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李锐生前亲笔手书:厌恶中共党旗、拒绝葬八宝山

【李锐女儿:不能接受共产党的旗子盖在父亲遗体上】李锐的女儿、目前旅居美国的女儿李南央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她不能接受把她父亲作为共产党干部,她说,那不是真正的李锐:“我不能接受那沾满了人民鲜血的旗盖在我父亲的遗体上。那是对他的最后的侮辱。”

@冯克力:1955年,中国科学院学部成立大会上,与会代表举手通过“关于建议依法严惩胡风反革命集团的决议”。手臂林立中,明显可见有两个人未举手:一是前排最右端的长髯老者,疑为沈钧儒;另一个是第二排的一位,难以辨认。在当时肃杀的氛围里,他们的表现殊为难得!

孙力:张爱玲于1951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大陆,去到了香港,为此她写道,“不能变成一个鬼,不能说鬼话说谎言,不能在醒来时看见自己觉得不堪入目。一个人必须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Ming_the_Great_大明:#五车读#【我的杂谈闲聊反而还会留在你们心中】读到书中记载的一位叫做塩清的中学教师,在军国主义盛行时,仍然无视禁忌,直言真相。在学生普遍无心向学的情况下,他更是告诉学生说:“我讲课的内容你们终究会遗忘,我的杂谈闲聊反而还会留在你们心中”,因此总在教室中闲谈与评论实事。他交给学生如何阅读,勿被愚弄。一位叫谦二的学生果然牢牢记住了他:毕业后不久就应征入伍,派往满洲,后又被俘运往西伯利亚劳动,返回日本后生活又很不如意,极度艰辛,但在老年回忆中,仍记下了这位教他看世界的中学教师。为教师者,当学生学术普遍不行时,这位叫塩清的教师是一个路标。

@十年砍柴:钟叔河先生挽李锐老人:生前是湘灵湘累复生,千古悲歌龙胆紫;死后有楚户楚魂不死,万民痛哭寸心丹。注:李锐当年在狱中,无笔无墨,用竹签蘸龙胆紫(即紫药水)写诗词,后汇编为《龙胆紫集》。

@caichu88:【李锐女儿:不能接受共产党的旗子盖在父亲遗体上】李锐的女儿、目前旅居美国的女儿李南央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她不能接受把她父亲作为共产党干部,她说,那不是真正的李锐:“我不能接受那沾满了人民鲜血的旗盖在我父亲的遗体上。那是对他的最后的侮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