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香港女首富:资产突然暴跌73% 其父是“赌王”何鸿燊左右手

公司被MSCI剔除,还差点强制退市。

朱李月华(右)与父亲李慧文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香港政府宪报2月15日公告称,香港证监会要求冻结长江证券(香港)、海通国际、金利丰旗下数个客户账户的资产,总价值为38.15亿元。

原因是某上市公司2015年集资时,两名该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涉嫌披露虚假或具误导性资料以诱使进行交易,该上市公司从此募集活动中公集资38.15亿元。

此外,该两名人士还涉嫌透过在英属处女群岛(BVI)注册成立并由二人全资拥有及控制的公司挪用上市公司于2015年集资所得的部份资金,款项达2.58亿元。

至于为何导致上述三家证券公司旗下的数个客户账户要求被冻结,公告显示,部份被挪用的资金存入了一间公司A,而公司A持有上述被证监冻结的账户。

金利丰作为该三家证券公司中国唯一一家港公司,其创始人朱李月华在香港金融界是少有能与男性富豪掰手腕的“证券一姐”——在2018年的香港富豪榜中,朱李月华以120亿美元的身家稳坐香港女首富宝座。

金利丰官方介绍自己的业务为提供全面金融服务,包括证券经纪、包销及配售、保证金及首次公开发售融资、企业财务顾问服务、期货经纪及资产管理服务。此外,公司还在澳门提供博彩及酒店服务。而在业内人眼中,金利丰是通过多种手法帮助中国 大陆企业在港“借壳”上市融资提供协助、运作港股市场上三四线细价股上市及“借壳”等活动闻名。因此朱李月华素来有“壳后”之称。此外,因其父李惠文为澳门博彩业元老,朱李月华还有着“赌厅公主”的称号。

但2018年对于朱李月华来说并不顺利。在最新的2019年香港富豪榜单中,朱李月华不仅失掉了香港女首富位置,还成为财富降幅最大的香港富豪。其个人财富在2018年由120亿美元下滑至33亿美元,蒸发了73%,排名下降21位。

此次部分账户被冻结,或许还只是开始。某香港上市公司前高管罗明伟对时间财经表示,这可能涉及到金利丰证券帮助国内某公司实控人利用BVI和香港壳公司挪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或已触犯了香港财经法规。

流年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金利丰第一次受到此类处罚了。2018年9月,金利丰同样出现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宪报中。因涉嫌在一笔涉及上市公司的可疑交易中,串谋该集团的某些管理层,策划欺诈性的计划,被停止其有关账户的所有交易,上限102亿港元,是港股史上最大冻资规模。

金利丰金融集团行政总裁朱李月华此前在出席香港金融服务界新春酒会时表示,证券行客户户口被冻结的情况多见,收到监管机构或其他监管机构信函亦属业界常事,只不过刊宪就稍微少见。

早在2018年1月末,金利丰也经历一波利空。当年1月29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指出,截至当年1月8日金利丰金融股权过度集中于少数股东,向市场提出警告。公告显示,公司前20名股东共持有股权合共占已发行股份91.653%,即公司只有8.347%股权由公众股东持有。

罗明伟强调,大股东高度控盘,容易操控股价,所以香港和大陆一般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不能超75%,公众股要超四分之一。如果大股东持股比例超限一段时间,一般要强制退市。

受此影响,金利丰次日暴跌30%。虽然金利丰及时声明,查询后确认公众持股已超过25%。可随后几日内股价持续跳水。

祸不单行。2018年5月15日,环球指数系列之MSCI香港指数进行调整,剔除金利丰,导致其股价连跌3日。生效期2018年5月31日前后又生一波跌行情。

除了频频被点名,金利丰本身的业绩也在走下坡路。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9月31日的六个月营业额为15.71亿港元,较去年同期的16.16亿港元减少约3%;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同比减少35%;公司每股盈利较去年同期减少约35%。

具体而言,澳门博彩及酒店业仍维持增长,占公司总收益约69%的保证金及首次公开发售融资的业务板块变动不大。但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之一证券经纪、包销及配售服务收益较去年同期减少约26%,占本集团总收益由去年的9%降为7%;主要包括企业财务顾问服务、期货经纪及资产管理的其他金融服务的收益减幅达44%,不过该类收益仅占公司总收益约2%。

公司解释,环球金融市场动荡,中国国内GDP增速呈放缓迹象,令市场充斥审慎投资气氛,导致金融活动于本期间内却有所减慢,香港证券市场日均交投量下降。

“朱太”凶猛

虽然金利丰2018年业绩不佳,但也改变不了朱李月华被人津津乐道的传奇。

朱沃裕、刘銮雄、朱李月华、李惠文

朱李月华原名李月华,1958年出生在香港,14岁移民到美国念书,因与朱沃裕结婚,冠以夫姓,才改名为朱李月华,因此后来她也被人们称一声“朱太”。婚后夫妻二人在美国拓展房地产业务。直到1992年,离乡余20年的朱李月华回香港发现香港正处于高速发展,随即选定证券行业开始新的事业。

因为此前朱李月华也并无专业的证券经验,虽然丈夫修读会计,但夫妻俩还是属于边学边做。但是在风声鹤唳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金利丰竟奇迹般激流勇进。朱李月华此后公开便是,金利丰未倒在金融危机中,关键在于自己没有炒卖股票,也不让下属炒股,处理客务也十分审慎,甚少参与投机炒卖,这才能安然渡过股灾。

稳住脚跟后,金利丰通过几次“大招”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中策“蛇吞象”收购南山、豪赌电讯盈科私有化成为当时的议论焦点。但总结其规律可知,金利丰瞄准的是港股中的细价股,所谓细价股即低价股,公司股票的发行股数比较少,股价低,市值也低,类似于今天所说的“垃圾股”。这些股票通常融资困难,因此国际投行一般不屑于接触。而金利丰则正好利用这点来挣钱。

首先是满足这些细价股公司的融资需求,金利丰向大批低价股公司大股东融资,并收取高息。而当公司无法偿债时,金利丰便通过股权抵押获得公司控制权,即获得“壳股”,随即联合一些富豪往壳股中注入概念资产,发动富豪一起加入进行造势,最终吸引本地散户甚至 大陆资金涌入,金利丰和香港富豪则高位套现,获利丰厚。

可见,朱李月华操作的关键在于能聚集一群富豪造势,其“赌厅公主”的地位显然能帮上不小的忙。要知道朱李月华的父亲李惠文在澳门赌业中是叔父辈分级别的人物,被认为是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左右手,业内人称“福哥”。有传闻,赌王何鸿燊每赚100元,李惠文就占20元。

依托父亲在香港的地位,朱李月华身边富豪云集。在运作中策集团以“蛇吞象”方式收购台湾南山人寿时,刘銮雄、张松桥和郑裕彤组成的“铁三角”便给予了真金白银的支持。

为何被称为“蛇吞象”,是因为中策集团当初实在不值一提。在金利丰运作中策就之前,中策集团停牌前的收盘价仅有0.38港元,属于典型的细价股。2007年8月末,金利丰作为配售代理,以每股0.33港元的价格为中策集团分两次共配售15.88亿股配售股份,占到发行股本的360.25%。

同时金利丰还将为其发行总额最多13.2亿港元的可换股票据,到期日为2010年年底。若均以0.33港元的价格在2008年悉数转换,该公司将发行40亿股新股,占已发行股本约907.45%。

这一轮资产膨胀还不够。中策集团意欲以167.7亿港元收购南山人寿97.59%股权,但中策集团本身并无资金,金利丰便开始显示其手段。金利丰在2009年计划将向最少6名人士配股集资7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中策集团当时市值仅5亿多元。金利丰确实做到了,朱李月华的富豪朋友刘銮雄、张松桥和郑裕彤便参与认购了78亿元的可换股票据。作为配售代理的证券商金利丰收取2.5%的配股佣金,赚得1.95亿元。

此后,朱李月华还联合一些知名集团以及政界人士组成博智财团,一度拿下了南山人寿,但因南山业务员也数度上街头抗议等因素,台湾金管会于驳回该收购议案。虽然此次收购并未成功,但业界看到了朱李月华的打法:不仅单纯提供金融服务,还会联络多方独家资源,全力负责促成项目,因此获得不少富豪青睐,李嘉诚儿子李泽楷将电讯盈科私有化便是金利丰作为主力在踩空,因此金利丰被业界戏称为“富豪御用证券行”。

但朱李月华动则几十亿元的资金操作,常常损害了上市公司小股东的利益。以上述中策集团发行13.2亿港元可换股票据为例,若配售完成及可换股票据以每股0.33港元悉数转换,当时公众股东股权将由71.46%直接下降至5.23%。朱李月华在损不足而补有余中大挣一笔,甚至不惜游走在规则的边缘,屡被香港特区相关政府部门盯上似乎也在所难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时间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