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共国奇葩 同名招祸是非多

——原标题: 同名招祸是非多

同姓同名本是寻常事,境遇竟然大不同:侥幸与名人“同名”,围观者顿时刮目相看,倘若名字与“坏人”雷同,乌云就会压顶。殊不知,在“狠抓阶级斗争”年代,“同名”常被用作挖掘“暗藏敌人”的索引。因名遭殃的奇葩案例,留下多少历史伤痕。

中国人的姓氏何止《百家姓》?取名各随心愿。茫茫九州,同名同姓,举不胜举。同姓同名本是寻常事,境遇竟然大不同:侥幸与名人“同名”,围观者顿时刮目相看,倘若名字与“坏人”雷同,乌云就会压顶。殊不知,在“狠抓阶级斗争”年代,“同名”常被用作挖掘“暗藏敌人”的索引。因名遭殃的奇葩案例,留下多少历史伤痕。

四十多年前,我的老同事黎老师同名招祸的往事,至今记忆犹新。那是1968年冬天,我所任职的百年老校,正处在文革的“斗、批、改”阶段。原是享誉大江南北的省属重点中学,此时已被揭批为江城的“古、大、洋、修”黑典型,造反派扬言“要揭开阶级斗争盖子”,掌管校革委会大权的军代表,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从教工队伍中揪斗了十多名有政历问题的教工,挂牌示众,关进牛棚审查,与此同时,全校一百多位教工,由军宣队、工宣队掌管,举办“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各自填表交代个人政历及祖宗三代简况、相互揭发蛛丝马迹“疑点”,校园人心惶惶。

军代表从教工档案材料中,搜寻“线索”,从相互揭发材料中,断章取义挖掘“敌情”,煞费心机要揪出“隐藏的阶级敌人”。校革委会专案组人员,四出奔走,内查外调,搜罗“旁证”。只要与本校教工有牵连的疑似材料,外调人员均需及时向掌管专案组的军代表邹参谋单独汇报。

专案组的小虎、小许被派往地区革委会的敌伪档案资料保管室查找材料,抄回一份“重要疑案摘录”,归来晚餐未吃,就去军代表住处汇报。来自驻军的邹参谋,虽只是个营级干部,而今当上这所百年老校的“一把手”,为所欲为。当时,“臭老九”胆颤心惊度日,谁敢躲在家里喝酒?邹参谋此时正在自己房间悠哉自酌。

小虎、小许递上从敌伪档案中抄来的“重要摘录”:1947年5月至1948年底,担任苏城警察局长的黎某某名字,与本校黎老师的姓氏笔划一模一样啊?军代表喜得放下酒杯,连声说:“二位有功,抓到一条藏身湖底的大鱼!”他决定三天内在全体教工大会上,宣布这一“爆炸性”新闻,揪出隐藏多年的“警察局长”示众,隔离审查。

来自工农家庭的青年教师小虎、小许,从未经历过政治运动,谨言慎行,虽被军代表圈为“出身好,听话、可信”!然而,置身于“风口浪尖”的小虎、小许,却未忘父辈的叮咛:“办专案,良心要公,材料要真!”他们不赞同军代表“一锤定音”,质疑“同名同姓”难道就是“同一人”?认为“嫌疑人的年龄、籍贯、简历”,均要查清!本校黎老师是勤恳、踏实的教务员,丧妻后独挑家庭生话重担,他若“出事”,三个幼子谁来照应?事关重大,他俩建议延缓一周,查明黎老师的政历之后再作安排?军代表把脸一沉,“最高指示”脱口而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多少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他决定:“抓住敌情,说干就干!”并立即从他保管的档案柜中抽出黎老师自填的简历表,递给面前两位青年:“你们抓紧时间去核查,我要拟定隔离审查方案!”

在小虎、小许外出调查取证的几天,军代表三番五次在教工学习会上,声色俱厉却又欲言又止,暗示:本校“清队”,将有“爆炸新闻”,警告有关人员“主动交待隐瞒历史”!此类恫吓语言,如同闪电刺眼帘,两耳惊待炸雷响,教工人群惴惴不安。五天过去了,不等外调人员返校,军代表向校革委会几名挂名常委口头通报后,急不可待地要“及时公布敌情”!

周末晚上六点,召开全校教工大会,关在牛棚的一班人也被押来旁听,会场气氛异乎寻常,人们都在揣测意想不到的奇闻。军代表满脸红光进场了,靠近他的人似乎闻到阵阵酒气。他的目光,向坐在会场右角的黎老师反复扫视,引起一些人窃窃私语。团干出身的校革委会副主任唯命是从,宣布开会:“请军代表作重要讲话——”,他的话音未落,会场一阵骚动,只见肩背挎包的小虎冲到正要张口的军代表身边,低声咕噜了几句,随即二人就走向会场大门,小许正站在那里等候。

走出会场,小虎气喘嘘嘘地对军代表说:“我们刚下车,赶来会场,劝你千万不要宣布黎老师的政历问题,否则,难以收场!”邹参谋瞪大眼睛、喷着酒气,质问:“打乱战局,怎么回事?”小许凑上汇报:“从江城到苏城,已查明本校黎老师和那位‘警察局长’的年龄、籍贯、履历,大相径庭:1,黎老师的发小、同乡,均证明被调查人,生于江城,当过店员、继而连任学校职员,2,苏城的公安部门资料显示:那位伪警察局长已于解放前夕外逃,下落不明。”没等小许说完,军代表伸手要走外调材料,愤愤地说:“决不让大鱼漏网!”又反复强调:“此案保密。”他对快步赶来的会场主持人挥手嚷道:“带领大家学几段最高指示,宣布散会,今晚任务:各自回家反省。”

一场闹剧,一片恐慌,一场灾难!不正常的年代,不正常的会议,蹊跷多端,军代表、外调人员的反常表现,疑云飘荡,被“揪”对象,似乎难逃险关?风言风语传来,黎老师眼前阴影晃荡,夜晚常担心挂红袖章的专政队突然进门。仅因“同名同姓”就被怀疑为“阶级敌人”并遭到恫吓的怪事,成了校园悄悄议论的奇闻,听者无不胆颤心惊,然而,在万马齐喑的日子里,有几人敢于走进孤苦伶仃的黎家门?

此类奇闻,在荒唐年代,何止一人!造反派大闹校园时,邻近某中学一位“革命小将”一夜变成“反革命”案例,也曾盛传江城:这所曾是教会学校的四层楼的斜坡屋顶上,赫然出现:“打倒王力”四个大字!正在该校“支左”的军代表立即派员拍照取证,并勃然大怒:“打倒中央文革小组要员王力,岂不是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他火速组织人力查明爬上屋顶书写“反标”的学生,揪到专政大队审问。此人竟是该校响当当的“春雷”造反兵团干将,“红五类”学生,他委屈地交代:“我冒险爬楼顶,在醒目处用石灰水写的是‘打倒王为’!(王为是该校校长,被列为走资派。)谁知石灰水不浓,简体字‘为’字左上角的‘一点’看不清,中间又漏写一点,结果变成‘力’字了。”此案不了了之。有人藉此告诫子弟:“不是同名变同名,险误了卿卿性命!写字不可粗心!”

在“造反有理”的日子里,“风流人物”的名字成了人们向往的标志,效法那些响当当名字,竟成了风行一时的时髦事。君不见,登上天安门给伟大统帅戴红兵袖章的宋彬彬,被钦定“宋要武”之后,令多少人羡慕不已,紧跟改名为“张要武”、“李要武”之类者,全国知多少?我教的66届高三学生余耀文参与赶潮流,改名为“余要武”,敢打敢冲闹革命,在两派武斗中误伤人命,坐监11年。年届30出狱后,曾对我苦笑道:“当年,喝了狼奶头发昏,,而今恢复真姓名。”

曾记否,名字是“政治门牌”,生儿育女取名也要“政治挂帅”。给孩子取名,与伟人、名人、英雄的名字沾边,定能绽放政治光彩!此事,史迹犹存:且看60后、70后出生的名字,嵌有“东”、“红”、“雷”、“兵”之类字眼的,数不胜数!笔者认识一位年青女教师,60年代末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夫君姓薛,两个孩子先后取名:“薛东、薛彪”。“薛与学”谐音,“东”、“彪”二字来自龙身!人们齐赞薛家公子名字取得好,接班自有后来人!岂料祸从天降,副统帅的飞机摔在温都而汗,成了全国“口诛笔伐”罪人!世事难料啊!那位女教师,赶紧把小儿的名字改为“薛飙”,并声称此“飙”来自伟大领袖诗句:“狂飙为我从天落!”

对此,邻里知其良苦用心,叹曰:“弄巧成拙非本意,望子成龙父母心。同名原是寻常事,政治阴影成笑柄。”

11/23/15写

12/06/15改

《黄花岗》2016年第1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黄花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