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李鸿章的悲剧

在历史上,中国人的名字,除了孔子之外,罕有越出国界的,但李鸿章却是个例外。好多西方人,都知道中国有个政治家叫做李鸿章,美国有道菜叫做李鸿章杂烩,说明他的名字,已经进入了美国的市民耳朵里。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的俾斯麦。

无疑,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他是成功的。他的事业,事实上已经超越了他一向佩服的曾国藩,自打他练淮军起,直到辛丑条约的签订,晚清四十年的历史,几乎每一页,都有他的痕迹。直隶总督是清朝最重要,也最为要害的地方大员,没有人能持续在这个位置上坐上十年以上的,但他一干就是二十年。不是直隶离不开他,而是总理衙门,确切地说,是大清的外交或者说洋务离不开他。

他主持以及影响了晚清的外交,编练了淮军和后来的练军,组建了能排在亚洲第一的北洋海军。他办的洋务产业,是自强运动中所有洋务事业中最好的。也可以说,唯一能盈利,而且延续下去的洋务事业,无一不是出自他的手,或者由于他的庇护。中国的轮船航运事业,铁路事业,电报事业,都是他的功劳。在那个封闭保守迷信的岁月,办这样的事业,筚路蓝缕之功,怎么说都不过分。

然而,他却是一个悲剧,中国近代历史中最深痛的悲剧。因为,在多少年的近代史讲述中,他都是排在第一号的卖国贼,坏名声,超过同时代任何一个人。

晚年他对人讲,他不过是一个大清的裱糊匠,干的事儿,从外面看还行,但一有风吹雨打,就露馅了。然而,当初他干这些事儿的时候,是真的就是想裱糊一下吗?当然不是。他是真心想挽救大清,挽救中国,好让中国可以从此自强。

但是,一个人,拗不过时代,拗不过形势,更熬不过当年的制度。

他编练的淮军,是第一个采用洋操,即西法操练的。就现代化程度而言,是大清第一号。然而,随着武器的进步,西方很快跃进到了由标准化军事学校培养军官,又军校学生带领部队的阶段。李鸿章不是没有跟上,他马上兴建了北洋武备学堂。但是,大清的军事体制,一向是行伍出身者的天下,即便是淮军,在这个问题上,李鸿章也说了不算,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武备学堂学生,进了队伍,只能喊操,根本进不了主流。

倾全部心血办的北洋海军,全套采用英国体制。但是,在整个国家的政治军事制度面前,他还是碰了壁。连水兵们脑后的辫子,他都没办法去掉。制度的积弊,机构的积习,办着办着,都跑出来捣乱。因循,拖沓,人浮于事,拿干薪,吃空饷,所有的毛病,都堆积起来,最终,让他好不容易攒的这点家底,不是沉到了海底,就是变成了日本海军的舰只。

至于他办的洋务事业,尽管他明白,这样的新式企业,非得商办不可。可是,说破大天,他也就只能让他钟爱的企业,私下商办,再顶个红帽子。一有风吹草动,还是可能被官家给收了去。

甲午一战,大清输的掉了内裤,丢人丢到家了。但责任,却只能让他一个人背着。当初自我感觉超好,拼命喊打的一帮人,战败之后,都在大骂“李二先生是汉奸”。而当初不想开战的他,却只能一个人把苦果吞下去。而白眼狼的朝廷,却有意让李鸿章和他的家人来背这个黑锅。中日和谈,非逼得李鸿章亲自去马关不可,而后来割让台湾,还让跟台湾毫无关系的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来办手续。

然而,李鸿章还是去了,忍辱负重地去了。同文馆的总教习,后来京师大学堂的总教习,美国人丁韪良说,这么一来,李鸿章肯定会被愚昧的国人当作出卖领土的罪人所唾弃和咒骂。但是,恰是因为这件事,丁韪良认为,李鸿章登上了中国政治家的顶峰,赢得了他的无上尊敬。

马关谈判,还不是李鸿章最后一次下地狱,最后一次,是在庚子之后。朝廷惹出的塌天大祸,得由他来擦屁股。辛丑条约签订之后,这位七十七岁的老人,就活活累死了。这个条约,给他带来的,又是一堆的骂名。然而,他不来谈判,不签这字,换了别人,会好些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