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李锐身后 “两头真”群体还能持续多久?

中共元老李锐。

以敢言著称的自由派中共元老李锐上周去世。各界在发表纪念文字的同时,也对李锐言论的价值展开了争论,更进一步关注以李锐为代表的中共党内所谓“两头真”的群体。

李锐自中共建政早期,就在党内以敢言而著称。他曾在1958年因为反对三峡工程计划,而受到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的看重。但随后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李锐又因为批评大跃进政策,而受到政治迫害。1984年,从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任上离休后,李锐著述了大量涉及中共党史的文字,揭露中共统治的真相,以致外界认为,他最大的贡献就是为20世纪的中国历史作证。

最大的贡献

但有舆论认为,李锐的局限性在于,他的政治立场属于改良派,基本底线是不背叛党、不背叛组织。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这种看法值得商榷,

“关于所谓改良派的说法,我认为根本就不着边际,重要的是每个人在自己的处境上,能说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李锐是做得相当出色的。”

美国《纽约时报》近日发表文章认为,李锐离休之后,作为有良知的政界元老,才是他一生最具影响力的阶段。这一时期,李锐不但发表了包括《庐山会议实录》等在内的大量历史著作,还不时对中共最高领导人提出激烈批评。

李锐曾直言,毛泽东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对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李锐同样毫不留情。去年,他在病中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习近平文化水平低下,并且不会接受任何忠告。

李锐为什么能?

值得一提的是,李锐曾对后来的历届最高领导人的职位升迁起过重要作用。1982-1984年期间,作为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锐受命考察建立省部级后备干部名单,即所谓的“第三梯队”,其中就包括了后来的历届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

有评论认为,这是李锐后期在党内重要的政治资本。但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认为,这种说法有问题,

“作为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内部程序,他作为副部长,有时候是要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最后拍板,都是要陈云、邓小平这些最高层的人。所以,你也没有看到江泽民、胡锦涛这些人对李锐特别地感恩戴德。”

胡平则认为,李锐任职期间形成的广泛人脉是他后期能够大胆直言,而极少被打压的重要原因,

“他在党内有那么老的资格,另外,他也和当朝的元老也有一些特殊的私人关系,包括习近平。也就是出于这些原因,尽管他对李锐的一些说法很反感,但他不太好发作。”

陈奎德认为,李锐敢言主要是因为他的人格品质决定的,他是属于中共党内一个“两头真”的群体。陈奎德解释了这个群体的形成,

“1937年国共合作之后,到延安去参加中共的一批年轻知识分子,他们带有左翼倾向,同时又追求自由民主。但后来,中共自己没有走这条道路。这批人到了晚年觉醒了,他们有了一点点空间,可以发出声音来,所以又恢复到原来的初心,原来追求民主自由的初心。”

但目前,这个“两头真”群体的人数正逐渐减少,在中共党内正日渐式微。这一群体的其他代表人物,如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前中国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等人都已高龄。

不盖党旗

李锐去世后,他的女儿李南央表示,要尊重李锐生前遗愿,不在他的遗体上盖党旗。

胡平认为,这一意愿表达了李锐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

“这表明李锐坚持一种独立的立场,实际上他晚年已经对共产党有很严厉的批判。他讲过,共产党完全是错的,而且都告别了马克思主义,说这只是一个乌托邦。”

李锐去世的消息目前只在海外媒体上传播,中共政府及官媒则普遍保持沉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