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海豚的微笑 是大自然中最高明的伪装!

海豚的微笑,是大自然中最高明的伪装。”

法新社及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决定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以便恢复商业捕鲸活动。

被捕获的鲸鱼/视觉中国

这不是突发奇想。

从1986年起,30多年来,日本一直致力于推翻国际捕鲸禁令。

2018年9月,日本提交了一份提案,要求开放商业捕鲸。

提案被否决。

日本索性直接退出委员会。

国际捕鲸委员会/腾讯视频

鲸鱼还不是目标链的顶端。

灰鲭鲨商业价值高,口感好,每年仅在日本的捕获量,就有1000吨左右。

日本也有意反对“限制捕杀灰鲭鲨提案”。

即便这种动物已经被放进“可能灭绝”的行列。

但更令人羞耻的是,这种近乎“赶尽杀绝”的掠夺行为,并不是日本独有。

人类为了从动物身上谋取利益,能想出多少种借口?

看过那些纪录片里的真实故事,也许你才能略知一二。

血洗海洋的“大屠杀”

2009年,一部名为《海豚湾》的9.3高分纪录片横空出世。

拍摄团队穿着黑衣,每晚不眠不休,拍下了日本大地町渔民屠杀海豚的影像。

捕鲸,在那里是条无比庞大的产业链,连当地政策都在默默支持这一活动。

太地町/纪录片《海豚湾》

因为能赚钱,人类对“微笑天使”海豚露出了最残忍的獠牙。

夜视仪景象/纪录片《海豚湾》

渔民们驾着小船来到海豚湾,用长杆敲打出声响驱赶、狩猎海豚。

他们把这个过程,称为“传统文化”。

捕杀海豚/纪录片《海豚湾》

海豚体表光滑,渔民们为了捕捞,用一根长钩刺破海豚的皮肤,把它们硬拉上船。

血染海豚湾/纪录片《海豚湾》

大规模的海豚捕杀,让海豚湾尸横遍野,蔚蓝的海水被染成鲜红。

血染海豚湾/纪录片《海豚湾》

每一年,有上万只海豚经过这片海域。

海豚是种听觉动物,当地渔民在水下制造噪声,把受到惊吓的海豚驱赶到岸边。

这时,来自世界各地的海豚训练师已早早在水中等候。

驯养师在水中挑选海豚/纪录片《海豚湾》

他们挑出合适的海豚,带到水族馆、水上乐园。

没能被挑选的,则被杀害。

拍摄者说:“海豚是群体动物,他们在逃离时不会让任何小海豚落下,猎捕人利用了海豚这一天性。

追猎时,他们让海豚筋疲力尽。

受伤的海豚,有的最终力竭而死;

怀孕的海豚,可能会在极度惊恐中被迫生下小海豚……”

没受伤的海豚,即使能跳过渔网,也不会独自逃生——因为它们不会抛下家人。

而这却正方便猎捕人赶尽杀绝。

这段影像没有背景音乐,只有恐怖的血色海湾、海豚痛苦的嘶鸣声和渔民们愉悦的嬉笑。

对海豚的大屠杀仍在进行。

不仅是日本,柬埔寨、老挝、厄瓜多尔等国都未被禁绝。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海豚肉从口感到营养,都没什么特殊之处。

它反而有一定的毒素,尤其是汞,含量很高。

经常吃海豚肉的人,体内也会有汞元素聚集。

日本渔业部某副部长(已卸职),头发中被检测出汞元素中毒/纪录片《海豚湾》

《海豚湾》主创拍摄的另一部纪录片《竞速灭绝》,揭露了人类为食欲展现的残忍与贪婪。

拍摄团队潜伏进中国的一家高级餐厅,发现想吃鲸鱼肉简直太容易了。

服务生还夸赞他们“品味独特”。

吃鲸肉/纪录片《竞速灭绝》

摄制组发现了一个市场,整条街都在卖濒危动物制品:

玳瑁海龟、象牙雕塑、鱼翅……

据统计,随着中国对鱼翅需求的暴增,每天有25万条鲨鱼因鱼翅贸易被捕获。

这些珍稀动物被光明正大地摆在橱窗出售。

人类的荒谬,不仅体现在对食物的“追求”,更甚的,是认为它们能治疗癌症。

鱼翅走上人类的餐桌/纪录片《竞速灭绝》

摄制组假装成来品尝珍稀美食的游客,被一个店主带进了小屋。

店主拿出一种高价虫草,展示说:

“中国人相信这个能治好癌症,所以我(能)要这个价。”

店主解释虫草价格昂贵的原因/纪录片《竞速灭绝》

这个店主说,捕鲸业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割掉鲸鱼鳍后,放任它在大海中自生自灭。

“鲸鱼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是钱。”

所以,摄制组也在这个市场里,拍下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场景:

一个仓库露台上,摆了上万片鲸鱼鳍。

其中的一些,来自蓝鲸——地球上已知生存过的体积最大的物种,处于“濒危”行列。

事情被纪录片揭露后,出售鲸鱼肉的高级餐厅才关门大吉。

有买卖就有杀害,有利益勾连,就有不共戴天。

过去短短十年里,有800多名环保积极分子在类似事件中不幸遇害。

与利益可观的强大产业链相抗衡,保护动物的微弱力量,也像只被割掉鱼鳍的鲸鲨。

挣扎、扭动着,想自由遨游在海中,却无能为力。

最终只能滑落在一棵珊瑚上,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鲨鱼死亡/纪录片《竞速灭绝》

“也许没什么比鲨鱼的处境更能说明海洋的现状。

它比恐龙诞生得早,曾躲过四次大灭绝。

但在人类生存于地球的这一代,它们的总数灭亡了90%。”

也许,它在地球上留下的最后记忆,就是人类贪婪的嘴脸。

她用“自杀”逃离更大的不幸

《海豚湾》的主角 Richard O’Barry曾是一名海豚驯养师。

他驯养的海豚凯西,演过电影、可爱、通人性,在世界范围内都掀起了“海豚热”。

因为影片的火热,驯养师从海里挑选长相好的海豚时,甚至都会以 Richard驯出过的这只为标准。

凯西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明星海豚凯西/纪录片《海豚湾》

在最容易大赚一笔的时候,Richard却反悔了。

他用10年时间建立了海豚产业,却决心用40年的时间摧毁它。

因为——

凯西在海洋馆里极度抑郁,选择了自杀。

男主 Richard/纪录片《海豚湾》

Richard说,海豚和其他鲸类,它们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有意识的。

那只“明星海豚”,因为被带回海洋馆,接受日复一日的训练、表演,生命从此变得不可承受。

海豚在海洋馆里做出的动作,是长期训练的结果/纪录片《海豚湾》

有天,她自主停止了呼吸。

终于永远地逃离这一切。

男主Richard/纪录片《海豚湾》

如果看过海豚在海洋中是怎样的生活方式,就很难接受它们在海洋馆里的表演。

它们在大海中,一天能游64公里。

这是条件再好的海洋馆,也不可能提供的环境。

所以那些免于被屠杀的海豚,忍受着更大的不幸。

海豚是智商很高的动物,天性活泼,高度社会化。

如果被长期圈养,缺乏足够的生活空间,它们会心情低落、抑郁。

海洋馆里恶劣的水质、人类触摸带来的病菌、化学药物等,都可能导致海豚皮肤感染。

违背天性的持续训练,让他们因压力过大而胃酸过多,导致胃溃疡。

圈养、训练,给海豚带来严重的生理、心理创伤。

鲸鱼博物馆/纪录片《海豚湾》

它们的“微笑”,只不过是特殊生理构造给人类带来的自以为是的错觉。

被人们称为“微笑天使”的海豚,嘴角自然上扬/视觉中国

残酷的折磨不止发生在海豚身上。

虎鲸/纪录片《黑鲸》

虎鲸体型巨大,但和海豚在某些方面惊人地相似。

比如它们都聪明温顺,对人类十分友好。

小型鲸类冲浪者协会创始人之一——戴夫·拉斯托维奇说,自己就曾被虎鲸救了一命。

戴夫·拉斯托维奇与鲸鱼/纪录片《黑鲸》

原本能够跟人类和谐相处的“好朋友”,也被人类逼到了绝境。

2010年2月24日,在美国佛罗里达一家海洋馆中,驯养员被自己驯养的虎鲸Tilikum拖入水中致死。

她的脊髓断裂,脊椎、肋骨多处骨折,头皮被完全撕下。

这不是这头虎鲸第一次发狂,早在之前,它就已经有“杀人”的嫌疑。

但因为商业价值可观,人们囚禁它继续在水池里表演。

取它的精子,换更多小鲸鱼。

虎鲸袭击驯养师也不是个例。

1987年,驯鲸师在表演时被两头鲸鱼压死;

驯鲸师被鲸鱼压死/纪录片《黑鲸》

一位女驯鲸师被鲸鱼咬住脚,反复拖入水中……

女驯鲸师受袭/纪录片《黑鲸》

一反常态的“暴戾”,可能是虎鲸自己都没想到的。

高强度的训练和不见天日的圈养,使它们控制不住地发狂。

照顾过 Tilikum的驯鲸师面对镜头时泪流满面:

“它不是因为疯了、或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杀戮,它是因为沮丧、恼怒、不知所措,它找不到出口。”

驯鲸师去世后,Tilikum总单独待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纪录片《黑鲸》

水下世界尚是如此,人类称霸的陆地,更不缺少悲剧。

有人拍到过一个视频,动物园里的老虎脱离自然环境,日复一日地转圈。

本属于大自然的野性灵魂,被永远圈在了狭小的地方。

这是它被关久了,精神抑郁,产生病态的“刻板行为”。

动物的“刻板行为”/微博@博物杂志

微博网友评论/@微博网友

为了满足人类的审美需求,动物表演让骄傲的“森林之王”变得茫然无措,也让温顺的大型动物,从此没了自由。

纪录片《黑象》,揭露了大象表演的黑幕。

小象被人类强行带离母亲身边,被绑住腿脚关进狭小的笼子。

人类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来训练小象表演:

做不好就不给饭吃,拿棍子敲打它的鼻子,用钩子刺进它的耳朵,让它摆出各种各样完全不符合生理构造的姿势。

被虐待的黑象/纪录片《黑象》

猴子被逼着跳过一个又一个滚烫的火圈;

黑熊被迫直立身体,只能用后肢行走;

海豹被训练很久,才学会顶着皮球娱乐观众……

违背天性的训练,长久的虐待,使它们痛苦不堪,甚至暴躁易怒,袭击人类。

观众席上的看客们只惊叹这些动物多么多么聪慧,却不关心它们背后受到了多少非人的虐待。

拿其他生物的痛苦当做娱乐的资本,人类自诩万物灵长,也该感到羞愧和悔恨。

保护动物,也是人类自保

你或许不知道,鲸类、海豚等各种海洋生物的种群数量,正在直线下降。

如今的南极、太平洋等海域的生态系统,和数十年前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海豚、海豹、海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减少。

而这些改变,往往是不可逆的。

新出生的小海豹在沙滩上挥动爪子/视觉中国

因为一个物种数量的改变,往往会牵动整个食物链,最终破坏生态平衡。

一旦生态失衡,要想恢复到从前的状态,几乎不可能。

幸好,很多国家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加入了动物保护的行列。

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生效,自此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放弃商业捕鲸;

之后,日本几次联合冰岛、挪威、韩国等国想重启商业捕鲸,一直无法获得75%以上的成员国赞成票。

鲸鱼跃出水面/视觉中国

保护动物,其实也是人类的一种自保。

把动物捕杀到濒临灭绝,是对人类的自我毁灭。

比起赚快钱,在地球求生的人,其实类更需要动物们——

以尊重另一种生命的方式。

也许有人已走进另一个极端——觉得人类不仅不该看海豚表演、不能穿皮草,甚至连肉也不该吃,纯素食才是正确之选。

吃肉本没错,食物链的自然法则本就如此。

错的是,人类放纵过度的欲望,将其凌驾于其他生物的生命之上。

当人对动物的消费,建立在动物的痛苦之上,且只是为了炫耀、奢侈、享乐,才是残忍的。

动物和人类一样,也有情感。

一个人的觉醒与共情,力量的确微弱。

但谁又能说这微小的力量聚不成大的改变呢?

要知道,所有的改变,都离不开个人的努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法新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