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金言:《流浪地球》火爆背后隐藏哪些秘密?

现在中共宣扬的则是虚无缥缈的历史唯心主义,人类将开启2500年“流浪地球”计划,给地球装上万台行星发动机,不惜牺牲一半地球人,试图带着地球一起逃离太阳系,寻找人类的新家园。中共过去是铺天盖地的批评“世界末日”论;现在中共则连篇累牍的宣传“在不久的未来太阳即将毁灭,太阳系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而面对绝境”,从而把拯救人类的最终希望寄托在共产党身上。

《流浪地球》被斥是《战狼》的升级版,一路打鸡血。(网路图片合成)

猪年伊始,中国大陆影视界出现了非常奇葩的现象。名气不大、也没有大制作经验的郭帆导演的贺岁片《流浪地球》,在官方的大力推荐下,逆袭成为过年档票房冠军。而在国内外屡获电影奖项的张艺谋亲自参与编剧的新片《一秒钟》,却被官方以技术原因紧急撤离柏林影展。这一捧一杀不知中共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1.每年春晚骂声不断,只有通过贺岁片来烘托节日气氛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家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的《元日》把中国传统过年的景象描写得淋漓尽致。而如今过年期间,中共不仅在各大中小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有的地区甚至还禁止贴春联、沿街撕对联,让“春节”变“春劫”,年味越来越淡。

天人合一,是传统中国人的最高价值观,也是新年的灵魂所在。所以一年之始,祭祀天地诸神、表达对天地的敬畏。但央视《春晚》,猴年不敢演猴,猪年不敢提猪,成为每年除夕晚上给中共歌功颂德的延长版“新闻联播”。

过去,出门在外的游子,不惜千里迢迢,爬山涉水,赶回家吃团年饭。如今,过年则开启了外出“度假”模式。即使在家过年之人,也大多是“低头一族”和“葛优躺”,抱着手机发微信、抢红包、打游戏、玩抖音,更何况党员干部在一起打麻将、斗地主也要受处分。贺岁片《流浪地球》也只是让寂寞难耐的城市年轻一代,多了一个消磨时间的去处和网络聊天的话题。在广大农村,随着传统乡村的消失,传统过年习俗也随着城镇化“圈地运动”难觅踪影。

幸运的是,如今大陆观众可以通过翻墙软件或出境旅游欣赏到再现五千年神传文化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2.手撕鬼子抗日神剧遭唾弃,西方流行科幻片成救命稻草

从2011年开始,影视圈就掀起了一阵“宫廷热”,《甄嬛传》更是把勾心斗角的宫廷剧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因为“后宫”那些事儿,既能在收视率和流量竞赛中屡战屡胜,又能让演员和剧组享受无数“宫斗红利”。最近媒体列举了宫斗剧的五大罪状,“姐妹撕逼”、“妃嫔互害”、“奸妃投毒”、“皇上痴情”和“太监偷情”等桥段给当今社会带来了不良影响,导致宫斗剧遭禁播。

大量脑洞大开,三观尽毁的“抗日神剧”为了配合中共煽动民族仇恨的宣传,不惜侮辱观众的智商。例如《抗日奇侠》里“手撕鬼子”的桥段,还有《永不磨灭的番号》里“手雷炸飞机”的桥段,《箭在弦上》更是夸张,女主角被十几个士兵包围强奸,一开始女主角是柔弱的求救,裤子被脱了之后,她突然灵光乍现,一个鲤鱼打挺就飞了起来,一个柔弱女子居然可以杀死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要是共军真有这么厉害,也用不着八年抗战,也许早就解放全人类,统治全世界,也就没有今天“流浪地球”之说了。

反腐题材电视剧因数量泛滥和过度开采也被监管部门严令整顿,退出电视黄金档。就连以《人民的名义》等政治小说闻名的作者周梅森也痛心疾首的感叹,“我的政治小说越写越多,而腐败依然存在,有的官员在用权上甚至都懒得用面纱遮一下,简直就是对我们写作者的嘲讽,我失望透了。”

正是在国产影片走向穷途末路的背景下,在西方十分卖座的科幻片和灾难片就成为中共的首选。

3.逃税事件令影视界雪上加霜,必须寻找新热点来恢复元气

浙江横店被称为“东方好莱坞”,既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也是中国影视行业的晴雨表。从2017年12月起,中国的影视行业动荡不断。限古令的强化、范冰冰案引发的税收风波以及资本寒冬,几乎在同一时间掐住了这个无限风光的行业的命门。

在这场蝴蝶效应中,被举报的“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中共对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资本纷纷用观望暂避风头;大批影视剧被暂缓投资;大组开始撤离横店以止损;影视公司纷纷开拓网络战场;平台们调头选择搞笑片和科幻片。

与此同时,影视股市值也随之消失逾千亿,天神娱乐、华谊兄弟、华录百纳和天舟文化等等成为去年业绩爆雷的重灾区。万达也正是看不到中国电影的前景才从《流浪地球》撤资的。

4.充满意识形态作品被打入冷宫,党妈不得不亲自抓电影工作

列宁说:“电影是教育群众的最强有力的工具之一”,“在所有的艺术中,电影对于我们是最重要的”。众所周知,枪杆子和笔杆子是共产党的两大生命线。中共利用电影、戏剧、歌舞、曲艺等多种文艺形式,对民众进行洗脑灌输,短短几十年时间就用党文化替代流传几千年的传统文化。近年来,海外最大的中文媒体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共产主义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等系列文章,不仅让中国民众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也让世界民众不再受中共谎言的欺骗。

在中共画皮被剥开,充斥说教的影视娱乐行业全面进入寒冬的紧急情况下,去年3月,中共中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电影管理职责划入中央宣传部,中央宣传部对外加挂国家电影局牌子。

因为既要讨好大众,又要让党满意。于是以《战狼》系列和《红海行动》为代表的重工业军事片,开始在中国市场进攻原本被西方占领的军事动作片阵地;《流浪地球》作为重工业科幻片,也开始进攻原本被西方占领的重工业科幻片阵地;与此同时,中国电影的创作题材与艺术风格,从“古典/农村”走向“未来/城市”,从“旧”中国走向了“新”中国;思想主题方面,从反思变成了肯定,从向后看变成了向前看;中国人在电影中不再是客体,而是完完全全的主体;不再是被拯救者,而是拯救者或共同拯救者。

张艺谋的《一秒钟》以“文革”为背景,无疑触动了中共的敏感神经和思想禁区,因为人们会从电影中的“劳改营”联想到目前一直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新疆“再教育营”。因此党妈不得不忍痛割爱。

5.主旋律影片票房大跌,需要盗用科幻文化来包装党文化

“一边是主旋律,一边是多样化;一边是‘四个坚持’,一边是‘双百方针’。‘一切依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中共对人类文化的态度从来是为我所用,只要对其统治有利,就一概拿来,决不手软,亦不吝惜。”(大纪元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

1983年,中国的科幻文学先是被定义为儿童文学,然后又被人民日报定性为“精神污染”“思想毒草”,科幻文学创作热潮戛然而止。九十年代中后期,科幻的大旗被重新举起,新生代中国科幻作家也开始成长。如今中共在“民族形式,社会主义内容”的党文化走向破产之后,受海外启发,最终瞄准了中国科幻的巨大市场,梦想利用现代数字特效让党文化重新焕发出革命的青春。

中共过去宣扬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现在宣扬的则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地球”。中共过去自豪的是“中国梦”;现在自豪的则是“地球梦”。中共过去鼓吹的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现在无神论的中共则鼓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解决方案”,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过去《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表示要“消灭家庭”,“取消民族”,“取消祖国”;现在中共则大力提倡“大国崛起”,“民族复兴”,“家国情怀”。过去中共宣扬历史唯物主义,声称共产主义是“人间天堂”,而通往人间天堂之路就是依靠无产阶级先锋队即共产党的领导;现在中共宣扬的则是虚无缥缈的历史唯心主义,人类将开启2500年“流浪地球”计划,给地球装上万台行星发动机,不惜牺牲一半地球人,试图带着地球一起逃离太阳系,寻找人类的新家园。中共过去是铺天盖地的批评“世界末日”论;现在中共则连篇累牍的宣传“在不久的未来太阳即将毁灭,太阳系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而面对绝境”,从而把拯救人类的最终希望寄托在共产党身上。

总之,被称为中国首部“硬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成功逆袭,却难掩整个过年黄金档远低于预期的尴尬。被称为史上最强的今年过年档,票房同比近乎零增长,观影人次更是同比下降10%,除大年初一外,其他几天的表现均让人悲观。可见,《流浪地球》救不了中国电影,也救不了中共,更救不了地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