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地方龙头国企债务危机 习近平喊话防系统性风险

近期中国债务违约频发,连地方龙头国企都爆发危机,已经惊动中共高层,习近平强调,要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分析师表示,中国国企负债之高,每年面临6万亿元的减债压力。

金融系统风险迫近,习近平喊话。

近期中国债务违约频发,连地方龙头国企都爆发危机,已经惊动中共高层,习近平强调,要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分析师表示,中国国企负债之高,每年面临6万亿元的减债压力。

地方国企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陆媒《财新网》2月25日报道,继三天前未能按期支付一笔海外美元债的利息之后,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青投集团)在国内发行的2000万元非公开定向发行债务融资工具(PPN)亦未能按期兑付。

据财新从不同信源处获悉,青投集团2月25日到期的“18青投PPN001”未能按期兑付,已经构成违约。

这是20多年来首家海外债券违约的国有企业;市场普遍认为,青投集团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政府“救不救”。

陆媒《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月26日傍晚,青投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2000万元非公开定向发行债务融资工具PPN本息于昨晚(2月25日)7时转到上清所托管账户。并说,导致此次违约的原因是,之前到位的资金因与一家融资租赁公司打官司,账户被法院冻结。

受此影响,标普2月26日发布报告,将青投集团主体和存量债券的评级从B+下调至CCC+,理由是“青投集团过去数月未能接续部分信托贷款和融资租赁资金,流动性显著恶化”。但标普并未将此次利息未能如期兑付视为违约,理由是“青投集团很可能在5个工作日的宽限期内在青海省政府的帮助下偿付债券利息”。

按照青投集团披露的2018年中报,公司短期借款高达112亿,应付票据13.7亿,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债务76亿,应付利息2.8亿,应付债券66亿,长期借款136亿。因此,公司短期可能触发违约的债务高达205亿,加上高度敏感的债券,规模高达271亿。而公司流动性资产只有100亿出头,其中33亿还是存货。这就是说,青投集团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自由时报》报道认为,青投集团作为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和省级国有企业龙头,预期地方官员可能会介入防止违约,因此事出乎外界预料,也让外界担忧中国系统风险上升。

习近平喊话:防止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

中国企业债务违约愈演愈烈,违约金额从2017年到2018年飙升了4倍,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2019年新年伊始,中国最大民营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发生债务违约,加上国企青投集团的违约风险,引发市场对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担忧,就连中共监管层也对此发出警告。

2月25日(周一),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对记者表示,目前“形势复杂而严峻”,系统性风险依然存在:“即使最初的风险已经化解,在化解过程中可能还有新的风险,存量风险化解了,可能还有增量风险。”

与此同时,中共央行也说,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等重大任务艰巨,很多矛盾同问题仍然突出。

由于风险不断显性化,中共高层近期对这部分的喊话尤其频繁。

2月22日(周五),习近平在官方场合表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中国应当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

国企每年减债压力高达6万亿

华创宏观分析师张瑜、王丹1月3日撰文表示,如果未来两年央企和地方国企净资产延续当前的增速,央企净资产年增速保持在8%,地方国企净资产年增速保持在11%,要实现在2020年底压减资产负债率2个百分点的目标,未来两年(2019-2020),从支出端来看,中国国企每年至少面临6万亿左右的债务消减压力(其中利息支出5万亿/年,债务净压缩1万亿/年);从资金来源端来看,中国国企每年利润留存预计1.5~1.6万亿,资金缺口4.5万亿左右,利润留存恐独木难支。

也就是说,中国国企每年除了承担债务付息支出超过5万亿以外,还需要净压减负债规模超过1万亿。

由于国企负债率居高不下,有国际知名评级机构将中国地方政府信用展望降低至负面。

2018年12月3日,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发布报告称,中国地方政府展望负面,主要原因是地方国企杠杆率仍较高。

穆迪副总裁/高级分析师杜宁轶表示,“因地方政府基建支出需求超过其有限的直接举债融资能力,地方国企负债将继续增长。”

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31日,地方国企(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负债达到人民币60.0万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8.7%。该负债规模是同期地方政府直接债务余额的3倍有余,或接近2017年全国GDP的四分之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