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武红沙:中等国家越南迎来春天 美国定局川金会战略

越南在南沙群岛占领的岛礁最多,很多岛礁上都有驻军,南威岛作为越南在南沙的统治中心,还已经有居民。而且越南人民族主义强烈,对领土的情结绝非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可比。此外,越南从一个贫油国变成一个石油出口国,南海石油是唯一的油田所在,越南更不可能放弃南海的石油利益。于是,越南实际上是中国要独霸南海的计划中,最硬的一块骨头。

2月6日传出消息,美朝双方议定,举世瞩目的第二次川金会将在月底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对越南来说,无疑是一次外交上的成功。

争取举办川金会的地方肯定不少,川金会吸尽国际传媒眼球,谁能抢到“主办权”,必然大大提升国际能见度,也提高国家影响力。川普和金正恩两人为何会找上越南做东道主?其实,合适的地点选择不是特别多。这有政治上的局限,也有地理上的局限。

首先,两人无可能在美国会面,而且无论在南韩还是北韩也都不是理想的会面地点。一个可能的地点在朝韩交界的板门店军事禁区。朝鲜和韩国方面一直想安排一次该地的会面。但在美国看来,这样政治宣示太明显,等于尚未会谈已经预先宣布美朝战争状态结束,送给金正恩一个最理想的政治宣传机会。在没有确认能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之前,美国不可能答应。

而在第三国而言,朝鲜方面的限制太大。金正恩要乘坐自己的专机或专列出行,但其专机比较落后,飞行距离受限,故很难选择一个远离朝鲜的地点。第一次川金会在新加坡,金正恩的飞机要中途在中国停留加油维护,这显示朝鲜能到的地方的极限也就是东南亚了。这样有意主办的欧洲各国均被排除在外。

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国家而论,中国是川普要故意避免的,因为川普不想中国在美朝关系上扮演过重的角色。日本与朝鲜尚未解冻,俄罗斯与美国交恶,自然也都不可能。蒙古以前曾被盛传候选人。但蒙古是一个被中俄包围的内陆国,美朝到蒙古需要通过两国空域,多少也令美国感到不爽。

于是筛选一轮,合适的国家就只有东南亚诸国。尽管可供选择的地点不少,但如果越南不主动争取,也难以脱颖而出,抢到主办权。由于是“社会主义国家”之故,越南以往一向在外交上不太活跃,这次为何努力争取呢?

越南国家定位的转变

这就不能不讨论越南最近十年在国家定位上的转变了。2011年的越共十一大是一个关键节点。2016年十二大上,越共发表第一本外交白皮书《越南外交白皮书2015》,回顾了十一大以来的外交工作及以后的外交展望。在2011-16年之间,越南推行“独立自主、多样化、多边化”外交路线,与15个国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与10个国家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又提出要注重“大国外交”,在战略上实行大国平衡策略,但存在区别对待;通过外交力量,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努力提高国际话语权。

换言之,越南在2011年之后推行积极外交政策,其目标就是成为游刃于大国之间的“中等国家”。

中等国家在国际关系上是一个有趣的存在。它们不是超级大国,也不是列强,但由于经济、面积、人口、军事等方面(不一定兼而有之),具备一定实力,通常都存在一定的地区影响力。它们是最需要“外交技巧”的国家,也通常会想方设法地通过外交而加强其在国际安全和经济上的地位。简而言之,如果不是与某大国撕破脸,它们就很可能成为大国竞相拉拢的对象。这样它们就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第一次川金会的东道主新加坡就是这样一个“中等国家”。虽然新加坡面积细小,只有七百多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五百万,只能算是“城邦”,以致当年台湾外长陈唐山辱骂新加坡为“鼻屎国”。但几个因素加持了新加坡的实力,使它成为“中等国家”。

在经济上,新加坡相当发达,人均GDP达5万7千多美元,直追美国,高于香港和日本一截。在地理位置上,新加坡在大陆东南亚与海洋东南亚的交界,扼马六甲海峡的咽喉。在历史上,它是英国开阜创建出来的新城市,不但历史负担小,而且长期作为英国东南亚的统治中心,有长达近200年的外交重镇历史。在法律制度上,它沿用英式系统,也与国际法上的“海洋法”传统一脉相承。在语言上,它以英文为主要通用语言,与国际接轨。除了以上这些“英式传统”外,在人文上,新加坡是多元化国家,虽然华人占多数,但并非压倒性,西方、中国、印度、伊斯兰文化百花齐放,却又早就建立单一的国家认同。世界上其他微型国家(城邦)几乎都与周边同质,但新加坡这个“城邦国”又迥异于周边,有一种“不中不西”的感觉。

另外一种模式的“中等国家”

正是这些软实力和硬实力,加上新加坡刻意经营外交平衡,令新加坡独树一帜,在国际关系中扮演难以替代的重要角色。新加坡为美国提供军事基地,有战略框架协议;又参加了英、新、马、澳、纽的五国军事联防协议(Five Power Defense Arrangements),应该算是一个严重亲美的国家。但新加坡同时又大力投资中国,引入大批中国移民。继续构建多元的“不中不西”的特质,令她虽然不是中立国,却给人一种中立感觉。但金正恩能同意在新加坡举行,不担心落入美国的陷阱,这就不能不说明新加坡的成功了。这对一个面积只有的城邦国家来说,非常不容易。

越南则是另外一种模式的“中等国家”,越南几乎是东南亚最贫穷的国家(仅比柬埔寨强,与老挝东帝汶等同一档次)。但越南有几个强项:

第一,人口将近一亿,在东南亚排第三,与第二的菲律宾相差不远。但与内部民族宗教矛盾丛生的菲律宾相比,越南虽然号称有55个民族,但越南人的同质性极高,京族人口占87%。而且越南的少数民族没有像中国那样相对少的人口却是大片土地的原生民族的情况。

第二,越南武力很强。在历史上就以抗击外来侵略著名,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有三个在越南人手下吃亏。这和菲律宾那种不堪一击的武力不可同日而语。越南在历史上屡次被入侵。

第三,越南位置重要。菲律宾和越南分别是南中国海的东西两侧最重要的国家,均有漫长的海岸线。两者中,越南的位置比菲律宾更重要,因为越南更靠近从南海进入印度洋的路线。越南的昆仑岛与印尼的纳土纳群岛隔海相对,构成进出南海的一道屏障。

第四,越南人勤劳,能吃苦,注重教育,有很好的发展潜质。由于起步晚,劳动力低廉,于是成为制造业转移的下一个目的地,发展潜力巨大。TPP条约签订后,大部分人都认为越南是获益最大的一个。现在TPP虽然没有了,CPTTP又再生,越南依然是赢家。最近两年,由于成本上升和贸易战,中国很多制造业外移,大部分也落户越南。

第五,传统上,越南和苏联(俄罗斯)关系良好。与中国虽然有领土争议,但作为同是仅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也要给一些面子。而作为共产党专政的国家,越南实行集体领导,屡屡传出要政治改革的声音,在西方国家眼里,又比中朝等“进步”一些。而美国侵略过越南,于是在很多美国人心中,都多少有点亏欠感。法国殖民统治过越南,也因此与越南有文化联系上的情意结。越南与日本在二战中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历史问题”。这样越南已经存在在大国中纵横捭阖的基础。

对那些不愿意看到中国在南海一国独大的大国而言,越南的地位更值得重视。因为与中国在南海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中,越南是争议领土最多的一个,在西沙和南沙都有主权争议。而且,越南在南沙群岛占领的岛礁最多,很多岛礁上都有驻军,南威岛作为越南在南沙的统治中心,还已经有居民。而且越南人民族主义强烈,对领土的情结绝非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可比。此外,越南从一个贫油国变成一个石油出口国,南海石油是唯一的油田所在,越南更不可能放弃南海的石油利益。于是,越南实际上是中国要独霸南海的计划中,最硬的一块骨头。越南的武力当然不能和中国相比,但在东南亚国家中还是首屈一指的。英美等海洋大国等要插手南海事务,必须要找一个支点,越南就是最符合要求的那个。

越南人民的好朋友

事实上,美国一直想拉拢越南,特别是菲律宾杜特尔特转投中国之后。2017年,川普访问越南,受到盛大欢迎。2018年,防长马蒂斯访越以及其后的美国航母卡尔文森号历史性访问越南岘港,标志着美越军事关系进一步升温。去年8月,曾经参加越战后来又努力推动美越关系正常化的参议员麦凯恩去世,有多达200多个越南团体和个人到美国领馆参加悼念活动,形容麦凯恩是“越南人民的好朋友”。

在川普时代多次南海自由航行行动,其穿越的海域都在西沙群岛附近,包括今年1月7日的那次。而英国2018年9月的第一次南海自由航行也选择了西沙群岛。这些都是向越南示好。因为只有越南和中国争西沙主权。而越南也心领神会,宣布对西沙和南沙“拥有主权”,也表示“尊重各国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而享有的在南海的航行与飞越权”。

这次越南能主办川金会,固然与自己努力争取有关,这正是越南希望充分运用“中等国家”的地位而谋求更大外交话语权的明证。但美国要刻意让越南“出风头”,希望进一步拉近美越关系,也是关键。最初,金正恩并不想在越南举行,是美国坚持才应允。川普甚至还提议中国主席习近平到越南与他会面(关于贸易战),中国当然不答应。但川普这一着,已经令越南人心头一暖了。

可以预期,越南外交主动出击之后,在CPTPP和美英等的加持下,越南在经济和国安上的地位都会稳步上升,发挥其中等国家的优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