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娱乐 > 精品推荐 > 正文

她是武侠影后却为爱息影!中年复出面对遗憾“学会放下”:世事无常

即使在过去,新电影推出速度不及现在几乎每日都有新片这般来得快,但却有许多经典电影即使过了数十年依旧让影迷回味无穷,演员亦是如此,在现代社会要成为演员并不难,但老电影里的演员却总能被记得更久。

金星曾在节目里询问谁能称得上华语影坛第一打女。

杨紫琼?章子怡?

听到这些答案,主持人默默说了句:那只能说明你们还太小。

是啊,还太小,太小到对香港九十年代的辉煌如数家珍,而对辉煌的开创者知之甚少。

她说:在华语影坛,她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物,是一位值得我们所有华人影迷极为尊重的著名电影影后。

光是介绍她的出场,金星就用了好几个极具分量的形容词,可见地位非同一般。

确实非同一般啊!

年仅二十五岁便带着一身荣誉功成身退,当时她是港片第一打女,是独步香江的武侠影后,是独一无二的金燕子,代表作即是中国新派武侠电影的开山之作《大醉侠》

时人不解:前途一片大好为何急于远嫁重洋,洗手作羹汤?

这大概要从她的经历说起吧。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她是上海人,父亲在她小时候便落败了,母亲做着父亲的工作,她做着母亲的工作。

打扫家里、洗衣做饭、照顾弟弟妹妹,当时她也不过五六岁。

据她回忆:小时候过马路,背着一个,抱着一个,拎着一个。那时候感觉那条马路很宽很宽,怎么也走不完。长大后再看,那条路其实很窄很窄。

16岁和母亲来香港投奔舅舅,全新的环境,一切都是未知,但也有无数可能。

1963年发生两件大事。

这一年,她第一次走进萤光幕,为以后的辉煌埋下伏笔,

也是在这一年,父亲在遥远的北方走了,这一消息还是在后几年得知。

她首部电影即在《宝莲灯》里反串男角,脸蛋精致但眉宇间英气十足,眼神凌冽,让人过目不忘。

也就是这个角色让胡金铨导演记住了这个叫郑佩佩的小女孩,她有他心中侠女的样子。

不顾高层压力坚持让郑佩佩出演自己的《大醉侠》,这才有了武侠史上独一无二的金燕子,也成就了新派武侠电影的开山之作。

剧中和岳华陈鸿烈的情谊延续到了戏外,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让人想入非非。

最终岳华在一众竞争者里抱得美人归,他们谈起了五年的恋爱。

这五年也是他们事业扶摇直上的五年,是他们一生中的黄金时代。

只是后来世事无常,他们缘尽于此,也都只是后话了。

两年后在张彻导演的《金燕子》里再次扮演英姿飒爽的“金燕子”,“当时的电影每一部都有内容,就算同样是金燕子,在《大醉侠》和《金燕子》也是各有千秋。”

在《毒龙潭》里]再次搭档岳华,一人分饰两角,毫无违和感。

也是在影片上映之后,她从秦萍,上官灵凤、徐枫等一众影星中脱颖而出,被观众票选为“武侠影后”

当时没有如今的刷票、黑幕、潜规则,这一结果可谓实至名归。

她的文艺片也很出彩,出道第二年即凭藉《情人石》的精彩演出获得国际独立制片人协会“金武士奖”她是亚洲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女演员

《春江花月夜》里她摇身一变成为能歌善舞,身段妖娆的舞女娟娟。

片中她拥有着过着寻常人家的温暖,有家人,有爱人,烟火气十足。

她曾说过这部剧里有她向往的未来。

再加上童年的颠沛流离使她对“家”这个概念特别迷恋。

这也就不难解释她为何早早息影,退出江湖。

当红女明星嫁人自是一件极奢华的事,不仅要街知巷闻,更要一掷千金。

可是到她这就不一样了。

有一天心血来潮,他说:我们去领证吧,她说:好!

婚礼温馨不奢华,简约不单调。

后来急流勇退,远赴重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她以为,自己的后半生会和这个男人紧紧的绑在一起,平淡且幸福。

但是她不知道有很多事会偏离轨道,有很多事会无能为力,一如他们存续了将近二十年的婚姻。

她丈夫觉得她太强势,太不温柔了。

她的孩子们视她为偶像,说她伟大。

她朋友说她太忙了。

蔡澜先生就曾说,“在美国的那些年,只知道她顶下一家人的生活,没听过她先生做点什么。”

她自己说我那时忙到没时间后悔息影这个决定。

只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低声下气的挽留,这不可能!

帅气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分家产。

就这样,她再次回来了。

92年与周星驰巩俐合作《唐伯虎点秋香》,她不计形象与周星驰互怼,“含笑半步癫”,已成为无厘头喜剧的经典片段。

可以说《唐伯虎点秋香》这部电影不仅成就了周星驰,更成就了郑佩佩,俨然她就是那个疯癫狠心却又豪爽的华夫人。

自此,郑佩佩在香港影坛再次站稳脚步。

二十年前的金燕子伴随着曾经的辉煌渐行渐远,二十年后的华夫人愈加深入人心。

胡金铨就很心疼,不建议她接演破坏形象的角色。

郑佩佩就像是他一手打造的花瓶,精致、细腻、质地华美,实属上乘。

但有一天这个花瓶也会有裂痕,也会褪色,大导演接受不了。

很多人也接受不了。

巩俐就是为了维持女星形象,不愿扮丑,很多无厘头效果只能由周星驰和郑佩佩完成。

但郑佩佩说:“我不能一生都用《大醉侠》来维持自己的演艺工作,我想整个环境变了,我试着放下自己去接受新的挑战。”

她成功了。

凭后现代主义的经典之作《唐伯虎点秋香》挑战从未接触的无厘头喜剧,完成转型。

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她完成另一个转型的是李安的《卧虎藏龙》。

李安是看着她的戏长大的。

在筹拍《卧虎藏龙》时,李安直接一句:“如果我让你演坏人怎么样?”郑佩佩说:好!

不得不说李安眼光的确敏锐。

一向以侠女闻名江湖的郑佩佩又一次挑战自我,首次饰演阴险的反派,彷佛她就是那个残忍又隐忍、绝望又深情的“碧眼狐狸”

但是她曾经的影迷又不开心了,不应该把她拍的那么老、那么丑,还多了那么多的皱纹。

她凭在《卧虎藏龙》中的出色表现夺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并角逐奥斯卡

又一次转型成功,那一年,她55岁。

此后她的演艺事业遍及国内外,有专门的经纪人负责接洽国外的工作,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2020年即将上映的《花木兰》就有她的参演。

曾有网友说如果时间倒回20年前,这个角色非杨紫琼莫属。

但如果时间往回倒50年呢?

半个世纪前的演艺圈由有谁能胜任这个角色呢?

大概只有武侠影后郑佩佩了吧。

几年前的真人秀节目让鲜少露面的郑佩佩走入更多观众的视线。

记得节目组开始在圈内寻找有体力、有名气、有威望、性格随和的大姐时犯了难。

毕竟是第一季穷游欧洲,什么意外都会发生。

他们找到了郑佩佩。

第一句便是:您吃什么药?

郑佩佩一脸纳闷:我身体好好的吃什么药?

节目组这才松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了团队的理想人选。

事实也证明了她依旧宝刀未老,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做起决定雷厉风行。

担心花花走丢,为刘涛擦药,教导许晴,照顾菲儿。

其实她才是应该被照顾的那个啊。

不论多忙,她都要抄写经文,那般虔诚。

她们说:她抄经时发著光!

不得不说第一季的节目是三季中最好看的。

而郑佩佩更多次作为嘉宾支持刘涛的新节目。

在客栈中,这次换刘涛为她泡脚贴膏药。

这世上以真心必能换得真心,当然,除了爱情。

只是再热烈的爱情她都经历过了,不遗憾。

就像她说的那样:我是个学佛的人,知道要学会放下。

她放下了,就像当初放弃那份令人艳羡的名声一样。

她也接受了,接受了世事无常,接受了对很多事的无能为力,还接受了日渐苍老的面容。

有时她也会对着年轻时的照片恍惚:我曾经那么漂亮呢?

大抵真正的美人都是美而不自知吧,林青霞如是,郑佩佩亦如是。

当时在邵氏公司,和李菁,秦萍等人被称为邵氏七仙女,各个青春洋溢,灵气逼人。

如今时过境迁,依旧活跃于萤幕的只有郑佩佩一人了。

她很感恩,这么大年纪还有戏拍,还没有被淘汰,香港对老年人的福利很好,自己的物质欲望并不高

记得几年前看节目时她们几个人回忆做过最浪漫的事。

大家大多已不记得张翰刘涛他们说了什么。

但唯独记得郑佩佩说的这件事。

她说:“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年轻时候的一个白马王子,他临死的时候一个愿望,他想用佛教的仪式。那后来去别的地方拍戏,拍戏的时候他走了,他要走了,所以我就帮他安排了这个仪式。我觉得这个,算是很浪漫的。”

让她送他最后一程,这是他们之间最浪漫的约定,也是我听过最浪漫的事了。

你看,她曾错过的,没得到的,都以另一种形式圆满她的生活,充盈她的人生。

潮涨潮落,月圆月缺,世事都讲究一种平衡。

如果她没有过早的息影,也许会给我们留下更多经典影片,但回首往事她会不会后悔没有过早的享受儿女绕膝的幸福。

如果她没有嫁给当时的老公,也许会和岳华、陈鸿烈或者别的白马王子结婚,但会不会在日复一日的朝夕相处中消磨了当初的美好。

我们不得而知。

只是知道最美好的都留存在记忆里。

最珍贵的都停留在过去。

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

所有发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

所有的当下,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Cand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