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旅俄作家:性开放颠覆苏联?

——苏俄的性文化简史

90年代,苏联终于迎来了“性爆炸”时代。随着技术的发展,地下色情读物印刷所遍布全国,黑市黄色录像带也在民间大肆流传,明里暗里的性交易比比皆是,难怪俄罗斯大主教吉洪曾说,性泛滥,摧毁了苏联。

80年代末期,苏联性爱开始公开泛滥。(网络图片)

开放杂志编者按:旅俄作家孙越此文介绍苏俄的性文化简史,展现「性」在十月革命以来100年间,在俄罗斯的演变故事,可读而富于启示。

早在20年代中期,苏联布尔什克党报《真理报》就曾展开过性问题的公开讨论,曾有一篇题为《每位共青团员、工农速成学校的学生以及每一位年轻人都可以和有权满足性欲》的文章,被认为是苏联第一次公开讨论和鼓励性自由的檄文。后来《真理报》还发表文章,鼓励苏联女共青团员和工农速成学校的女生尽量取悦选中了她们的男人,否则,他们就是资产阶级的“市侩”,配不上无产阶级大学生的称号。

那时候,布尔什维克鼓励性开放的理念,主要是在都市知识份子和工人中间传播,因为苏联乡村还相对封闭,大多数村镇仍旧保持着东正教教会给他们灌输的性观念。30年代,苏联进入工业化建设时期,数百万农民涌入城镇,也将传统的家庭、婚姻和性习俗带入城市,与此同时,在全国农村推行的集体化运动使苏联城市刚刚开放的性观念趋于保守。虽然这两个结果使苏联性解放势头放缓,但相对当时保守的欧洲诸国来说,苏联性解放依旧领先。

40年代初期,苏德爆发战争,刀兵血火极大地改变了苏联男女比例,因为超量的苏联男性战死沙场,所以千千万万家庭的男性缺位,又使得苏联男人所丧失的革命前的特殊地位有所回归。但是,苏联男人好梦不长,其特殊地位便风光不再。主要原因是政府提倡男女平等、同工同酬等,国家还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单身母亲的优惠政策,如免费的幼儿园和学校等,这使得男性不再具有绝对经济优势,两性差异逐渐缩小。50年代,由于苏联国家政策的稳定,男女关系趋于正常,尽管男女比例差异大且无法弥补,但是苏联建政初期的性解放趋势已被控制,保守主义是这个时期的明显特征。

俄罗斯托姆斯克市的退休女工玛利亚回忆道,苏联40~50年代的青年人之间不谈性,甚至连暗示的话都不说。家有女孩儿的母亲们对她们看管严厉,年轻人结婚后,新婚之夜床单上的处女血翌日一定要向婆婆展示——人们那时特别重视贞洁。玛利亚是1950年结的婚,丈夫是驻德国苏军军官。她姥姥一听玛利亚男友是从外国回来的,就逼着玛利亚向他要体检证明,因为玛利亚姥姥听说,很多苏军官兵驻外期间生活放纵,染上了性病。可是玛利亚怎么都不好意思跟男友开口索要证明。玛利亚说,苏联女孩别说婚前跟男人上床,就是亲嘴都难为情。

出生在列宁格勒的工程师瓦列里,也是50年代结的婚,他说当时苏联的处女情结很重,他在新婚之夜发现妻子不是处女,而且她竟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这使瓦列里深受伤害,他多年后因为处女情结与妻子离异。

60至70年代,西方国家性解放勃兴,主要表现在初次性行为年龄降低、对婚前性行为容忍度提升和人们普遍对色情话题兴趣浓厚等几个方面。苏联著名社会学家和性学家孔(ИгорьКон)认为,西方性解放泛滥之际,苏联正好处于勃列日涅夫治下的保守与停滞时期,所以才产生了伊万诺娃那句震撼世界的名言:“我们苏联没有性……”这倒是符合逻辑的事情。孔还认为,苏联政权20年代曾号召国民丢掉廉耻,解放个性,但进入70~80年代后却又呼唤回归传统,即对性爱的讳莫如深,说明社会内部充满了深刻的矛盾与对立。

莫斯科退休老人奥列格说,谁说苏联不谈性?首先,那个时代国家层面确实闭口不谈性;但人们在私下里却说得热火朝天,他年轻时就曾背着父母,通过偷看地下出版物《爱经》(Kama Sutra)了解性爱知识。后来,奥列格去南斯拉夫旅游,那时南斯拉夫在东欧属于较为西化的国家,导游带着他们一行数人去看色情片,奥列格认为,色情影片弥补了他匮乏的性知识。

80年代末期,苏联性爱开始公开泛滥。莫斯科退休心理学家安娜回忆说,80年代初,虽然绝大多数人对性的概念模糊,但莫斯科的空气中已经开始弥漫性爱的味道,那时候,莫斯科国家百货商场的滚梯上、地铁的通道里、高尔基公园的长椅上、红场四周的草坪上经常可以见到一对对相拥长吻的情侣。那时,莫斯科住房普遍紧张,很多情侣没有单独的幽会场所,他们就跑到公共场所约会和做爱:剧场和影院的后排、飞机上、火车上,甚至长途公交车上。那时候,情侣无所顾忌,路人习以为常,因为几十年来,苏联没有性爱和隐私的概念,所以,人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对这些事可以泰然处之。

著名电影导演托多罗夫斯基80年代拍摄了苏联第一部描写妓女生活的电影《国际女郎》,片中展现了美元、爵士乐、性与青年的迷惘,影片将西方生活方式对苏联青年的诱惑,以及社会动荡与个人前途的困惑描写得淋漓尽致。电影导演比丘尔拍摄了备受争议的影片《小薇拉》,他想通过“演绎与情色有关的故事,塑造了全新苏联女性形象”。有人说,这两部电影颠覆了“苏联没有性”的寓言,也突破了性禁区的藩篱。

90年代,苏联终于迎来了“性爆炸”时代。随着技术的发展,地下色情读物印刷所遍布全国,黑市黄色录像带也在民间大肆流传,明里暗里的性交易比比皆是,难怪俄罗斯大主教吉洪曾说,性泛滥,摧毁了苏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来源:开放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