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克格勃派女变态接近美国家安全人员 性间谍锁定教宗

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克格勃专门组建了招募间谍的色诱中心,代号为“克拉丽莎”(clarissa)。80年代曾在苏联克格勃档案部担任主任的米罗申科说,克格勃“克拉丽莎”中心招募了很多俊男靓女,还有不少心理学家和性病理学家参与工作。

学校招收莫斯科有名的妓女,强迫他们对“乌鸦”与“燕子”进行“业务培训”。(网络图片)

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克格勃专门组建了招募间谍的色诱中心,代号为“克拉丽莎”(clarissa)。80年代曾在苏联克格勃档案部担任主任的米罗申科说,克格勃“克拉丽莎”中心招募了很多俊男靓女,还有不少心理学家和性病理学家参与工作。

克格勃对新招募的学员承诺高薪和未来优越的生活条件,但命令他们必须按照国家特勤机构的要求完成训练科目及执行派遣任务。“克拉丽莎”中心的男女学员在训练时,首先需克服常人的羞怯和腼腆,男女生结对实战操练,其中包括参照图片与录像进行性变态培训。

此外,“克拉丽莎”中心的教练还为学员组织同性恋派对,并将派对全程录像,组织学员反复观看,指出问题并在以后的演练中加以改正,目的是为了让学员在未来工作实践中高质量完成特殊任务。中心的心理学课程,主要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理论为基础,学校招收莫斯科有名的妓女,将她们带到中心,强迫他们对克格勃未来的“乌鸦”与“燕子”进行“业务培训”。

前“克拉丽莎”中心女学员奥柯桑娜在俄罗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当时被告知,我们是克格勃战士,身体是战斗武器,我们处于革命战斗的最前沿。我们要学会毫不害臊地诱惑敌人,随时准备与组织选中的任何一个男人上床。”

另一位学员柳德米拉说:“我们对被选中的工作对象,都进行了详细分析,包括其性取向,以免他在工作过程中脱钩。我们尽量制造偶遇来结识对象,并以直接勒索和敲诈告终。教官告诉我们,与对象摊牌时需用友好态度告诉他:你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与克格勃合作这一条路可走。”

当然,克格勃在这方面也有不成功的实例。那是在“克拉丽莎”中心成立之前,1961年6月,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Bung Sukarno)应赫鲁晓夫之邀,前来莫斯科访问。苏加诺天性好色,克格勃奉命利用他的人性弱点做文章。克格勃在苏加诺前来莫斯科所乘坐的苏联航空公司的飞机上,安排了几位迷人的苏联空姐,她们按计划在飞机上挑逗苏加诺,跟他眉来眼去,苏加诺果然上钩。苏加诺在飞机落地后,主动邀请空姐们到他下榻的酒店狂欢。他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克格勃的精心安排,苏联特工早就在在他房间大镜子旁边安装了摄像头,将狂欢的场面全部拍下,而且用的都是美国进口的彩色胶片。克格勃将胶片冲洗出来,画面效果绝佳。克格勃把苏加诺请到一间放映厅向他展示,并期待苏加诺慌作一团,痛哭流涕地哀求与苏联政府合作。熟料,苏加诺看完电影,竟然喜形于色,还请克格勃多给他几部电影拷贝,好让给他带回国在印度尼西亚放映,苏加诺当时说:“我的人民,将为他们有这样的总统而感到自豪!”在场的克格勃听罢,几乎全部晕倒。

史塔西是克格勃战后一手扶植起来的东德国家安全机构。舒尔茨(Gerhard Schulze)是史塔西的老侦察员。他讲述了这样一段往事,克格勃曾经与史塔西联手,对欧美政府部门的女秘书们发动色诱攻势,史称“秘书攻势”,“克拉丽莎”中心曾经派出众多身怀绝技的苏联和东德的俊男靓女,前往西德发动参与行动,目标直指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四十岁以上的单身女秘书。

为何要选定这个目标呢?因为这些女人年老色衰,已鲜有俊男主动勾引,所以她们生活孤独,苟且度日,可仍心有不甘。“克拉丽莎”中心“乌鸦”很快接近了目标,谁知不消几个回合,“乌鸦”竟败下阵来。原来,老女秘书绝并非等闲之辈,见有俊男主动勾引,竟毫不示弱,她们见机会难得,竟也激情应战,将“艳遇”当成可遇不可求的艳遇,床笫间中愈战愈勇,所以最后竟逼得克格勃“乌鸦”败下阵去。不过,“乌鸦”虽在床笫间失意,但却从单身女秘书那里捞到了实实在在的情报。

但在美国,事情就非克格勃想像得那么顺利了。克格勃起初试图色诱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nski)。“克拉丽莎”中心绞尽脑汁往布热津斯基身边派遣“燕子”,不断试探他的口味,甚至还派遣同性恋人员接近布热津斯基,均未成功,此后克格勃加大工作力度,竟派遣了一位女变态狂前去工作,也均未奏效,最终只能放弃计划。

克格勃打造的“克拉丽莎”中心,还曾打过罗马天主教第264任教宗,梵蒂冈城国国家元首约翰保罗二世(Saint John Paul II)的主意。根据克格勃档案记载,这位波兰裔天主教教宗的身边,一度被苏联克格勃的“乌鸦”与“燕子”包围,只是公开的档案里没有透露他们后来是否得手。

1991年苏联解体,克格勃也不复存在,但冷战时期克格勃首创的“乌鸦”与“燕子”的工作方式,却在21世纪被不少国家特勤部门“发扬光大”,也被不法团伙借用实施犯罪。在欲望高度膨胀的21世纪,人类似乎比克格勃时代更难抵御诱惑,也更容易坠入“甜蜜的陷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