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唐恩:从“束身衣”吊挂看中共残酷迫害

明慧网近日报导了一则讯息,见证了中共泯灭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湖南省法轮功学员刘赛军、文戍林、邓月娥与金福晚,不配合监狱的所谓“转化”,遭受多种折磨,罚站和罚蹲,不准上厕所,更被“束身衣”与“吊挂”酷刑摧残。

刘赛军被穿“束身衣”,用力绑紧吊在走廊的窗户上,从早上八点一直吊到晚上十一点半。之后不让睡觉,继续罚站和罚蹲,直到天亮。恶警不让上厕所,屎尿都在身上,呼吸困难。即使时值冬天,也不让换衣服。刘赛军被吊的血液不流畅,全身浮肿。金福晚曾经四次被穿“约束衣”折磨,三次被吊挂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导致右手多个手指致残。

一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原则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刘赛军与金福晚等人被酷刑凌虐不是少数个案,而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缩影。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各地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里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中共警察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电棍、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大粪池、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坐老虎凳、超长时间军蹲;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用针扎十指、鼻子点浓酸;从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性虐待、把妇女关入男牢、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强奸;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上百种酷刑,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随意虐待凌辱、肆无忌惮的施用酷刑,导致许多惨不忍睹、怵目惊心的案例在中国各地频频发生:二零零四年五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院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这些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例,已广为人知,却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仍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

古人云:“宁动千江水,勿扰道人心”,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已十九年,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将罪责难逃。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逾两万人遭受恶报,许多“现世报”历历在目,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迫害走在神路上修炼人的中共官员与警察,自己必遭恶报,还殃及家属跟着受害。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幡然悔悟、诚心悔改才是正路,尽早声明退党、与邪党划清界线,才是自保自救之途。真诚奉劝这些行恶者不要再助纣为虐,快快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救赎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