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约束衣”

在湖南女子监狱,刘赛军被穿上“约束衣”,吊在走廊的窗户上,在一个死角,旁边的窗户用床单遮著,前面用柜子挡着,不让摄像头拍到,犯人称之为“包厢”。她被吊得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屎尿拉在身上。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穿“约束衣”。受此酷刑者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会全断裂,甚至活活痛死。(明慧网)

在湖南女子监狱,刘赛军被穿上“约束衣”,吊在走廊的窗户上,在一个死角,旁边的窗户用床单遮著,前面用柜子挡着,不让摄像头拍到,犯人称之为“包厢”。她被吊得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屎尿拉在身上。

在北京女子监狱,狱警和犯人把龚瑞平的上身和下身用“约束带”绑成几乎成一字平行状,然后一人坐在她的背上。如同筋断骨折般疼痛,“啊!”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施用了上百种酷刑手段来折磨他们,其中之一的就是“约束衣”。

据称“约束衣”原本专门用于精神病人身上,此衣由细帆布制作,从人的前身套进去,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被施刑后,人的肩、肘、腕处会筋断骨裂,双臂会残废。若用刑时间长,人的背骨会全部断裂,人甚至会被活活痛死。

明慧网报导,2003年4月,中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办公室及其操纵下的司法部在河北省召开全国现场会议,强行推广河北及山西劳教所所谓的“转化法轮功经验”,即施用“约束衣”酷刑(代号‘春雷行动’)”,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自此在全国劳教系统,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广泛实施“约束衣”酷刑。

中科院博士揭露妻子被致死真相

现身居美国的原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博士耿飒,2015年7月,向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提起了控告,并向海外媒体揭露他的妻子管戈被河南省十八里河劳教所施用“约束衣”酷刑折磨的事实真相。

在“610”向全国推广“约束衣”酷刑的两个月后,他的妻子于2003年6月4日遭此酷刑迫害致死。

被中共酷刑“约束衣”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管戈(明慧网)

耿飒说,据目击者描述,狱警将“约束衣”给法轮功学员穿上,将他们的手臂拉到背后,然后双臂交叉绑住,再将双臂过头,从肩上拉到胸前,再绑住双脚。把手和脚绑在一起,腾空吊在铁窗上。

不仅如此,狱警还在法轮功学员的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的恶毒文章,还用布塞进他们的嘴里。

耿飒写道:“妻子遗体被火化以后,他们就给了我一张纸条,说是死亡证明,但是上面的死亡原因写的是‘自缢’。上面的家属签字就不是我的,也不是我妻子家属的。就这样,他们就算把这个事情结束了。我当时心里非常非常痛苦,很无助。这就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政策:‘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火化’。”

除她妻子外,在河南省十八里河劳教所受此酷刑被迫害致死的还有孙士梅、张雅丽、张保菊法轮功学员等。

法轮功学员张雅丽。(明慧网)

耿飒还向海外媒体披露更多细节,见以下视频。

优秀警察:整夜痛苦难眠

陆智勇,原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公安局森林警察,曾被评为“最佳优秀警察”,并被黑水县公安局定为副局长后备人选。

有一次在执行任务时,一辆盗运木材的汽车疾驰而至,其他警察赶忙闪开,而他却挺身站到了马路中间。司机被震住了,匆忙踩死刹车。面对他的勇敢和正气,司机说:“服了,像你这样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干这样的事了。”

就这样一个正气浩然的警察,因为修炼法轮功,却被中共绑架在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在被非法关押在新华劳教所时,警察给他灌毒食、输毒液,同时还对他施用“约束衣”酷刑。他自述道:

“警、犯使用的方法让受害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穿上‘约束衣’,被绑在床上,全身动不了,没有多久,全身肌肉发麻、酸痛、心发慌难受,四肢颤抖,整夜痛苦难眠。第二天,脸冒出油汗,身体明显消瘦。

“他们连续几天这样绑着我,加之插到胃里的管子发出异味在体内的折磨,那种痛苦真是难以忍受,每天还强行给我输三千毫升液。总之,天底下没有共产邪党干不出来的恶毒事,只有人们想不到的。”

他穿了半年“约束衣”

李进科,当年37岁,唐河县人民医院职工,2003年2月,第二次被送进劳教三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因为他在多种场合下高喊“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被狱警施以长时间毒打、上绳,电棍电击,还将电棍插到他嘴里猛电,使他身心遭到极大摧残。

从2003年4月开始,李进科被狱警施以“约束衣”酷刑,直到10月份,半年之久,天天戴此刑具。每到夜晚,他撕心裂肺的叫声回荡在劳教所的上空。由于长期遭受此折磨,那时他的体重只剩下七八十斤。

“约束带”

和“约束衣”类似的刑法是“约束带”。龚瑞平,50多岁,教师,北京市平谷区刘家店镇刘家店村人。她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作,曾被冤判四年,遭非法劳教两次,被关洗脑班三次,被送精神病院一次,期间遭受种种酷刑,九死一生。

她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期间,遭受“约束带”折磨。

狱警陈静和两个服刑的女犯人把她关进一间破旧的屋子里,用“约束带”把她全身捆绑起来,使她的胳膊、腿都动不了。她们使劲把她按在地上,把她的头和上身凶狠地用劲往下压,使上身和下身几乎成“一”字平行状。

一个人又趁机骑在她的后背上,难忍的剧痛如同筋断骨折,她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叫,眼泪流了出来。她两条腿的筋被损伤,腿一动,就剧痛难忍。此刑法的残酷性如同“约束带”和压床板的综合,见示意图。

“约束带”解开后,施暴者并没有住手,狱警陈静用手提起她的右腿用力一甩,又一次使她剧痛难忍,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啊!啊!啊!”

她戴刑具“坐板”半个月

北京法轮功学员田长英。(明慧网)

2016年1月21日,北京通州区公安分局警察闯入三处民宅,绑架了17名法轮功学员,田长英是其中的一位。

田长英被关进通州看守所后,不配合警察,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就取来手铐、脚镣,拿来“约束带”,强行给她穿戴上,让她“坐板”(长时间坐在板凳上)。

“约束带”大约10公分宽,上下两根,上根约束带把两个胳膊牢牢地控制住;下边那根在腰部,从手铐里面穿出来,双手被固定住,不能活动。

狱警罚她戴着刑具坐板,不让躺下,长达半月之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