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辛弃疾最逗的一首词!

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写壮志豪情是这样的——‌‌‌‌“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抒惆怅郁闷是这样的——‌‌‌‌“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玩柔情婉约是这样的——‌‌‌‌“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偶尔异想天开,对月发问是这样的——‌‌‌‌“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若起了田园兴致是这样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有人该等不及了——快说,快说,他喝醉时是这样的——‌‌‌‌“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对,今天就要这首描写醉态的词《西江月·遣兴》:

西江月·遣兴

宋·辛弃疾

醉里且贪欢笑,

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

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

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

以手推松曰:‌‌‌‌“去!‌‌‌‌”。

一开始,他就以一个醉醺醺、笑呵呵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眼前——‌‌‌‌“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喝酒不过是为了消愁,如果还是一个劲儿地愁,那喝酒作甚?所以啊,要边喝边笑,喝高了也就没工夫去发愁了。

词人说得倒轻松,好像自己心中果然没了愁一样,但一个‌‌‌‌“且‌‌‌‌”字出卖了自己,表明这欢笑是强作的,其实根本乐不起来。

接着,他开始说醉话了:‌‌‌‌“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最近,‌‌‌‌“我‌‌‌‌”才发现古书上的大道理是一点儿也不能信,因为没有一句是正确的。这里有些偏激了,孟子的原话是‌‌‌‌“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意思是要独立思考问题,不能拘泥于书本或迷信书本。辛弃疾在这里引用,无非是想发发牢骚,似乎在说南宋官方的言论不可信。

发完牢骚,他要起身离开了,哪知腿脚不听使唤,一不留神便倒在一棵松树边。

他迷迷糊糊地看着松树,禁不住问:‌‌‌‌“松兄,我的醉态怎么样?帅不?‌‌‌‌”

毕竟是晕乎了,他看到松树摇摇摆摆地走来了,好像要搀扶自己。

‌‌‌‌“以手推松曰:‌‌‌‌‘去!’‌‌‌‌”

不!不!我还没醉得站不起来,谁都不扶,你一边儿呆着去!

最后两句,作者把松树当成人来写,将它写活的同时,更把自己的醉态刻画得惟妙惟肖,令人忍俊不禁。

抛开背景,我们完全可以将其当作一首普通的醉酒词来看,也能从中看到辛弃疾可爱、滑稽的一面。至于这首词到底有没有寄托,如今看来并不十分重要了,至少我们读后笑过也思考过,诗歌的作用不就是这样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诗词世界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