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怡:改与不改都死梗

昨天讲的三点,是中国的政经结构对美国贸易利益的直接损害。更根本的是另三点。

四是国企垄断。在自由社会,大部份经济活动都由自然人或私营企业主导,国家只管拟定税率和收税。但在中国,重要资源都被国企垄断,例如,金融、石油、通信、电力、交通、矿山、学校、医疗。国企垄断关键行业,使人民的生活费用和外企民企的经营成本增加。比如大陆油价,2008年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中国国内油价6.3元/升(人民币,下同);十年后的2018年,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反而升至7.4元/升。若没有石油垄断,中国汽车货运从北京到广州就可以比现价节省5,000元左右。在中国经营企业,最大受益者是国家和利益集团,而不是如自由社会那样是企业家和工人。因此,中国是国富民穷,而美国是国穷民富。

民穷,意味底层人群收入低,当然消费不起质优价高的美国产品。

五是扭曲了市场经济。所谓市场经济就是经济领域的事情由市场主导,政府不插手市场的正常运作。法治社会通过法律和司法来规管市场,以维护市场的公平环境。反观中国,政府是“千手观音”,无论宏观经济,还是微观经济领域的毛细血管里都有政府的影子。什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五年计划”、“中国制造2025”、“地方政府经济工作纲要”,发改委、国资委和工商局等等怪物,外企民企都要看着这些怪物的脸色去存活。

六是外资控制权。一家大型外企来投资,在美国是连总统都要表示欢迎的事,但中国法规就定下外资控股不能超过50%。无论外资有多么大的实力和技术优势,最后拍板权都是中企。外企在本国都是自主的,到了中国就不得不听从政府管辖。在西方国家,权力是为企业服务的;在中国,权力就是用来管制企业的。中国政府抓住了经济控制权,却破坏了市场竞争和优胜劣汰的规律。

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要求中国作结构性改革:清除非关税贸易壁垒、撤销出口补贴、允许外资有控制股权、取消国企垄断、保护知识产权、禁止强迫外资转让技术……。说白了,也就是要中国放弃国家资本主义,实行真正的自由市场。在美国压力下,去年6月中国发改委发布《外商投资准入》22条,主要是取消许多行业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尽管纸上的东西,在没有法治的中国社会要真正执行不容易,但已经受到800多人联署以“国家主权不容侵犯”为名上书中央反对。不用说,许多人都是国家主义政策保护下的得益者。

这只是结构性改革的其中一项。如果所有结构性改革中国都真正执行,那就形成了中国企业与美国企业真刀对真枪的竞争局面。中国企业脱离了国家这个后盾,与美国企业比拼,必然一败涂地。而中国政府若没有了那一大堆间接税,如何维持庞大的行政费用、三公消费、维稳经费、军事支出、援助非洲等国家、投资基建刺激就业?

因此,结构性改革,就是体制改革,触动中共权贵统治集团的核心利益。如习近平去年底说的,属于“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改,死梗。坚决不改,受美国带头抵制,也死梗。因此中国可能选择假假地跪低。但美国是否收货?无论如何,牵动结构性这个死结,中美贸易谈判纵有协议,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也不会停下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