崩溃以后,有40%的民众要靠这个食物券来维持生命的,所以说这个选举就很成问题。但是这个所谓“爱国卡”,也有人把它叫做“爱民卡”,它是由中兴公司制作的,而且整个操作可能也是由中兴公司在协助操作的,因为当地的,我想他们可能是运作不了。关于中兴公司协助委内瑞拉马杜罗这个选举的报导,还不是传说,去年11月到12月期间,西方的主流媒体报导了很多,都是有很多证据的。

这个和中共国内现在搞的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实际上是一类的,我觉得就是说它就是把这个体系的一个小部分输出,直接就搬到了委内瑞拉,那这点也证明就是说,中兴公司是参与了中国国内的社会信用体系来控制民众的,也就是说中共向全世界正在输出中共的这个全社会无缝隙的控制。

对中共来说的话,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做的几件事情是非常对中共胃口的,我觉得至少有三点,第一,社会主义;第二,独裁;第三,反美,所以中共会尽力封锁消息,它不想让中国民众看到委内瑞拉的倒台跟中共有关系,而且也不想让中国的民众藉这个事情来表达他们高兴的心理,所以它要封锁。

主持人:那么我们现在再回到国情咨文本身,您觉得这次的国情咨文它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呢?

横河:他讲了方方面面很多,我想这个都已经报导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去讨论了。我觉得第一点就是第一次点名了美国国内的社会主义。我们知道川普在上一次国情咨文,和以前的讲话当中,都提到了委内瑞拉,也提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全世界造成的危害,点名了很多国家,这一次他是特别点名了国内的社会主义,所以我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一个亮点。

第二个是他在演讲的过程当中,贯穿全部的是讲到了美国的传统价值观,特别是强调了神,他在谈到很多具体问题的时候,他其实都贯穿了这条线。你看他谈到纽约州最近通过的这个妊娠晚期堕胎,还谈到了一个州长,言论当中谈到就是不仅是晚期堕胎了,就是生下来以后,甚至都可以讨论是不是让这个婴儿活着。

那这种事情他希望国会能够立法来禁止晚期堕胎,这里头他强调的就是人是神的形象,所以说为什么要尊重人,就是因为他是神的形象,这个他是贯穿全部的。而且他谈到了这样的意思,就是说美国曾经伟大,是因为有神的眷顾;如果要再次伟大的话,那么还是要神的眷顾。所以这个是贯穿全部的,这个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主持人:那么这次国情咨文它的主题是团结,就是因为两党的分歧非常的严重。那在这个演讲过程中,虽然川普很真诚,也在现场赢得了一百多次的鼓掌欢迎,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到两党分歧的存在,比如说谈到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上,川普是重申说永远不会让美国成为共产主义,共和党全体是起立鼓掌,但是民主党的大多数成员就是一脸的冷漠。美国民众对社会主义这个问题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呢?

横河:从几个方面来讲,第一个,媒体当时有一个统计,就是说在结束以后,有76%的美国人赞同国情咨文的内容。当然,这个国情咨文里面内容很多,但是毕竟他谈到的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个呼声甚至可以说是振聋发聩,我想对这点来说的话,美国民众支持率高的话,很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赞同他的这个说法的。

但是之所以川普总统会提到这个话题是有原因的,就是2016年大选的时候,我们知道民主党初选的时候,伯尼‧桑德斯他是公开宣称是社会主义者的,成为民主党党内初选希拉里最强劲的对手。去年中期选举的时候,纽约的一个候选人,现在选为国会议员的那个女的。

主持人:就是非常年轻的一个,这次穿了一个非常时髦的白衣服,非常亮眼。

横河:对,她是更激进的社会主义者。所以说它现在变成了一个潮流,也就是说确实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问题了。美国2018年的时候有一个统计,就是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人超过希望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是46%比40%。

我觉得这个和美国的教育系统也有关系,因为大家知道美国的大学教育基本上是被左派垄断的,就在大学的教师和学生里面信奉社会主义的不在少数,当然很多人毕业以后会转变,因为随着这个生活的经历,他会转变。

再一个就是千禧一代他们没有受过社会主义的危害,甚至对冷战都没有什么记忆了,基本上不了解,不了解就容易上当。我看到就是媒体登出来的一些关于社会主义的讲话,就是把川普总统的国情咨文切成一段一段的,根据标题题目分别贴出来,我看到关于社会主义讲话片段后面有一个跟帖很有意思,他说老鼠之所以被老鼠夹夹住,是因为永远也不明白为什么做诱饵的奶酪是免费的,就是他不知道这里的危害。

其实美国在历史上,在西方所有的国家当中,他是社会主义性质最少的,他没有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而西方就是欧洲的民主国家,他或多或少的都有社会主义成分,美国是最少的。

这当中有很多分析,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美国是一个信神的国家,在所有的发达国家当中,美国人信神的比例是最高的,长期以来维持最高,而美国又是由逃避宗教迫害的新教徒建立的,所以正如川普总统讲到的,美国的建国基础是自由与独立,而不是政府强制主宰和控制。所以他说了,我们生而自由,我们将保持自由。所以我觉得这是美国的真正精神所在。

主持人:我们再读一个听众的反馈,他说:“太赞了!我挺川普,什么时候把中共推翻。”那我们在剩下的时间里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您刚才讲到美国超过46%的年轻人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毕竟这个社会的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那您觉得川普他有可能遏制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发展吗?

横河:美国是一个有神助的国家,一旦他认识到问题所在的话,他努力去改变的时候,就是说自己要做出努力,神才会帮你,所以当他做出顺应天意的行动的时候,他就会再次得到神助,所以我相信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的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