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放话 中美贸易战无解?美舆论强硬 国家智库出4大招

——美中经济与创新体系或现重大脱钩

美中正在华盛顿进行第八轮贸易谈判,以期在3月1日的最后期限前达成协议。不过,一份最新政府报告认为,美国需要重新思考处理与中国经济关系的整个手法,提出4大政策建议。党媒16日刊发习近平去年8月讲话,坚称中国不走民主宪政道路。美媒指,这份讲话等同于誓言不会在保护外国知识产权所需的政治和法律改革上让步。政论家陈破空认为,这篇讲话处处充满自相矛盾。同时表明目前党内权力斗争和路线斗争仍暗潮汹涌。

美国研究机构——国家亚洲研究局“转变美对华战略的经济层面专题组”发布的报告探讨了中国“重商主义的列宁主义”(mercantilist Leninist)经济政策的起源、演变和影响,以及美国如何界定目标,报告也探讨了中美达成交易的前景。

美国之音报导,该专题组去年5月成立,其共同负责人、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需要重新考虑处理对华经济关系的整个手法。“即使能够达成一个临时性的贸易解决办法,美国和中国看来正走向一个在贸易和技术议题上摩擦日益加剧的时期,而且也许会走向国家经济和创新体系出现重大脱钩。”

报告对解决美中贸易争端提出了4项政策建议,包括:

(1)保持压力,在促使中国改变其扭曲市场的贸易、产业和技术政策上取得重大和可验证的进展之前,拒绝取消关税;

(2)延长时间,让公众意识到,如果现在不能应对这个挑战可能会导致未来更高的成本,以获得民众的支持;

(3)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通过组建国家联盟获得最大的杠杆效应,并与它们一起制定遵守高标准的贸易和投资协议;

(4)与这些国家协调并加强防御措施,防止中国的经济渗透。

中美两国国内愈发担心习近平和川普屈服于对方

2月16日,中共刊物《求是》发表习近平去年8月的讲话,题为《加强党对全面依法治国的领导》,要点是中国决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份讲话等同于誓言不会在保护外国知识产权所需的政治和法律改革上让步,而这是美国的一个关键要求。

党内人士透露,发表这篇讲话的时间并非巧合。习近平是在去年8月份发表的这番讲话,但他此番表态的目的是打消那些认为中国将屈服于美国压力的人的疑虑。

特朗普可能面临类似的问题。一些美国人担心他厌倦了这场贸易争端,准备与中共达成协议,但协议不会让中共做出根本改变,比如削弱中共国有企业的实力、大幅削减提供给国家龙头企业的补贴等。

这些美国人背景各异,既有一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也有美国商业团体和工会,还包括一些保守派反自由贸易者,例如仍在通过广播电视媒体传播影响力的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国问题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对中共持鹰派立场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让特朗普保持强硬路线方面有较大的影响力,包括在协议未达到目标情况下以辞职作为威胁。

两国都有动力结束这场贸易战,中国经济正在放缓,可能削弱国内对中共领导地位的支持。美国方面,如果贸易谈判失败,可能让华尔街陷入不安,而特朗普将股市视为他执政表现的一个重要指标。

但迫于国内压力,双方也都希望宣称战胜了对方,这增加了中美达成实质性妥协的难度。

前特朗普政府财政部官员、现任职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Burling)的Christopher Adams表示,如果有让步,两边的人都可能会感到失望和不满。他表示,在中国,考虑到习近平的地位和中共的制度,情况可能会更容易一些,无论达成什么样的协议,都可以被描述为符合中共进程;但在美国,独立的声音太多,很难控制。

陈破空:高调公布去年讲话;习近平给今年两会安闸门

纽约政论家陈破空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分析,此时高调刊出当时的讲话,正值今年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前夕,习近平有意给今年两会安上言论闸门,提前定调:拒绝宪政。从而把这个话题彻底排斥在两会之外。违者,可以按“妄议中央”论处。

赶在两会前夕释出这篇讲话,表明,中共党内斗争依然激烈,至少,并没有走出暗潮汹涌的氛围。既有权力斗争,也有路线斗争。权力斗争,指的是,习近平始终无法达到毛泽东、邓小平那种一言九鼎的权力顶峰;路线斗争,指的是,关于中共和中国未来走哪条道路,法治还是人治,宪政还是专政,党内依然存在分歧,端视哪一种声音、哪一种势力占上风。

通观习近平的这篇讲话,处处充满自相矛盾。习近平声称:西方的“司法独立”,源于对王权的抗争,有着符合西方政体结构,历史传统和社会文化的制度根源,中共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政治制度”,不同于西方,自然也就不能照搬西方。

事实上,每个国家都曾经历或必然经历从王权到民权的时代转变,西方民主是近代产物,文明现代化的结晶,一路走来,走上的正道,恰恰就是“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中共的一党专政,挣扎大半个世纪,滑向的邪路,恰恰就是与“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背道而驰。

论证这一点并不难,只需看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民主国家人民有选票,而中国人民无选票。哪种制度才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政治制度”,一目了然。靠喊口号喊破嗓子,自我标榜,终究代替不了铁的事实。

习近平又说:“中国走向世界,以负责任大国参与国际事务,必须善于运用法治;在对外斗争中,要拿起法律武器,占领法治制高点,敢于向破坏者、搅局者说不。”而事实上,以不负责任而昭著于世的中共,恰恰就是国际法的破坏者、国际秩序的搅局者。而死抱人治的中共,根本没有资格谈法治,更谈不上“占领法治制高点”。

陈破空指出,事实上中共的自相矛盾,比比皆是。

他举例说,在贸易上高喊多边主义,在军控上却反对多边主义;在国际上高喊多元化,在国内却搞一元化;意识形态方面,高调反西方,却高举马克思主义—近代西方思想之一;在国内高校,抵制西方思潮,中共高官却把他们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接受西方教育;当局把马克思主义列为最高指导思想,但大学生中,如果有人成立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却遭到取缔和抓捕。

中共的自相矛盾,从毛泽东时代就流传下来。两首红歌就是典型。先唱《国际歌》,唱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接着唱《东方红》,唱到:“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面对如此自相矛盾的唱词,演唱者竟毫无察觉,引亢喊唱,不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又是何物?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