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中共高官学历腐败 达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中共官员不但贪恋官位、金钱、美色,还贪恋学历,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高达80%。陆媒说,中共高官学历腐败都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一些高校都沦为这些官员的“奴仆”甚至“帮凶”。

中共司法部前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因在学历、年龄、家庭情况、工作经历等方面全面造假被称为“五假副部”。

中共官员不但贪恋官位、金钱、美色,还贪恋学历,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高达80%。陆媒说,中共高官学历腐败都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一些高校都沦为这些官员的“奴仆”甚至“帮凶”。

澎湃新闻2月14日报导说,中共落马官员的学历腐败背后隐匿著官员和高校、科研机构,权力和学历的复杂利益链条,这一利益链条是驱动学历腐败的重要因素。

文章说,梳理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履历可以发现,部分官员一边身居高位,一边拿着高学历,工作学习“两不误”,有些官员甚至连基础学历都没有,最后却成了博士、教授、研究员。有的官员学历专业跨度很大,从理科到文科,从文科到理科,还有的从文科跨到工科,有些跨专业尚在可理解范围内,有些则“令人匪夷所思”。

学历腐败和权力腐败、经济腐败、道德腐败相互交织,把真正想搞学术研究的人挡在学术大门之外。在中共官场重学历的导向下,高学历成为更高权力的“敲门砖”,一些官员为了升迁而拚命“捞学历”。

而作为“权学同谋”关系中的高校,为了利益不惜损坏声誉,兜售文凭,沦为了不法官员的“奴仆”甚至“帮凶”,给官员主动送教授职衔、博士学位等。

文章还说,一般来讲,权力层级越高,学历腐败问题越难以监管,大多数情况下,官员“落马”后,他们的学历污点才能曝光在公众面前。

去年初,中共党刊《半月谈》也曾披露,中共十八大以来142名落马的省部级以上高官中,拥有硕士学位以上学历占了80%以上,其中48人拥有博士学位,26人专业跨界,占54%;66人拥有硕士学位,33人专业跨界,占50%。

如,中共前天津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工作四十余年,从未离开过公安行业,却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工学博士和高级工程师的头衔。

中共云南省前副省长沈培平本是中文专业,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理学博士。五个月后,他被聘为该校资源学院兼职教授。

中共司法部“首虎”、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卢恩光,被指是“五假”副部级官员。卢恩光仅读过高中,他却通过购买、送礼等方式,先后获得了本科、硕士、管理学博士文凭以及法学博士后的研究经历。

除落马高官普遍学历造假外,现任25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7人拥有所谓的“博士”学位,至少14人拥有所谓的“硕士”学位。

自由亚洲电台曾刊发专栏作家高新的文章说,中共政治局委员中的7名“博士”生,没有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博士,全部是所谓的“在职博士”,他们根本没有在学校集中时间学习,哪怕只是集中一年半载去学习。至于“硕士”学位就更是笑柄,很多都是大学“贿赂”给他们的,是典型的官场学历腐败的产物。文章点名中共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有国外学习经历”,但该学历是中共政府花费20万元派他到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受训三周”,真正的“培训”时间不过就是十几堂课,全部都是洋人站台,中国人翻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