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家族受诅咒 肯尼迪家族决不许出总统的奥秘

——原标题: 肯尼迪家族决不许出总统的奥秘

对肯尼迪家族的诅咒,有三种说法。这个美国社会举足轻重的大家族屡屡遭受到厄运,接连有10位成员死于非命,其他亲属不是重伤就是被各种丑闻所缠绕,一定不是偶然的。

老肯尼迪与夫人。

老肯尼迪全家照,五女四子。

照片上是老肯尼迪的五女三子,最小的儿子还没有出生。

老肯尼迪的第二个儿子约翰·肯尼迪成为美国总统,但就任两年多之后就被暗杀,头骨被打掉一块,脑浆喷出,喉部中枪,死不瞑目。

中国有句老话「祖上不积德,给子孙带来灾难」。爱尔兰裔的肯尼迪家族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约瑟夫·肯尼迪(俗称老肯尼迪)和妻子罗丝·菲茨杰拉德·肯尼迪(Rose Fitzgerald Kennedy)于1914年10月结婚,结婚前他已经是当地的富豪。这夫妻俩共育有子女9人,4子5女。

老肯尼迪在政界很有影响力,他的四个儿子都非常优秀,哪个男孩子都有资格当选总统,但是哪个男孩子当选总统或准备当选总统都会被暗杀。这一直是个不解之迷。

40年代,老肯尼迪对长子小约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希望他未来能当美国总统。因此二战时送他去当飞行员,给他积攒一些政治资本。

老肯尼迪的长子小约瑟夫飞机失事

不料事不随人愿,1944年,小约瑟夫在英国战场上执行任务时牺牲。于是,老肯尼迪又将进入政坛的重任寄托在次子约翰·肯尼迪的身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约翰·肯尼迪进入美国政坛,他在1942年曾是一名海军中尉,在1946年-1960年期间曾先后任众议员和参议员,并于1960年43岁当选为美国总统,是美国迄今为止第二年轻的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迄今唯一信奉罗马天主教的总统和唯一获得普利策奖的总统。他的执政时间从1961年1月20日开始到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遇刺身亡为止。

老肯尼迪的次子约翰·肯尼迪总统被暗杀

在肯尼迪总统遇刺前11年的某一天……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清晨,美国二十世纪「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异功能者」珍妮·迪克逊女士走进首都华盛顿的圣·马太大教堂去作早祷。

她几天来一直有一种预感,那是一种期待的感觉,似乎有重大事件要发生,而自己将要卷入其中。

当她站在圣母玛丽亚的雕像前时,突然看见白宫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出现在她面前。在屋顶的上方,从雾中现出了「1960」这个数字。一团不祥的乌云出现了,盖住了数字,并慢慢下降到白宫的上面。然后她向下看,看到一个年轻人,高高的身材,蓝眼睛,满头蓬乱的粗棕色头发,静静的站在白宫的大门前。当她还在盯着他看的时候,不知哪儿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告诉她说,这个年轻人是个民主党人,将于1960年当选总统,并在任职期间被人刺杀。

整个影像随即淡入到墙壁中,淡入了远方,柔和得就像它来时那样。但它却会始终伴随着珍妮·迪克逊女士,一直到11年后那个不幸的日子,它所描绘的事件在达拉斯成为现实。尽管珍妮在1963年11月初竭力劝说肯尼迪总统的好友凯传个话叫他别作这次旅行,但是对方根本不在意。11月22日中午,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被暗杀。

1963年11月初,离肯尼迪总统被暗杀的十几天前,肯尼迪好友凯•哈利女士家来了一位不速女客,神情焦虑的开门见山:「总统刚作出决定,要去南方某个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总统一家来往甚密,请你传个话叫他别作这次旅行。」凯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来客继续说道:「很久以来,便有一团乌云罩在白宫上空。那团乌云越聚越大,现在正开始朝下压。这意味着大祸即将临头,他离开白宫会遭暗算的。」

凯觉得这位不速之客未免太唐突,她没有下逐客令,而是淡淡敷衍:「假如这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那么我们再怎么努力都于事无补,对吧?」迪克逊女士不肯罢休:「有时,哪怕是再小的契机,只要来得及时就可能扭转局面,化险为夷,你必须警告他!」凯不以为然,只是因为对方一再坚持,她才答应尽力而为。但是客人一走,她便把这件事丢到脑后。

肯尼迪总统被暗杀,头骨被打掉一块,喉部中枪,死不瞑目。

1963年11月22日中午,在华盛顿的一家餐厅里,正兴高采烈的同朋友交谈的凯被侍者叫到电话机旁:一个沉重的声音响起「总统遭到枪击」。凯面色骤变!

后来,在回忆起这件事情时,珍妮•迪克逊女士说:「现在我意识到,我当时的努力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的死是以(神的)启示的形式显现给我的,而启示所显现的命运是绝对不能改变的。」

约翰·肯尼迪死时才46岁,担任总统两年零10个月,而且极有希望连任下一届总统。他死时,留下了结婚仅10年、年仅34岁的年轻妻子,以及六岁的女儿和三岁的儿子。

老肯尼迪的四子退出总统选举,飞机坠毁未丢命

老肯尼迪的第四个儿子爱德华•肯尼迪,是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是肯尼迪家族政坛三兄弟中最年轻、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一位总统竞选人,他是老肯尼迪进政界的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被迫退出总统选举和唯一一个死里逃生的幸运者,他在一架包租的飞机坠毁时身受重伤、脊柱折断。但他活下来了,是四兄弟中唯一一个活下来,活到77岁。

美国时任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被刺,1964年2月22日左右,迪克逊女士对凯•哈利、埃莉诺•邦加德纳和露丝•蒙哥马利说:「肯尼迪家族的悲剧还没有结束。我看到另一个悲剧很快要发生,那是针对他们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员的。」

4个月后,1964年6月19日那个星期五的早晨,曾在多位总统手下任过职、并得到过艾森豪威尔总统和肯尼迪总统授予勋章的杰出政府官员沃尔特•斯托克的太太玛丽打电话给迪克逊女士,诉说丈夫因震颤性麻痹症而卧病在床,医生们一致认为没希望了。她希望珍妮告诉她,如果「上帝的旨意」让他去了,她想知道是否可以埋葬在阿林顿尽可能靠近肯尼迪总统的地方,因为他太热爱这位总统了。

珍妮一边叹着气一边说道:「玛丽,肯尼迪家族的悲剧还没有了结。我看到另一个悲剧几乎马上就要到来。」「你的意思是说总统的父亲吗?」斯托克太太问道。三年前总统去世使这个家族大家长老肯尼迪深受打击,导致瘫痪中风。

「不,不是」,珍妮回答说,「这回是年轻的参议员。玛丽,如果你真是很热爱肯尼迪家族的话,请你去告诫他们,在以后的两周内,爱德华必须绝对远离私人飞机。否则,将要发生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斯托克女士在门口拾起报纸,读着那显眼的大标题: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飞机坠毁时身受重伤。他的亲密助手和飞机驾驶员遇难。参议员伯奇•贝及其夫人伤势比爱德华•肯尼迪轻。爱德华的脊柱折断。

斯托克夫人冲到电话前,发疯似的拨了珍妮的电话号码。「珍妮,真的出事了!就象以往一样,你的预感是正确的!」

珍妮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斯托克夫人迫不及待的在电话里给她读报纸的细节,报纸读完后,珍妮平静的说:「那不是预感,是上帝让我看到的。」

老肯尼迪第三个儿子罗伯特•肯尼迪竞选总统被枪杀

罗伯特•肯尼迪在庆祝民主党内总统提名的加州初选获胜!

老肯尼迪的第三个儿子、美国前司法部长、参议员罗伯特坚持参选总统后遇刺身亡。

1968年6月初,罗伯特刚刚赢得了加州民主党总统预选的胜利,就于6月5日早晨在洛杉矶一家旅馆内遭到枪击而死亡。

而珍妮·迪克逊的宿命通功能使她预见了这一惨案,多次请朋友和肯尼迪亲属帮忙与罗伯特联系,希望他能够关注这件事,阻止这一惨案的发生。但多次努力多次失败,不是罗伯特本人默默拒绝,就是他的亲属朋友们忘记嘱托,好像命运就是要将罗伯特置于死地。

珍妮第一次的努力是在1967年9月13日,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的日子8个月零23天。

那天,珍妮找到好友、《太平洋战争日记》一书的作者詹姆斯·华黑,他同时也是肯尼迪一家的密友,急切委托他转告参议员罗伯特,说:「请告诉他,我必须见他,和他谈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并为此主动送上一本自己亲自签名的著作,作为约见的桥梁。

罗伯特见到詹姆斯很高兴,并问他「有什么特别的事我可以为你做吗?」詹姆斯说,「珍妮.迪克逊要我把她这本签名的书送给你,她说她想见你。她让我告诉你这件事!」

罗伯特对有预言功能的珍妮早有所闻,他转过身去,然后停下来,头慢慢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詹姆斯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打破了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客气的告辞了。在同一年稍晚的时候,詹姆斯写了一封信给他,再次告诉他,他应该与珍妮·迪克逊建立联系。詹姆斯还建议说,此事可以非正式的进行,不让别人知道。但参议员罗伯特一直没有回话!

1968年1月,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的日子不到5个月,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海滩召开了一个由「肯塔基炸鸡」行业的股东们和特许代表们参加的会议,迪克逊女士与会。她在会上讲话后照例询问听众有什么特别的问题。「罗伯特·肯尼迪会成为美国总统吗?」一位股东问道。珍妮的回答直接了当、无遮无掩:「不,他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总统。」

当晚有10多个与会者去了迪克逊女士的住处,其中的弗兰克·卡拉汉私下里问她:「你能肯定罗伯特.肯尼迪永远作不成总统吗?」「是的,卡拉汉先生。他将在今年六月于加利福尼亚州被暗杀。」(罗伯特被暗杀日期是当年的6月5日)。

1968年3月4日,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还有3个月零1天,詹姆斯·华黑又和罗伯特有过一次会面。他回忆道:当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间里等待她时,随手拿起一张报纸。闯入我眼帘的首先是鲍勃·杜克1968年2月20日的专栏文章:「华盛顿的预言家珍妮·迪克逊星期一晚上在这儿告诉被她强烈吸引的5千多名听众说,『美国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将永远不会当选总统』。她为什么说他永远不会成为总统呢?他还没有参与竞选啊!」

第二天早上,当詹姆斯·华黑见到罗伯特时,没有提起报上的事,不知他自己是否曾看到。詹姆斯给他一个从波士顿顺便买来的圣·帕特里克小饰板,它的一面是圣·帕特里克像,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诗: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时

希望你已进天堂。

当罗伯特·肯尼迪的眼睛尾随着那些单词时,他的手在颤抖,他只是盯着那个礼物上的小诗,依然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充满悲哀和忧郁。那次会见一周后,詹姆斯又见到他,但这回他正在电视上宣布他竞选总统的决定。

罗伯特·肯尼迪像被什么超自然的力量控制了一样,无论怎么悲哀、忧郁和颤抖,但他非要往死路上奔。

詹姆斯此时明白了珍妮·迪克逊急于要见罗伯特的原因,看来他不单是竞选「决不会成功」的问题,詹姆斯变的恐惧起来,一心要救他。

1968年3月29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2个月零6天,在德克萨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庆祝早餐上,迪克逊女士在讲话的前后,对陪伴她的米娅·怀特海、欢迎委员会的成员们以及德州参议员约翰·托尔的妻子感情冲动的说:「当罗伯特在加利福尼亚时,他会被枪杀!」

1968年4月4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整整2个月,在华盛顿旅馆共进午餐时,珍妮告诉她的朋友、时任阿拉巴马州众议员弗兰克·博依金和奥克罗·博伊金:「马丁·路德·金将会被枪杀,紧接着就是罗伯特·肯尼迪」。

众议员弗兰克是老肯尼迪最好的朋友,对于这个晚辈,他一直试图告诫,但罗伯特不听,执意要竞选总统。老肯尼迪已经失去了一个总统儿子,他怕再失去第二个,于是他打电话给弗兰克,希望他劝阻自己的儿子竞选总统:「试试看你能对他做点什么」。弗兰克无奈的说:「你知道我对他什么也干不了,他不听!」老肯尼迪绝望但又不甘心的希望能请动与儿子关系很好的众议员霍华德·史密斯去当说客。弗兰克立刻打电话给众议员史密斯,史密斯和罗伯特作了一次长谈。但什么也没有改变。

1968年5月28日那天,在洛杉矶「大使旅馆」的大舞厅里,珍妮在会议上讲话后请听众提问题。有人问罗伯特是否将成为美国总统,「不,他不会。他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总统」,她平静的回答,「因为就在这个旅馆内将有一个惨案发生」。

会后,珍妮还在想办法挽回这个不幸,她曾考虑是否通知旅馆的管理人员,但因为罗伯特下周要在这里讲话,被(退伍军人组织)美国军团的官员乔治·梅恩斯以会给旅馆带来烦恼而否定。佛罗里达州副州长的岳母琼·赖特听到后,立刻通知当晚正待在此旅馆内的老肯尼迪夫人罗丝·肯尼迪。电话打了三次,都没人接听,仅让留言。琼无奈只好留言,并请老肯尼迪夫人回电话,以便告诉她那个不幸的预言,但是直到儿子罗伯特被暗杀,老夫人罗丝也没有注意过电话里有留言,琼·赖特没能再找到机会告诫她!

当珍妮一行人经过酒吧过道准备走出舞厅时,珍妮突然间感觉到了死亡……它到处弥漫,以一切黑暗邪恶的东西充满了这个过道。浓重的厚厚的黑暗包围了她,恐怖的暗流从四方向她靠近。她畏惧的向后退缩,象是被什么东西击伤了。乔治·梅恩斯惊叫起来:「出什么事啦,珍妮?出了什么事?」他的声音把珍妮唤回到现实中来,她断断续续的说:「罗伯特.肯尼迪……这就是他要被枪杀的地方,乔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浑身是血……」

这天,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8天,珍妮知道一切已经不可挽回,她无奈的等待着这一天的降临。1968年6月5日,宣布竞选总统的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来到「大使旅馆」准备演讲,那天他把珍妮8天前预先看到的暗杀景象走了一遍。

一切都是那么蹊跷,蹊跷到让人感到冥冥中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在主宰着这一切,在有意制造和完成这个悲剧。

悲剧还在继续

1999年,约翰•肯尼迪总统的唯一幸存的儿子小肯尼迪飞机失事,连同妻子和妻妹一起坠机而亡。此外,车祸、吸毒、强奸指控等都不断困扰家族的其他幸存成员。

据统计,从1941年开始到1999年,已有近10位姓「肯尼迪」的死于非命。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与肯尼迪家庭有关联的其它家族的人也跟着遭受厄运。

至今,许多希腊人都相信,在肯尼迪总统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和希腊船王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成婚后,便把专属于肯尼迪家族的诅咒引入了希腊望族。与杰奎琳成婚后,奥纳西斯名下有4艘轮船发生了严重的事故。7年后,原本身体不错的奥纳西斯和他的儿子亚历山大相继去世,家族的生意也元气大伤。

对于一连串的厄运,肯尼迪家族成员也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在肯尼迪家族中,在加州旅馆里被枪杀的罗伯特•肯尼迪最先萌生了「家族的诅咒」的念头。

他的传记作者托马斯这样写道:「罗伯特发现了傲慢的性格与命运的关系。他开始怀疑肯尼迪家族是否在行为上有过激的方面,性格上是否过于无所畏惧。他在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一段话下面作了标记。希罗多德是这样说的:『所有的傲慢自大终将收获饱含泪水的苦果。神将因为人的过分傲慢让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回过头来看看罗伯特·肯尼迪坚持不见预言家珍妮的原因,恐怕不是因为他傲慢,而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家族被诅咒,相信自己也逃不过被诅咒的命运。

肯尼迪家族被诅咒的因果关系

老肯尼迪有四个儿子、五个女儿。为什么上天就是不让这么优秀的家族子孙担任美国总统?连老肯尼迪的孙子和亲属都不放过。

一系列的悲剧都在向世人昭示:有因必有果。

至于肯尼迪家族为何遭遇诅咒,坊间有三种未被证实的说法。

一种说法是,老肯尼迪在1937年到1940年间当美国驻英大使时,曾拒绝为500名将被送进纳粹死亡集中营的犹太人派发赴美签证。1940年他回到美国后,「肯尼迪家族的诅咒」开始了。

第二种说法是,1937年,老肯尼迪在乘船回美国的途中,同船有一位从纳粹魔掌逃出来的犹太牧师。肯尼迪向船长抱怨,要求船长禁止犹太牧师等人在船上祈祷,结果那位犹太牧师给肯尼迪家族的所有男人下了一个诅咒:他们将遭遇悲惨的命运。

在《肯尼迪诅咒》一书中,还提到了第三种说法:这个家族由于其难以见光的发家史和滥用权力的行为而受到神的惩罚。

近日,我在网上看到肯尼迪家族的一个秘密,这是被历史证实的一种说法。

老肯尼迪长女的悲剧

约瑟夫·肯尼迪(老肯尼迪)有九个孩子,头两个是男孩,第三个是女孩罗斯玛丽.肯尼迪。老肯尼迪家的悲剧也许就是从这个女孩开始的。

罗斯玛丽是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五个妹妹中的老大,只比约翰小一岁。妈妈罗丝怀上罗斯玛丽的时候,家庭生活非常优越。

和天下所有父母一样,这夫妻俩期待着这个小生命的来临,如果是个女儿,他们完全有能力和条件让她过上公主般的生活。

但罗斯玛丽出生那天,1918年9月13日,负责接生的医生没有及时赶到,母亲咬紧牙关固执的等着这个之前已经帮她接生过两胎的医生,拒绝接受旁边护士的接生。

左一是老肯尼迪的大女儿罗斯玛丽。

小罗斯玛丽就这样在产道呆了两小时,最终脑部因缺氧而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罗斯玛丽从婴儿时期开始就显示出了智力发育迟缓的问题,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她都比其他宝宝更吃力缓慢,虽然这丝毫不减损她的可爱,她向来乖巧。

随着小罗斯玛丽渐渐长大,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们不同,她发现自己要比他们「笨」一些。敏感脆弱的小女孩生活在上流社会,懂得谨小慎微的让自己尽量在外人面前显得「正常」,不丢爸爸妈妈的脸。

在一次上小学的智力测试中,小罗斯玛丽得出的测试结果显示她的智商只有70。当时的社会普遍把智慧障碍当作缺陷,甚至认为是道德瑕疵。

这个女儿成了家族的耻辱,对于在政界往上爬的老肯尼迪来说是个绊脚石,为了避免消息外泄,父母频繁的把罗斯玛丽更换到不同的特殊寄宿学校。

感到孤独的时候,小罗斯玛丽会给爸妈写信,信中她对爸爸说: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讨你开心。尽管她写作水平有限,但她还是努力又笨拙地表达着她对爱的期许。

她和其他天真纯洁的少女一样,也爱美爱穿新衣服,喜欢歌剧和茶会,喜欢交新的朋友。

1938年,老肯尼迪被派去英国当驻英大使,20岁的罗斯玛丽和家人一起搬到了伦敦。

老肯尼迪的大女儿罗斯玛丽在英国。

那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和其他名媛一样正常生活,还出席了白金汉宫的舞会,被引荐给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和王储伊丽莎白公主。

她出落得越发美丽,再加上刻苦精心的礼仪训练,没有人察觉出她有何异常,除了觉得她「反应较慢」之外,都认为她是个「耀目的美人」。

没过多久,二战爆发了,肯尼迪大使接到返国的指示,罗斯玛丽再次被送回特殊寄宿学校。

当时,年纪渐长的罗斯玛丽因肯尼迪家族在美国政坛如日中天,倍感压力,病情越发严重,甚至开始出现暴力倾向。

雄心勃勃的父亲担心迟早有一天女儿的病情会影响儿子当总统的仕途,为了一劳永逸,老肯尼迪决定给女儿实施一种新兴的治疗方案——额叶脑白质切断术。当时,这个治疗手术在全美国仅仅做过80例,还很不成熟,而且实施的对象全是精神病人。

医生声称这个把大脑某个部位的连接切断的手术「能彻底治好患者的喜怒无常、暴力倾向,」并宣称「迟早这个手术会得诺贝尔奖的。」

罗斯玛丽被骗上了手术台。

1941年,罗斯玛丽23岁那年,老肯尼迪在没有征得妻子的同意之下,擅自签下了手术同意书。

罗斯玛丽被骗上了手术台,手术后,罗斯玛丽的智力退化到只有两岁儿童的水平,真的不吵也不闹了,从「弱智」变成了「智障」。这下就更不能让她见人了。

于是,罗斯玛丽被秘密送到威斯康星州米尔沃基附近的圣科莱塔研究院,她像空气一样,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肯尼迪家族在美国政坛越来越风光的时候,外界对这个突然消失的肯尼迪千金越来越好奇。

直到约翰·肯尼迪当上美国总统,美国全国弱智儿童协会在一份出版物中提到新任总统「有一个呆在威斯康星州研究院的弱智妹妹」!

罗斯玛丽一直是母亲罗丝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痛悔,1995年罗丝105岁去世,她生前从来没有嫌弃过这个女儿。

左为罗斯玛丽,右是照顾她的妹妹尤妮斯。

1984年,老肯尼迪夫人罗丝中风后,罗斯玛丽由妹妹尤妮斯照顾,才终于开始出席家族聚会和活动,可惜这些对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尤妮斯从小目睹姐姐所遭受的一切,为了让这些残疾人得到公平对待,她创办了第一届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此后几十年,逐渐发展成为全球范围的残疾人奥运会。

2005年1月7日,罗斯玛丽平静离世,享年86岁。照顾她的妹妹尤妮斯2009年8月12日过世。

到今年,老肯尼迪的九个孩子只剩下一个,她就是第八个孩子,依然健在的91岁珍妮·肯尼迪。

肯尼迪家族的诅咒

对肯尼迪家族的诅咒,那前三种说法,目前没有人出来证实,但如果我们看看罗斯玛丽的悲惨故事,看看这个美国社会举足轻重的大家族屡屡遭受到的厄运是从给她做手术开始的,就觉得接连有10位成员死于非命,其他亲属不是重伤就是被各种丑闻所缠绕,一定不是偶然的。

下面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肯尼迪家族成员的灾祸:

1941年,老肯尼迪的大女儿罗斯玛丽因前脑叶白质切除手术失败,成为半植物人。

1944年,长子小约瑟夫·肯尼迪二战时战机失事身亡。

1948年,老肯尼迪的次女凯瑟琳、哈廷頓侯爵夫人,因飞机失事身亡,时年28岁。

1963年,肯尼迪家族的第三代、老肯尼迪的孙子波维尔·肯尼迪,也是约翰·肯尼迪与杰奎琳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两天后夭折。

1963年,时任总统的约翰·肯尼迪在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被暗杀。按照官方的调查,没有什么阴谋:只有一个24岁、无法适应社会的人用一把步枪结束了这位总统的生命。

1964年,老肯尼迪最小的儿子爱德华飞机失事重伤,脊椎骨折。

1968年,老肯尼迪的第三个儿子罗伯特在竞选党内总统候选人时,在洛杉矶被暗杀。

1969年,老肯尼迪最小的儿子爱德华在马萨诸塞州参加一个聚会后,驾车回家时冲下大桥发生车祸,车祸导致其27岁的女助手当场身亡,并引发了长达34年的官司,并被迫退出总统大选。

1984年,第三代中,老肯尼迪的孙子戴维在佛罗里达因药物过量死亡。

1997年,第三代中,老肯尼迪的孙子迈科尔在科罗拉多滑雪事故中身亡。

1999年7月,约翰·肯尼迪总统的幼子小约翰·肯尼迪因飞机失事身亡,妻子卡罗琳·贝塞特与姐姐劳伦·贝塞特也一同遇难身亡。

2001年,罗伯特·肯尼迪的外甥麦克尔·斯加克尔因涉嫌谋杀接受审判。

2002年,罗伯特·肯尼迪的外甥麦克尔·斯加克尔因谋杀罪成立被判入狱。

2004年,威廉·肯尼迪在公寓里强奸女助手奥德拉·朱利亚斯,被告上了法庭。

2009年6月26日,老肯尼迪的小儿子、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因癌症去逝。

老肯尼迪为了让儿子当上美国总统,毁掉了一个女儿。结果呢,不但没有达到目的,而且有媒体说:身为肯尼迪家族一员,你就不要指望躺在床上静静地死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