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男子与好友约定互送超级红包 送出8888只收回1314

这两天,29岁的刘咏清理新婚礼金时,却因一个1314元的红包而郁闷,按理说,这算是一个大红包、数字也很吉利,但这个红包的发送者却是刘咏昔日的室友——2年前,刘咏送给其的新婚红包为8888元。

曾许诺结婚互送8888元

17日,记者在两江新区中华坊见到了刘咏,他身高约1.72米,微胖,在解放碑一家金融公司从事顾问工作,提及这笔礼金,刘咏不禁回忆起了一段往事。

5年多前,刘咏和工商大学的校友陈先生毕业以后,两个来自我市不同区县的老校友,一同留在主城找工作,二人还一起在沙坪坝凤天路合租了一套老式民居,成为了同一屋檐生活的室友。

刘咏说,合租的1年多时间,二人关系很铁,称兄道弟。在有次二人与另一位老同学一起聚餐的时候,聊起了各自未来结婚的事,刘咏和陈先生还互相承诺,待到结婚的时候,按关系论,必互送超级红包,“都送给对方8888元。”刘咏和陈先生当时还半开玩笑的请老同学给他们的友谊做个鉴证。

送出8888元只收到1314元

3年多前,陈先生率先找到了女友,搬出了合租房,2016年12月,陈先生便发来了结婚请柬,刘咏还清晰的记得,陈先生的婚礼在其江津的老家举办,自己提前一天就去了江津,当晚,刘咏就提前将包好的8888元红包,亲手交给了陈先生,“那个时候我才进这个公司,这相当于我两个多月工资,但是我觉得必须要谨遵承诺,才对得起我们的兄弟情谊。”

今年春节期间,刘咏在荣昌老家举办了婚礼,陈先生此前也一口答应一定来现场,但到了婚礼前一天,陈先生才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因为家事没法赶来,并连声说抱歉,第二天婚礼举行后,刘咏的微信有个陈先生的留言和转账,转账显示,其送来了一个1314元的红包。

这红包让他内心有点凉

刘咏说,这笔礼金让他感觉很扎心,他说,虽然两人随着这两年各自成家立业,联系逐渐变少,但他一直认为,二人之间的深厚情谊不会变,但陈先生这个不对等的红包,让他的内心变得有点凉,“我几次都想不通,打算直接问他了,但是我老婆非把我拦住了,她觉得没必要去撕破脸。”

17日,记者联系上了当年和刘咏、陈先生一起吃饭鉴证的那位老同学余建民,他今年30岁,在渝中区一家银行工作,他说,这事发生后,刘咏已经跟他吐槽过,他也觉得陈先生这样做有点不地道,“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小陈最近经济比较困难,但我觉得他后头还是该给兄弟解释一下,不然好怄哦。”

七嘴八舌——礼金回礼,只应多不应少

杨娜娜(26岁室内设计师):我大学的一位同学,她结婚的时候,我送了她600元,然后我结婚的时候,她只送了我500元,虽然只相差100元,但是按照回礼只能多不能少的规矩来说,我是不打算理她了。

沈骏(28岁销售工作):5年前,我才工作,我师父结婚,我送了他300元,去年底我结婚,我师父送了我600元,可能人就是这样,礼金的回礼,少了扎心,多了会觉得感动吧。

谢雨楠(30岁全职妈妈):礼金确实比较敏感,我之前回我一位同事礼金,我记错了只送了她300元,后来我才发现当年她送的我400元,有次我趁着一起聚餐喝酒,我专门给她解释了、还送了她一支口红表达我的歉意。

点评:婚礼礼金,最好遵循你来我往原则

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博士陈志林说,新人结婚时,亲朋好友给新人们送上礼金以示祝福这既是传统的婚宴习俗,更是一种为人处事的礼节,因此,在送礼金的金额上,一般都要根据关系做谨慎考虑。

像刘咏和陈先生这种,事先约定了金额,刘咏又如约送出了8888元的,按情理来说,陈先生应该如数还礼,不然二人的关系很容易产生裂痕,但这种口头契约没有法律约束,刘咏也不宜太过纠结,“刘咏可以找适当的时机,或者委托共同好友婉转问问陈先生是否有难处,以消除自己内心的心结。”

陈志林提醒,婚礼礼金,最好遵循你来我往的原则,正如市民们所说,从人情来说,还礼方宜多不宜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