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共与委内瑞拉反对派谈判以保护投资

中国一直在与委内瑞拉政治反对派进行磋商,以保护中方在这个陷入困境的拉美国家的投资。在作为中国政府重要盟友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之际,中方采取了两面下注的策略。

中国一直在与委内瑞拉政治反对派进行磋商,以保护中方在这个陷入困境的拉美国家的投资。在作为中国政府重要盟友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之际,中方采取了两面下注的策略。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担心中国在委内瑞拉石油项目的前景,以及委内瑞拉欠中方的近200亿美元债务,中国外交人士最近几周在华盛顿与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o)的代表进行了债务磋商。在美国的支持下,瓜伊多牵头了推翻马杜罗的行动。

美军战争学院(U.S. Army War College)研究中国与拉美关系的专家R. Evan Ellis说:“中国认识到委内瑞拉政权更迭的风险越来越大,不想站在新政权的对立面。虽然中方更喜欢稳定,但他们意识到必须把鸡蛋放在另一个篮子里。”

上述会谈表明委内瑞拉左翼政府的债权人越来越不安。近20年来,与中俄两国的石油换贷款交易为委内瑞拉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支持。委内瑞拉前总统、已故社会主义派强人查韦斯(Hugo Chávez)加强了与中俄以及古巴、伊朗甚至印度的联系,从而与美国抗衡。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顶住了国内外要求他将权力移交给瓜伊多的压力。

但是,在查韦斯精心挑选的继任者马杜罗于2013年上台之后,委内瑞拉与这些国家的商业和金融关系一直很紧张。多年来腐败活动猖獗,政府管理不善,委内瑞拉经济开始萎缩,石油产量下降了逾一半。

美国政府上个月对委内瑞拉石油工业实施制裁,这加剧了马杜罗面临的困境,切断了该国唯一重要收入来源,预示石油产量将进一步下降。

中共外交部未回应记者关于中国与委内瑞拉反对派接触的置评请求。最近几周, 中共外交部表示正在进行磋商,中方希望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

在2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当被问及中方是否与委内瑞拉反对派接触时,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称,中方就委内瑞拉局势通过不同方式与各方保持密切沟通。

耿爽说,无论局势怎么变化,中委两国的合作都不应该受到任何损害。

瓜伊多已公开向中国和俄罗斯示好。这位年轻的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主席曾强调,任何政治变革都是经济改革的前奏,目的是恢复稳定。委内瑞拉国民议会议员选择瓜伊多担任临时总统,直接挑战马杜罗。

瓜伊多表示,委内瑞拉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石油储备,中国是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两国之间应保持往来。

Ellis称,若马杜罗政府倒台,可能对中国有利。他表示,瓜伊多可能推动美国取消制裁,恢复石油交易,说到底,瓜伊多上台对中国有益无损。

知情人士称,中委两国之间的偿债谈判存在重大障碍。自2007年以来,委内瑞拉通过一系列石油换贷款交易向中国举债500多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估计,委内瑞拉当前仍欠中国的债务约200亿美元。

两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中国不希望在贷款上蒙受重大损失,尽管委内瑞拉反对派的一些经济顾问对包括该国违约债券持有人在内的贷款人建议他们接受这样的现实。知情人士称,中委双方讨论了对偿还计划给予宽限期,让潜在的委内瑞拉过渡政府有喘息空间。

反对派议员长期以来也呼吁,增强中国对委内瑞拉贷款条款的透明度。据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透露,中方对此表示反对。

像中国一样,俄罗斯已公开支持马杜罗,但并不太愿意拿出新资金来支持其政府。中俄两国近年来都没有向委内瑞拉提供大笔贷款。能源顾问称,中俄两国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合资企业一直受到该国石油行业普遍存在的腐败和经营难题困扰。

一家向在委内瑞拉开展业务的中俄国有企业提供油田阀管的公司董事表示,该公司2018年只做成了一笔销售业务。这位董事称:“我没看见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再投入任何资金。”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Dmitry Peskov本月指出,俄罗斯对与瓜伊多进行对话持开放态度,并表示,不论委内瑞拉政局如何发展,预计俄罗斯都会维持与该国的合作关系。

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措施旨在让石油资产和收入脱离马杜罗掌控而转入瓜伊多手中,切断马杜罗与委内瑞拉最大现金客户之间的通道。

委内瑞拉石油部部长Manuel Quevedo(中)周一访问了印度,寻求扩大对印度的石油出口。

委内瑞拉官员一直在为其重油寻找新买家,直到1月份,这些重油还可以在特别设计的美国设备上提炼。

周日,沙特国有油轮公司Bahri称,其一艘船只已抵达委内瑞拉,为委内瑞拉在印度的一个老客户装载原油。Bahri表示,此次装运将在美国制裁规定设置的宽限期结束之前完成。

委内瑞拉石油部称,该部部长Manuel Quevedo周一访问了新德里,寻求扩大对印度的石油出口。

但印度官员已经私下表示,他们对委内瑞拉越来越缺乏耐心。委内瑞拉应偿还印度国家石油公司ONGC Videsh Ltd.的近5亿美元款项已经拖欠了数年。

委内瑞拉政府还欠部分印度制药公司的钱,这些公司一度在委内瑞拉蓬勃发展,而拖欠迫使这些公司在社会和经济环境恶化之际将业务从委内瑞拉撤离。

前印度驻委内瑞拉大使、刚从外交部退休的Smita Purushottam说:“印度的私营实体几乎没有理由在如此混乱的形势下增加进口。”

她表示:“我的看法是,委内瑞拉人民正在为生存而战。他们承受了太长时间的苦难,前进的唯一办法也许就是在国际监督下重新开始,尽可能减少他们的困难,重新燃起希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