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反腐有变?北京面临什么政治隐忧

最近中共巡视组宣布,今年的巡视工作要聚焦在“政治偏差问题”。前天(2月20日)中共纪委监察委网站发表了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在中纪委三次全会上的报告内容。赵乐际表示,要“严肃查处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派、两面人”。

在这个1月11日召开的会议上,习近平要求要“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

从当初的“苍蝇老虎一起打”到目前的“整肃政治偏差”,北京当局的反腐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有分析认为,北京当局可能正在经受执政以来最严重的挑战,目前深陷内外部的重重危机。

国际上越来越被孤立

大家知道,美国发起贸易战之后,北京当局在国际上越来越被孤立。中国经济因此也严重衰退,体制内批评北京“误判”的声音越来越强。网络杂志《总揽中国》总编陈奎德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党内大批人对北京形成“重大挑战和负面共识”,认为北京当局“执政无能”。这是最强的一波所谓“政治偏差”。

为确保反对声浪不至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北京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禁止网络上“抵制美国”的评论等。尽管如此,北京还是背负了“巨大压力”。

上周五,中共党刊“求是”还发表了习近平在去年8月的讲话,表示绝不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华尔街日报指出,此时刊发北京的“强硬讲话”并非巧合,显示出北京因为贸易战,在国内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

体制内高层“异己力量”

另一波“政治偏差”可能是体制内真正的“异己力量”。前天,原中共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个“军老虎”的罪名是“受贿罪、行贿罪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但中共官方并没有公布他受贿行贿的证据和数据。

大家知道,前年的首次“川习会”,是房峰辉陪同习近平前往海湖庄园的,但是去年他还是被拿下了。这就反映一个问题,北京当局可能对中共统治的最后屏障“枪杆子”不放心。房峰辉被拿下并重判,就是重要信号。

中共军报在报导房峰辉被判刑的消息时指出,房峰辉和他的搭档、原中共总政治部主任张阳都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派”。

从公布的罪名来看,行贿受贿、拥有巨额财产,这是中共官员的“通病”,身上都不干净。我们不知道北京当局是否掌握了房峰辉的“全部阴谋”,但对比军媒和通报的罪名,这个可能就是“细枝末节”。

陈奎德认为,“习近平并没有完全掌握军队”。党内和军中“异己力量”的结合,层出不穷的“阴谋家”恐怕是北京当局“最焦虑”的。这些“异己力量”一旦发起挑战,后果不堪预测。

遍布官场的“小苍蝇”

此外还有一种“政治偏差”,也让北京放心不下,就是想了解真实信息的“小苍蝇”。

有这么个事,长沙天心区的一个名叫谢进的区委书记,被中共当局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双开”了。区委干部,在中共官场来说,就是“小苍蝇”,全国有2千多个。但是北京当局并没有因为官职小而放过他,同样“杀无赦”,因为他在海外“购买反动书刊”。

当局没有说明买的什么书刊,但也可以推断。海外有很多批评中共、批评北京当局的各种报刊杂志,有出售的,也有免费的。在中共的语言里,这些应该都包括在内。换句话说,只要与北京当局不同调,都是中共认为的“反动书刊”。

这个罪名很像文革时的“偷听敌台罪”,是不是可笑?不过这种情况还不止一个。贵州省委前常委、副省长王晓光也因为买书落马,说他“热衷于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还有重庆丰都县土地管理局前局长李强华,也是“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重庆渝北区前常委吴德华被通报“与党中央离心离德,购买、私存反动杂志,传播政治谣言”。

中共官员冒险从境外购买书刊,无非就是出于好奇心,想多了解一点真实情况。这说明“党的干部”对中共的报刊杂志也失去了信任,连他们也不信中共官媒那一套。

中南海一群惊弓之鸟?

跟那些“阴谋家”“异己力量”相比,这些“小苍蝇”不太可能翻起大浪。但是北京当局一个不留,全部处理。为什么?中共有句话“知识越多越反动”。中共官员了解了真实情况,慢慢就会有自己的理解分析,会看到中共的邪恶。逐渐的就会背离中共,甚至“反共”。

就像毛泽东的秘书李锐一样,可能会说出毛泽东“执政错误、文革有罪”一类的话。长此以往,积少成多,中共政权就可能从内部瓦解。

北京日报的官方微博“长安街知事”点出了问题实质,在中共的六项纪律中,“政治纪律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是排在第一位的。这就是中共对这种事情绝不放过的原因。

网友表示:“天上通过无线电传播的他们干扰,上了网络的他们看不顺眼的他们屏蔽,海外的书刊他们定性反动。他们是一群惊弓之鸟不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