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美国军士长透露潜艇兵的海下神秘生活

在潜艇上总是要保持安静。但有一次他把一瓶沙拉酱给掉在地上了,当时他特别地紧张。因为水下的声纳很厉害,象这样的声音,他说在15~20英里以外都能够被声纳检测到。他说在潜水艇里通常会挂着这样的牌子,上面写着:安静就是胜利(Silence is a victory)。

美国海军中的潜艇兵是军队中一个特殊的兵种(图片:Youtube)

美国军士长透露潜艇兵的海下神秘生活(下)

在潜艇上总是要保持安静。但有一次他把一瓶沙拉酱给掉在地上了,当时他特别地紧张。因为水下的声纳很厉害,象这样的声音,他说在15~20英里以外都能够被声纳检测到。他说在潜水艇里通常会挂着这样的牌子,上面写着:安静就是胜利(Silence is a victory)。

美国海军中的潜艇兵是军队中一个特殊的兵种,生活在空间有限的潜艇中,长期与外界的联系并不是那么多,这是一种怎样的经历?在水下的神秘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本台记者子涵专访了美国海军军士长缇姆•卡莱尔(Tim Carlisle)先生。生活在加州湾区,今年57岁的缇姆,服役美国海军20年,作为潜艇兵在水下的经历达12年。他作为潜艇上的技术人员分别在不同的4艘核潜艇上服役,在其中一艘核潜艇上一待就是7年。他和我们分享了潜艇兵的海下神秘生活。

美国海军军士长缇姆•卡莱尔(Tim Carlisle)先生

潜艇兵个个身怀渊博本领

缇姆说,在水下不同的情况下你的感觉不一样。比如说你有一个6个月的航程,要离开家6个月,通常在前两个星期的时候,大家都会感觉有压力。因为那个时候刚刚离开家,离开你的妻子和小孩,所以特别想家。但是之后,慢慢就平静了。一两个月以后,你的这个艇可能靠岸了,上了沙滩,喝着啤酒,无忧无虑的,那个时候又变得挺开心的。所以不同的时候不一样。有的时候有压力,有的时候又觉得挺平常的。

对多数船员来说,他们都是精神上挺坚强(Mentally Tough)的那种人,因为大家都有能力在海上的时候克服很多困难。每个人也都有好几项本事。

缇姆举例子说,他在退役之后,去了交通部门工作。有一次他的老板就跟他说,缇姆你就象一把“瑞士军刀”一样。缇姆就问是什么意思。老板回答说,哪里出了问题,我就可以把你扔到哪里,你很快就能查出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然后提供给我一套解决方案。

缇姆说老板表扬我的这些本事,都是当年从当海军,特别是在潜艇上的那个时候的经历中学到的。再有就是之前在潜艇上经过一年的训练,学会了各种各样不同的本事,然后要经过3、4个小时考试,好几个考官来问你各种问题。考试通过以后,才可以过关,就可以拿到一个“潜艇海豚”(Submarine Dolphins)的徽章,这就标志着你是一个潜艇上合格的船员了,你的知识很渊博。当然,缇姆也是拿到了“潜艇海豚”的徽章。

潜艇内的技术操作(图片来源 Youtube)

食物丰足种类繁多

潜艇上的食物从来没有被吃光过,没有饿着肚子的时候。但是有一次缇姆也经历了非常接近断粮的情况。

当时他们是在海里呆了好长时间一直没有上岸,那个时候,就在旧金山金门大桥这边,他们的艇浮出了水面。他说那一次之所以没有被饿到,是因为还剩了一些罐头可以吃。他们有两层满满的罐头,最后把所有的罐头都吃光了,罐头盒都变成了垃圾。最终他们是平安无事。

潜艇上食物的种类还是蛮多的。比如说,在每周六的午夜,是吃披萨的日子。缇姆介绍说,在艇上一天吃4顿饭,早饭、午饭、晚饭,还有一顿夜宵。每到周六的午夜,那是吃披萨的日子,不同的人轮流去烤披萨。披萨的口味也很多,可以坐在那里慢慢地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但是通常平时吃饭时间很短,只有20~30分钟的样子,之后就得离开,把位子让给别人来吃。

缇姆自己吃饭蛮快的,10~15分钟就吃完了。特别是他作为负责监控台的高级人员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可以第一个去吃饭,但是要很快吃完,把位子让给别人,然后他就要去巡视了。

在艇上那么长时间可不可以吃零食呢?缇姆说,可以吃,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准备零食,但是有点困难的是,要把零食放在哪儿、藏在哪儿。他最喜欢吃的是名牌See’s Candies巧克力,一天吃一块。有的时候找到放零食的地方不容易,因为出海的时间比较长,艇又没有那么大,如果带的零食太多的话,船上没有地方可以放。总之他们就是这儿藏一点,那儿放一点。

潜艇上处理垃圾的独特方式

在艇上有个处理垃圾的设备,先是把这些金属罐头垃圾收集起来,放到特殊的压力装置来进行压缩,都压成了一个八角形状,然后把这些罐头堆起来,有快一米那么高一堆。除了罐头之外,其它垃圾也是,用液压的压缩机把它压成象罐头堆那样的垃圾堆,最后把这些垃圾都排到了大海里。

艇上有种特殊的抛射垃圾的装置,这种装置叫做TDU(Trash Disposal Unit),它可以把压缩好的垃圾,放到一个特制金属桶里,然后通过这个桶就可以把这些垃圾象发射鱼雷一样发射到海底去。

缇姆强调说,当然我们有严格规定,要离海岸多远的地方才可以把这些垃圾发射出去,通常要离海岸7到10英里之外,并且水下也要有一定深度的时候才可以这么做。

约定俗成的规矩:安静就是胜利

缇姆在水下呆得最长的一次是呆了130天,近4个半月,没有见过太阳。那么人会不会感到沮丧呢?

缇姆说还不错,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沮丧过,在艇上他们也不会配备心理医生。

有的时候是会出现状况,让人感到挺有压力的。缇姆举个了例子,就是在潜艇上总是要保持安静。但有一次他把一瓶沙拉酱给掉在地上了,当时他特别地紧张。因为水下的声纳很厉害,象这样的声音,他说在15~20英里以外都能够被声纳检测到。他说在潜水艇里通常会挂着这样的牌子,上面写着:安静就是胜利(Silence is a victory)。

在艇上厨师做饭都非常小心,都会想方设法地保持安静。所以他说,在艇上就是一套不同的思维。尽力而为,保持安静。

人际关系学和欢娱时刻

缇姆说,他在潜艇上从来没有看到两个人在打架或吵架,人们都能够学会怎么样相处。如果碰到不喜欢的人的话,他的做法就是远离就好了。

缇姆也曾经历过他不喜欢的老板,同时也不喜欢他老板的老板,那一阵儿对他来说挺惨的。他就尽力去做好自己的工作。有的时候他觉得有点难过,但他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从中也在学怎么样面对这样的情况,怎么样和别人相处。他说如果可以和每一个人都很好地相处的话,在艇上会是一个非常愉快的环境。

缇姆说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了,80年代初的时候,他们在艇上的娱乐就是带很多录像带去看,比如说6个月的一个航程,他差不多要带上40盘录像带。他说到他快退役那会儿,差不多20年以后了,大家改看DVD了,一下就要带200~300盘,还带些可以听的东西。那么今天可能就是下载下来的电影,然后用电脑来放了。

潜艇兵们在艇内观看美式足球比赛(网络图片)

睡:独屋和床位轮流

说到睡觉,缇姆说不一样,有的可以一个人睡一屋,有的22个人、或30个人睡一屋。其实唯一可以自己独睡一个屋子的,就是船长。船上官儿第二大的叫执行长官,他也有自己的一个房间,但是通常房间里还多一张床,床上会有另外一个职位比较高的长官和他一起睡。

有的时候船员人数是比床位多的,两张床3个人轮流来休息。

有一次,缇姆把他爸爸和叔叔请到艇上来参观他的生活,一个周末,他们一起度过了2天。他们3个人就要轮流睡两张床。他说爸爸和叔叔之前觉得他当个潜水艇兵挺可怜的,但当他们看到他在艇上的生活以后,看到他在艇上摆弄那些很高级的设备,他是做技术的,也就理解他的选择了,觉得他的生活还不错。

蓦然回首寻找生命中的另一半

缇姆说,潜艇兵最长的有可能在陆地上1、2年时间,但有的时候只是1、2周时间。比较通常的是6个月的航程,中间在岸上是30天。基本上每年都会有6个月的时间是在出海。

这样的生活,潜水艇上的那些士兵们,他们怎么样找女朋友呢?缇姆说,各种情况都发生过,有很多不同的故事。有的人是在岸上的时候,在教堂的时候遇到他的另外一半的。比如说,他有一个海军朋友,是在德国上岸的时候,找到他现在的妻子的,不过不是在教堂,是在啤酒花园喝酒的地方。当时他见到了一个德国女孩,一见钟情,当时就跟缇姆说他要娶她。现在30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婚姻还蛮好的。

缇姆的太太是在加州湾区东湾的Alamo遇到的,当时在一个不错的高档社区里,是在他太太的哥哥的家里他们相遇的。

怎样与外界和家人通讯

在海上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不能打电话。缇姆介绍,今天有规定,你的手机和你手里的电子设备都需要被收走的。当年他们是有一种叫做“Family Gram”,可以和家里通电报,这个电报是单向的,只能够是家人,象太太、女友、父母,他们给你发来电报,一份电报可以35个字,差不多每两三周的时间,你可以得到这样一份电报。

这个电报到你手里的时间和过程蛮长的,从他们发出来,到你最后从广播里听到这个电报的内容,大概也需要两三周的时间。但是潜艇兵们不能够发电报回去,还有一些规定,不能跟家人说我们在艇上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些负面的事。

今天网络这么普及,很多规矩都不一样了。现在艇上的人可以发信息出去,有点象发电子邮件那种,但是总的说,要求也还是比较严格。缇姆说有的时候处在广播禁令(radio silence)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是不能发出任何讯号的。有的时候就会忍耐和家人好长时间通不上消息,家人也会有好一阵得不到你的任何消息。

潜艇:年轻人的游戏

缇姆介绍说,长官的年龄会偏大一点,但是总的来说,在艇上可以说是年轻人的游戏,平均年龄多数情况下是19岁,长官们可能也就是40岁出头。这些年轻人在艇上要受到方方面面的训练,告诉你应该怎么样适应离开家庭的生活,教给你要怎么样在账户上存一些钱,因为很多美国人都不爱存钱。他自己也是,退役的时候口袋里几乎是没什么钱了。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要想办法让生活能够运转。

最开心:看到女儿的出生、20年都收到教堂的圣诞贺卡

说到快乐时光,缇姆说有很多的快乐时光。如果一定要挑一个的话,就是他女儿出生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有幸没有错过。那是他退役的两年前,女儿出生的时候,他有幸是在女儿和妻子身边。

再有一个让他开心的就是他父母的教堂,在他做海军的20年里,每一年教堂都会在圣诞节的时候给他寄来贺卡,让他觉得特别地荣幸。这20年期间,他收到贺卡的时候,是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有两次还是在战区。有时候因为在战区,贺卡晚到了两三个月。他说每一次拿到卡的时候,他都会让周围的船员在卡上签上他们的名字,写上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结果20年下来,他有一次把这20张卡都拿出来看。然后,他写了一封很棒的信写给教堂,告诉教堂的人,这些贺卡带给了他多么积极的影响,带给他周围的朋友们什么样的影响。然后,他请教堂的牧师在圣诞节的时候,把他的这封信念给大家。牧师这么做了,当时缇姆的父母也在场,父母告诉缇姆,在场很多人听了他的信,都落泪了。

通常其他的海军也就能收到3、4个,5、6个这样的贺卡,但是他收到了20张这样的贺卡,因为他一参军就是20年。

因伤退役

缇姆说,虽然他做了20年海军,但他有的朋友是当了30年海军才退役的。缇姆是到快结束的那个时候膝盖受了伤,结果就只能做一些杂事,所以到最后他就退役了。因为他干了20年,退役以后每个月可以收到一张支票,这个支票上的数目是他做海军时候基本收入的一半。缇姆说这不是一大笔钱,但是也实实在在帮到他去付房贷,还有在湾区的生活费。在湾区这边生活费用可不低。回头看,他觉得这20年还是蛮有意思的,交了一些不错的朋友。

有时候人们也喜欢问他,哪一部电影最准确地反映了潜水艇兵的生活呢?缇姆说是《Down Periscope》(潜艇总动员),这是一部1996年的电影,电影生动地描写了各种不同类型的人在海上生活的一个状况。缇姆觉得这部电影和他们的实际生活最接近。

《Down Periscope》(潜艇总动员),1996年影片(Amazon photo)

20年军旅学会了困境中如何与人相处合作

缇姆说,一提到参军,很多人想到的就是拿着枪去打仗,其实也不是这样。在潜艇上的时候,很多人就是做技术活的,接触的是非常有意思的设备,他就碰到美军部队用的第二台GPS,还有其他各种各样不同的设备。总的来说,他觉得20年的海军生活最有收获的是,他学会了在困境中怎么样和别人合作,因为日夜相处,知道每一个人的细节,这种相处,其实是蛮特别的,能相处得好也是蛮重要的。

20年下来,他觉得留下的都是好的回忆,十几二十年没有见过面的朋友,再次见面的时候,感觉就象没有分开过一样。

(全文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子涵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