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钟声:诽谤神佛 因言致祸遭恶报

遭恶报的中共前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武汉市公安局长杨世洪、河南焦作沁阳市公安局局长邓予生、湖北枝江市公安局局长刘方才。

《太平广记》中就记载了一个不信神佛的韦氏子的结局。韦氏子只信奉儒教,把佛教看作外夷的学说,认为不应该在中国提倡。他死前告诉儿子千万不要用佛家礼仪来送葬,他死后小女儿也死了。大女儿当时也病卧在床,弥留之际忽然起身坐定,说死去的妹妹告诉她,在阴间看见先父高声呼喊:“我因为生平诽谤佛法所以受难,极为痛苦,不分白天黑夜的受着煎熬,没有半刻停息的时候。这里的刑罚和名目来不及细说。唯有用家中全部的钱财修福,立即崇敬神佛,可能补救万一。轮回的劫难很难避免,只想在持续受苦的一百刻中,有一刻能暂得休息,也可稍松一口气啊!”韦氏子死后忏悔,并捎信给家人以求补救。

当代的中国人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在无知中诽谤佛法而遭恶报的例子很多。例如,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吕鸿儒污蔑大法,死时嘴被撞没了。吕鸿儒利用自己的身份,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二零零三年八月初一天,吕鸿儒携妻女、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自己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两口、小两口当场死亡和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本人面部嘴撞没有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蒙住。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议论:“这是他攻击法轮大法得的恶报呀!”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法轮佛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福益社会,修炼者上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诽谤法轮功,并对法轮功学员残酷镇压,被迫害致死的就逾四万人。古人云,积善余庆,积恶余殃。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也遭到恶报,据明慧网《迫害法轮功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统计,十九年中有20784人遭恶报,其中也包括像吕鸿儒这样宣传教育类人员。据统计,宣传、教育、演艺、媒体、军队、宗教系统中遭恶报的有1132人,其中有161人作恶人员殃及到230位亲友遭恶报。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社长杨永德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行恶,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大法的内容,散布谎言,毒害民众。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反复打电话劝善,但他始终执迷不悟。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游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忽然,作为船客的杨永德的手机铃声响起,因嫌船舱内嘈杂,他步出舱外,站在船舷边接电话。当时风微浪低,天气尚好。不料,转瞬之间,天上飘来一团云雾,云雾迅速笼罩了周围的海面,能见度顿时变的极低。而游船还在航行,杨永德的通话还在继续。就在此时,忽听“咚”的一声巨响,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船身猛的一颠,将杨抛向大海。杨在冰冷的海水里拚命挣扎。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的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事情怎么那么巧?我们不该想一想吗?用一朵乌云、一个相撞的游船、一个铁锚,神就收走了杨永德的命。

山东省临朐县上林镇的临朐县综艺剧团,编排诬蔑法轮大法的节目在全县巡回演出。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该剧团团长张来信、副团长杜兰玲、演员王红霞死亡,其中杜兰玲的两个女儿(也是演员)、还有一名琴师,摔成重伤。这三死三伤的蹊跷和突如其来,冥冥之中让人觉得有一种天意。

在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界,因诽谤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有数十起。原央视“东方时空”的主管陈虻,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二零零八年初患上胃癌和肝癌,在经历九个月的折磨后,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对他放弃抢救,死时年仅四十七岁。

新华社作为中共的喉舌,仅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新华网对法轮功的诋毁文章达522篇之多。原新华社社长田聪明病亡时,现场亲友都戴着口罩,因其得了一种急性的莫名其妙、具有高度杀伤力的流感而死。

从古至今,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罪恶极大,必遭天谴。希望那些还在媒体、教科书、会议上诽谤法轮功的人能汲取教训,不要因言致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明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