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国与沙特阿拉伯走近 问题依然存在

沙特阿拉伯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2月21日星期四抵达北京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以提升沙特因最近杀害记者卡舒吉而被玷污的国际形象,加强沙特跟中国的经济纽带。但沙特跟中国改善关系的道路上到处是政治障碍。

中共最近几天向沙特的政治敌手伊朗做出保证,沙特王储对中国的访问不会影响中国对中东的政策。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三告诉到访的伊朗议会议长拉里贾尼说,他与伊朗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决心将维持不变。

沙特是一个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伊朗人则大都是什叶派穆斯林。两国长久以来在中东地区争夺影响力。

对北京来说,这是在沙特和伊朗之间的一种微妙的平衡动作。沙特被认为是美国的亲密盟国,而伊朗则公开批评华盛顿。

香港浸会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中共善于在伊朗和沙特之间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在中共跟美国进行贸易战,中国经济增长明显放缓之际,北京需要这两个富裕的穆斯林国家的支持。北京也需要沙特支持其一带一路倡议。截至目前,一带一路在巴基斯坦以西的国家还没有多少成果。

共同关切的问题

高敬文说,北京跟利雅德的关系不是那么平顺。“中国跟沙特的关系从来没有简单过。”

一个问题是伊朗。“中国和沙特之间另一个问题是更为宗教性的问题,因为是中国的穆斯林受到限制的问题。不仅维吾尔人,而且宁夏的回族人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沙特领导人不得不担心跟中国关系密切会有一些风险,其中包括沙特在穆斯林世界的形象问题。但中国也对跟沙特走得太近心存顾忌。

高敬文说,“中国非常担心瓦哈比教派思想对中国穆斯林的影响。这一直是中国和沙特建立友谊或亲密合作与谅解的一个制约”

沙特王储给这种微妙的关系引入了一种新的元素。他也在巴基斯坦大举投资,而巴基斯坦则是中共一带一路项目的样板。萨勒曼宣布在巴基斯坦投资200亿美元,其中一半将用于在瓜达尔建设一个炼油厂,而中国在那个海岸城市建设了一个港口。

尽管这一投资项目会提升一带一路项目的中巴经济走廊,但这一项目也可能会成为北京担心的问题。

《中国-巴基斯坦轴心:亚洲的新地缘政治》一书的作者安德鲁·斯莫尔说,“就实际而言,在瓜达尔或瓜达尔附近另有一个大投资者应当是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提升,但北京会从政治上感到有点担心。”

他说,“对巴基斯坦来说,这是脱离依赖中国的一种温和的再平衡。巴基斯坦方面已经有人认为巴基斯坦过分依赖中国了,尽管中国将继续是至关重要的伙伴。”

但是,总部设在伊斯兰堡的研究与安全中心的执行主任伊姆提亚兹·古尔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说,沙特在巴基斯坦的最新投资是中国、沙特和巴基斯坦磋商进一步发展中巴经济走廊的成果。

古尔说,”多边或双边关系并不是由信仰或意识形态决定的,而是由经济利益决定的。“

经济领域

这位沙特王子还提出要在印度不同的项目中投资1000亿美元。这一点引人注目,印度一直不愿意参与一带一路项目或接受跟一带一路项目有关联的来自中国的投资。沙特投资大举进入印度将减少印度对中国资金的需要。

尽管政治方面或许有问题,但中国与沙特的关系在经济领域预计会有一些突破。

有关方面试图把沙特的2030远景跟中共的一带一路结合起来。沙特的远景的宗旨是使其经济多样化,摆脱对石油的依赖,成为一个可以出口商品和服务行业的国家。

上海外国语大学的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说,“尽管华盛顿依然是沙特的最重要的战略伙伴,利雅德看来正在准备后石油时期,在加强跟其他国家的合作,希望可以由此带来更多的机会跟新兴经济体加深合作,把鸡蛋分散在不同的篮子里,从而提升应对经济和政治风险的能力。”

中国则希望在沙特得到如延布炼油厂那样的更多的事有项目,而利雅德则希望吸引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住房和旅游开发方面的投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