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从余文生律师妻子的梦想说开去

余文生律师到底因为什么被抓、被关、被起诉?说到底,是因为他“为了不敢泯灭的良知,为了义不容辞的天职”,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余文生律师曾经在法庭上谈到:“(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类似于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样的、可以不顾法律事实的政治迫害运动,源于前党魁(江泽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

2018年12月25日,许艳女士到江苏省检察院、省监察委、省人大常委会三个部门,为丈夫余文生案提交申请监督与提交控告信材料。(受访人提供)

2月11日,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为营救狱中的丈夫,给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14位副委员长,还有一位秘书长,邮寄了16封特快专递。许艳说,她梦想在2019年给约5,000名人大代表写信,请求他们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监督,并请求人大代表帮助呼吁释放余文生律师。“这个梦想,虽然困难重重,有梦就去追,万一梦想成真呢!”这是一个令人心酸的梦想。

余文生是“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代理过多起法轮功学员的案件。2015年中共对“709”律师进行大抓捕后,他代理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案,不断受到打压,2017年7月,他任职的律师事务所在中共的威胁下,不得不解聘他。之后,他申请自己开办一家律师事务所,没有得到批准。2018年1月,他的律师证被注销。同年1月19号,被北京警方强制带走,之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在江苏徐州。2019年2月1日,被起诉到徐州市法院。

过去一年多来,许艳四处奔忙,呼吁救助丈夫。但是,她聘请的律师一直没有见到余文生,她向很多部门申请监督余文生案,全都没有回复。不仅如此,她还屡遭中共威胁,两次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她和儿子出境也被限制。尽管如此,许艳表示决不放弃,她从网上查询得知:全国人大代表2,980名,北京市人大代表759名,石景山区人大代表27名,徐州市人大代表86名,江苏省人大代表808名,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81名,朝阳区人大代表100名,共约4,841名,一年365天,如果想完成这个梦想,每天约需要寄13封信。每封信22元,共约需要106,502元人民币。

余文生律师到底因为什么被抓、被关、被起诉?说到底,是因为他“为了不敢泯灭的良知,为了义不容辞的天职”,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余文生律师曾经在法庭上谈到:“(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类似于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样的、可以不顾法律事实的政治迫害运动,源于前党魁(江泽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其错误之明显、严重,为祸之烈,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牵涉善良无辜之多,恐怕是空绝千古!”“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了这个法律真相——刑法第三百条及其解释完全不适用于法轮功信仰者。所谓依法打击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律的枉法强加罪名,是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正是这铿锵有力、震憾人心的辩护词,让中共政法系统迫害法轮功的人权恶棍对余文生律师恨之入骨,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律师是什么?律师是指受当事人委托或法院指定,依法协助当事人进行诉讼,出庭辩护,以及处理有关法律事务的专业人员。在正常的法治国家里,律师可以依法为当事人做充分的辩护,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律师本人的合法权益也可得到法律的充分保障。但是,在中国大陆,由于“党高于法、权大于法”,公、检、法、司全部处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党的“绝对领导”集中表现在将公、检、法、司官员的乌纱帽紧紧攥在手心里。不听党的话,就把你的乌纱帽摘了,把你的饭碗砸了。如此一来,所有公、检、法、司官员都是中共的驯服工具。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根本不可能做到“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中共设置律师制度的目地,不是捍卫公平正义,而是让律师配合法官演戏,装点一下“法治”的门面而已。一旦律师不配合,非较真不可,就会碰得头破血流,甚至身陷牢笼,饱受迫害。

高智晟律师因为依法替法轮功学员说话,多次反复被非法抓捕,并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2014年出狱后,长期被软禁在陕北老家。2017年8月13日,又被中共强制失踪,至今已经539天!王全璋律师因为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从2015年7月10日起,被中共强制失踪1,097天,期间,他的所有亲友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之后是秘密审判。再之后,是被非法判处刑4年半。至今为止,他的妻子李文足聘请的所有律师都没能见到王全璋!2018年,余文生、程海、杨金柱、李和平、谢燕益、刘正清等一批维权律师的执业证书被吊销,被称为“吊销维权律师证年!”杨金柱律师怒吼道:“现在的关键是,法院可以违法,检察院可以违法,公安局可以违法,但是律师,只能够配合,只能够给他们强奸!”

由许艳2019年的梦想,我想到自己在中国大陆的遭遇。从1999年7月20日起,我因为在法轮功问题上给江泽民等讲真话一直受迫害。为反对没完没了的迫害,我跟许艳一样,也选择了以寄挂号信的方式,呼唤良知、道德、正义与人性。我曾给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所有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共中央所属委、部、局、办的主要领导,国务院所属委、部、局、办的主要领导,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中共党委书记、纪委书记,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个县(市)委书记,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所高等院校的校长(院长),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家报刊杂志的主编,中国几十家电台、电视台的台长,寄过挂号信。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却因为寄这些挂号信,遭到江泽民的两大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打击报复,被关进监狱5年。我曾经是中共体制内官员,修炼法轮功之后,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1分钱医药费,身体状况良好,同时,严格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自觉做到不贪1分钱的财。即便在长期被迫害的极端险恶的环境下,我一没有自杀,二没有杀人,三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动,而是一直坚持以寄挂号信这种最和平的方式表达诉求。但是,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的做法:一是极右,无论你写了多少封信,多长时间的信,措辞多么尖锐激烈的信,全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一是极左,抓你、关你、判你、折磨你,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是法学博士,曾经在中纪委法规室工作过,是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中共《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的解释者之一,曾经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我在中国大陆以最和平的方式依法维权16年,没有一个中共官员依法保障我的合法权益!我得出的结论是:中共是全世界最邪恶的流氓政党,不要对中共“依法治国”抱一丝一毫的幻想,不要对中共抱一丝一毫的幻想。我的亲身经历充分证明: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对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邪恶本质的揭露千真万确。

进入2019年,中共败象尽显。北大教授郑也夫年初喊出了“中共退出历史舞台”的时代强音。据大纪元最新统计,目前,已有3亿2千多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对于有良知的中国人来说,利用一切有利形式揭露中共的邪恶,尽快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抛弃中共,解体中共,中国才能真正迎来“法治的春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