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越战不为人知的虐杀平民事件

后来有人发现一处地方有二千八百多具尸体被集体埋葬,另外在一个名叫石磨溪的山坑里找到四百多个头颅,从尸体种种痕迹来看,相信是越共把不愿与共军合作、或被越共视为反共的平民及政府军政家属等推下坑去,如同处决的手法以手榴弹炸死及以机枪近距离射杀。

越南战争,简称越战,又称为第二次印支战争,始于1961年,终于1975年4月30日,结束距今噎整整三十七年。这场表面上看来是越南南北双方人民间的内战而互相杀戮,但却被视为是冷战时代的一场以中苏为首的共产主义集团和美国领导的世界民主主义之间的热战。美国历经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森四任总统,派出五十多万军队,以每秒钟耗放百美元的巨款来投入这场战争;作为北越后盾的中共亦秘密派出三十二万“志愿军”参战,打著“抗美援越”的旗帜对北越政权援助各种战争物资超过二百多亿美元。越战虽然已成为历史,越战背后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实虽然随著参战各国的机密档案解除而逐渐公诸于世,但也有一部分仍然不被披露,世人鲜有知道。如在1968年戊申中国新年,北越军发动顺化战役屠杀南越平民事件就是其中之一,至今越共政权仍然闭口不谈,妄图将这段历史掩盖、继续隐瞒下去。

根据1954年日内瓦决议,越南暂以17度北纬线成立南、北越两个分治的国家。1959年开始北越政权政策画以武力统一南越,不但派遣大量军事人员潜往南越组织武装暴动,并将整师团的北越正规军通过“胡志明走廊”及南北越分界线不断向南越集结,逐渐对南越政府军各个据点公开进攻。1960年北越政权在南越竖立起瞒骗国际社会、由其幕后支撑的叛乱组织“南部解放阵线政府”。

1961年5月,美国为了帮助南越政府扫荡叛乱组织,派遣一支特殊部队进驻南越,从而开启了美军战斗部队进入南越战场的先河,标志著越南战争的开始。1964年8月2日,震惊世界的“北部湾事件”发生后,越战逐步升级。1968年戊申新春期间,超过八万北越军和南部游击队分别在南越各大城市发动总攻击,首都西贡及中部承天省的古都顺化城是主要目标。西贡战役由南部游击队负责,实际大部分是变相的北越军,指挥作战为陈文茶上将、黎德英大将、特务头子梅志寿、武文杰政委、陈白腾。顺化战役则是清一色的越过分界线、来自北越的正规北越军,由陈文光上将、黎明少校指挥,配合由申仲一率领从北越渗透进顺化的武装部队及潜伏的特工队、游击队。

1968年12月31日晚,正藉戊申年初一子夜时分,黎明和申仲一集结近八个营北越军,由顺化城内的共党潜伏份子及一些亲共人士指引,向所有政府军、政据点发动袭击,当时因大多数政府军政人员尚在中国新年休假中,故共军在24小时内便占领了整个城市,但西碌机场和驻守顺化城的第一师团的芒加军营仍在政府军手中,尤其芒加军营只有二百多名守军,却一直顽强坚守抵抗,使共军屡攻不下,付出极大代价。

至第三日,战局稳定下来,自邻接南北分界线的广治省和中部蚬港市的政府援军源源来到,并开始攻击城内的共军。从西贡增援的三个精锐伞兵营则空降到芒加军营,占领一段城墙后,进入城内与共军展开寸土必争的巷战,双方战况激烈,街头屋里到处都有倒毙的军、民尸体。最后政府军终于把西碌机场解围,并重新占领了安旧门。共军在弹药耗尽,兵源不足,且在被围之下,求救于陈文光指挥的北面部队,从而作出反攻,但在善战的“红帽子伞兵团”坚守之下,共军终于被击退,并损失更多士兵。

战斗数日成胶着状态,北越军在没有援兵,且弹药又得不到充足供应,只好致电河内要求武元甲大将和文进勇大将增援士兵和补充弹药。至第十日,北越援军越过南北分界线开向顺化,但途中却遭到精锐的美海军陆战队击溃,大批共军死于越美空军战斗机的轰炸及武装直升机的扫射,弹药也运不到被围在城内及香江北面共军的手。香江南面则完全掌握在政府军手里。香江是顺化皇城前的一条护城河,分为南北两面。

战事进入第13日,美海军陆战队配合南越海军陆战队向城内北越军发动猛烈攻击,一队有“蓝帽子”之称的南越海军陆战队攻破了共军在城北一部分防线,并切断了北越军通往外面的运输线,但共军仍然继续死守,双方激战了11日。延至2月19日,在弹尽援绝,缺水缺粮,士兵死伤枕藉之下,北越军指挥黎明不得不下令撤退。

21日开始,美国和南越的3个营海军陆战队,以及第1师团数个营士兵一齐向城内外的北越军发动总进攻,同时由于天气良好,美越空军不断轰炸共军的据点及其后撤、掩护部队与运输线,没有防空炮火的北越军在越美陆空联军作战之下死伤遍野。

翌日,北越军为掩护撤退而留下的一批敢死队突然反攻,再度占领城内的一些据点,试图作困兽之斗。南越政府军第1师团的“黑豹队”由陈玉魁少校指挥,在入夜后突袭躲在城内民屋的共军,并进行了近身肉博战,肃清城内各个零星据点的残余共军。

2月23日晚至24日凌晨时分,政府军终于击溃了北越军在顺化城常四门富文楼旗台的最后一个栖身地,把共军的那面“南部解放阵线政府”的旗帜取下,升起越南共和国的国旗,从而结束了北越政权南侵发动的顺化战役。

被誉为越南紫禁城的古都顺化皇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之一,从1558年建成后,至1968年,在约四百多年的历史长河里,受尽战争的洗礼,长期间没有得到修整,本已被风雨岁月侵蚀得斑驳不堪,经此一役,城里城外的建筑物弹痕累累,有些破损到只剩下断壁残垣,甚至荡然无存。

顺化战役不仅没有让河内政权在南越领土上竖立起一个傀儡的“南越解放阵线政府”,反而令其损兵折将,受到巨大的傷亡,虽然河内政权迄今没有公布其军队的伤亡数字,但越战终结后有报导称,有数千名共军冲锋队被派到顺化作战,最后只有三十多人返回北越。北越军陈文茶上将后来在其所写的回忆录里说,许多部队战士上阵,无一人归返。陈文茶还承认,被击毙的北越军十分年轻,身上还穿著崭新的卡其布军服。

据当时战役结束后,美越统计在战场上数到的共军尸体及被共军自己埋葬的共有八千具之多。越南政府军有384人阵亡,美军有150阵亡,平民死于炮火中超过八百人,受伤人数有一千九百人,但有近七千平民与政府公职人员失踪。后来有人发现一处地方有二千八百多具尸体被集体埋葬,另外在一个名叫石磨溪的山坑里找到四百多个头颅,从尸体种种痕迹来看,相信是越共把不愿与共军合作、或被越共视为反共的平民及政府军政家属等推下坑去,如同处决的手法以手榴弹炸死及以机枪近距离射杀。自北越统一整个南越后,河内政权一直呼吁“民族和解”,但三十多年过去了,其仍然以战胜者的姿态来对待南越人民,其对南越人民犯下的一些战争罪行仍然默不作声,不肯公布究竟虐杀了多少顺化平民,埋葬在何处,谁是这起事件的罪魁恶首。

顺化战役指挥者之一的黎明少校,最近在他的一部回忆录中提到这起残酷屠杀事件,他不无后悔的说:“尽管在战争中发生难以避免民众的死亡,就算是在那场总进攻战役中,谁人对平民犯下了罪行的都应该要遭到惩罚;许多民众被无辜判罪处死,不管是什么理由,这是民族解放阵线指挥人员该负起的责任,包括他本人在内。”

不管黎明少校这番说话是暗指他的上级指挥者,或明示他自己的责任,这种令人发指、惨无人道的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的罪行,不会因为河内政权不公布而被掩埋,也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烟没,事实真相会永远留在越南历史的画卷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