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费劲的关系 都是错的关系

费劲的关系都是错的关系。真正对的人,相处起来都很容易,无论爱情或是友情。

一位读者在后台问我:

“拾遗君,朋友疏远了要不要挽回?”

他在留言里这样对我说:

“大学时,我跟一位同学非常好,

好得可以同穿一条裤子。

但工作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们的关系慢慢就变淡了,

现在已经很少很少联系了。

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

现在竟然是那么疏远,

想起来很是伤感,

你说我该不该去挽回这段友谊?”

我跟这位朋友曾经有过同样的困惑。

过年回老家,我妈问我:

“放假了,怎么也不找小军玩啊?”

我吞吞吐吐,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和小军是光屁股玩大的发小,

小时候我们信誓旦旦:

“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嗯,一辈子。”

一辈子的尽头,只是初中毕业。

初中毕业后,他辍了学,我念了高中。

高中时,我还经常向人炫耀:

“我有个发小,跟我铁得不得了。”

但工作之后,我们莫名就越走越远了。

他前些年喜欢来叫我玩:

“一起去洗浴中心做个大全套吧。”

我说:“算了,没什么意思。”

等几天,他又来叫我:“走,泡吧去。”

我说:“算了,我不太喜欢。”

他喜欢撩妹,我喜欢看书。

他喜欢打牌,我喜欢码字。

他喜欢热闹,我喜欢清静。

一来二去,我们慢慢就疏远了。

以前连课堂偷偷放个屁都会告诉对方,

现在见面已经完全找不到共同话题了,

只剩下尴尬的寒暄和硬聊。

以前我也跟这位朋友一样,

觉得很伤感,甚至很愧疚,

总想着去挽回这一段友情,

总想着去维持这一段感情,

但后来我读书时读到了两个故事,

一下就恍然大悟了:

凡是费劲的关系,都是错的关系。

如果一种关系让你觉得很累,

那就随它自然而然地结束吧。

第一个读到的故事,

是“有故事的蒋同学”讲述的。

一个朋友问蒋同学:

“如果有个男孩子说喜欢你,

愿意在你来大姨妈的时候给你熬红糖姜茶,

平常也对你很好,什么事都顺着你,

你会考虑和他有个以后吗?”

蒋同学的回答让我非常意外:

“不会。

成年人的感情世界里,

我不会单单因为这些就沦陷。

小孩子的恋爱模式,

是我喜欢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我就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

我的爱情变得世俗,

喜欢不再是我衡量一段关系是否值得的唯一标准,

品行、家庭、三观、经济,

以及为人处事和交际圈,

都会变成条条框框左右我的选择。

那些对我好的,我喜欢的,

最终都输给了合适。

成年人的世界里,合适比喜欢更重要。”

她的这个回答,让我心里一抽。

第二个故事,是学者刘瑜讲的。

刘瑜在美国留学时,

认识了一位德国女生,

一来二往,两人成了朋友。

但成为朋友之后,

两人友谊一直维持在30度,

刘瑜想给这份友谊升升温,

希望能从普通朋友升温到知心闺蜜,

但她“扔了很多的柴也不管用”。

为什么呢?

刘瑜说:因为我们总说不到一起去。

“如果说到我们系某个教授,

我刚想说他的坏话,

她就说:啊,他太棒了……

说到某个学术会议,我刚想吐槽。

她就说:那个会让我受益匪浅……”

刘瑜费尽心思想跟她成为朋友,

但发现不管“扔多少柴”都没有用,

慢慢她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凡是需要费劲维持的关系,

都不是理想的关系。

如果一段关系总是让你感觉很累,

那这段关系一定不是合适的关系。

真正对的人,相处起来都很容易。

刘瑜的故事,也让我心里一抽,

从此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最好的关系,是相处舒服。

最好的关系,是相处不累。

那些可以让我们卸下伪装、自在舒服的人,

才值得我们相处一生。

东晋书法家王徽之,居于浙江山阴。

一天夜晚,天降大雪。

王徽之半夜醒来,

推开窗户,四望皎然。

赏雪吟诗间,突然忆起好友戴逵。

雕刻家戴逵,住在百里外的剡县。

王徽之不顾天寒路遥,乘船溯江而上。

翌日,抵达戴家,王徽之却没敲门,

而是转身对随从说:“我们回去吧。”

随从问:“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

王徽之答:“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事后戴奎闻之,笑曰:“真知己也!”

什么是最舒服的关系。

最舒服的关系就是这样——自在随意。

不必思前顾后,不必刻意伪装,

不必黏黏糊糊,不必猜猜忌忌,

我是什么样,就表现出什么样子,

舒服,自在,心安,随意。

红学家周汝昌,

讲过他跟张伯驹的友情。

张伯驹是大收藏家,

周汝昌经常去他那里看书。

“我到了张伯驹那里,

我不理他,他也不理我,

我要回学校了,

也不告辞,出了门就走,

我们那个关系没人能理解。”

著名演员陈道明,

也说过一段类似的话:

“最好的事儿,就是跟好朋友一起发呆。”

什么是最舒服的关系?

这就是最舒服的关系——不必刻意讨好。

真正舒服的朋友,

并不是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话题。

而是在一起就算不说话,

也不会感到尴尬。

舒服的关系,连沉默都很舒服。

舒服的爱情和婚姻,其实也是这样。

刘若英是1970年出生的,

她快满40岁了还没男朋友,

长辈和朋友都为她着急,

“你想找一个多优秀的男人啊?”

刘若英40岁的时候,

终于找到了男朋友。

大家都以为这个钟石一定不简单,

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

朋友们问:“为什么是钟石?”

刘若英答:“我跟他在一起非常舒服。”

他俩相处究竟有多舒服?

我随便举几个例子吧。

结婚时,刘若英对钟石说:

“我不会在家里做全职太太,

唱歌、演戏、写作,

哪一样我都不想耽误。”

钟石握着她的手说:

“你这么丰富有趣,我才娶你的啊。”

情人节到了,钟石工作很忙,

正发愁怎么空出时间陪刘若英。

刘若英却打来了电话:“我约了闺蜜过节,你不用特地陪我,也不用给我送花。”

刘若英和钟石在家里设置了两个书房,

分别是房子对角线最长距离上的两端。

进家门后,一个往右走一个往左走。

他在他的空间里做事讲话,她不受影响,

她也在她的空间里潜心沉思,写稿看书。

他俩就这样“舒服”成了一对模范夫妻。

有人问刘若英幸福婚姻有什么秘诀,

刘若英说:相处不累,才能久处不厌。

人越长大就越明白,

爱不爱是其次,

相处不累才最重要。

真正能和你长久相处的人,

都是你跟他在一起很舒服的人。

爱人与爱人之间最舒服的关系,

是不必刻意讨好。

你可以做你自己,

我也可以做我自己,

不需要谁刻意去迎合谁。

 

 

再讲一个我大学同学静的故事了。

静喜欢上了一男生,为他神魂颠倒。

他喜欢吃鱼,她就在寒风刺骨的冬晨,

在河边守候数小时,为他买新鲜的鱼。

两人吵架了,明明不是自己的错,

她也要站一整夜的绿皮火车,

去他的城市,跟他说声对不起。

大冬天,例假来了,她蹲在地上,

也要把他的臭衣服洗得干干净净。

静以为,这样付出就能换来他的真爱。

可她做好一钵鱼汤,电话他回来吃饭时,

换来的是一声怒吼:“烦不烦,我正忙。”

她站了一夜绿皮火车抵达他面前时,

换来的是一句“你来干嘛”,

然后他转身就和朋友继续打牌。

她将干净的衣服放到他面前时,

换来的是一句:“这本来就是女人该做的事。”

但即便这么牺牲和付出,

静最后还是失去了他。

我讲静的故事就是想告诉大家——凡是需要费心讨好的关系,都撑不了太久。

如果一种关系总是让你觉得很累,

那就是时候该结束它了。

如果一段关系总是不断消耗你的能量,

那就是时候该结束它了。

结束一段关系,

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坏事。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

何必再让自己这么疲惫呢!

而且,时间那么贵,

留给那些相处不累的人吧!

远离消耗你的人,也不去消耗别人。

跟舒服的人在一起,是最好的养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拾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