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从大喇叭到“快乐星期天” 中共洗脑新组合

曾是文革标志性物品之一的高音喇叭,是当时随处可见的重要宣传工具,透过它不断播放红色歌曲、歌颂毛泽东,并宣传党的政策。在文革结束数十年后,这种大喇叭再次于中国农村广泛普及。

据中国官媒央广网报道,以河北省石家庄市为试点的‌‌“新农村大喇叭工程‌‌”正迅速普及,已在全国200多个市、县推广。该工程从2019年至2020年预计完成14个省份、30万个行政村的覆盖工作。

潜移默化的洗脑工具

这场中共当局重新推广的运动,要求每天分早、午、晚3个时段广播。而播放内容有‌‌“党的好声音、唱响新农村‌‌”、要人民‌‌“与党亲、感党恩、跟党走‌‌”等宣导,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红色歌曲,还有向人民灌输无神论思想,禁止宗教信仰。

去年10月,搜狐网有篇赞扬大喇叭工程成果的文章提到,‌‌“进一步巩固了党在农村的思想阵地。永城农村围绕在党组织身边的群众多了,信教搞迷信的人少了‌‌”。文章举例称,永城市邵庄村贫困户郭全灵以前拜佛,受大喇叭工程潜移默化的影响,已将家里的佛像全部换成‌‌“伟人像‌‌”。

另据关注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网媒《寒冬》报道,有知情人透露,2018年4月底,安徽省阜阳市某村的大喇叭被用来鼓动人们抵制全能神教会,接连几天煽动村民‌‌“举报一个人500元(人民币),举报一个聚会点1000元‌‌”。

报导称,密集的宣传攻势后,某村20多名全能神教会信徒被迫停止聚会,外来聚会的基督徒甚至因村民的严密监视,一度无法进村。

农村大喇叭再度被重用,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局安装大喇叭还是出于同一目的,‌‌“强化洗脑,强化政权对基层的控制‌‌”,这意味着‌‌“党试图将它自己的意愿强加于民众,无论他们想不想听‌‌”。

另有网络评论人士将大喇叭工程和德国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为每个德国家庭发收音机,要求每天收听纳粹宣传的做法相比,两者差异在于:这些大喇叭关不掉。

许多网民抱怨大喇叭广播动辄半小时以上,音量大到连耳朵都被震疼,戴耳塞都没用。一名中国网友留言透露,大喇叭每天的广播很吵,有几位回乡过年的青年想把喇叭拆了,却被警告如果拆毁就得坐牢。有网友相信,大喇叭对人们行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认为是政府在强制洗脑。

‌‌“快乐星期天‌‌”

高音大喇叭除了可政令宣导外,也是新活动‌‌“快乐星期天‌‌”的工具。据《寒冬》获得河南省商丘市12个政府部门在2018年9月下发的名为‌‌“《睢阳区开展‌‌‘快乐星期天’主题活动的实施意见》的通知‌‌”的文件,内文要求最大程度发挥‌‌“乡村大喇叭‌‌”的作用,宣传党的宗教政策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以限制宗教信仰。

‌‌“快乐星期天‌‌”活动是在每个星期天上午及重大宗教节日,官方举办活动以‌‌“占领农村思想阵地‌‌”。《寒冬》报导指出,这是中共当局要通过舞蹈、拔河比赛等娱乐活动与宗教争夺群众,形容这活动是‌‌“灵魂争夺战‌‌”。

在上述官方通知文件中提到,12个相关政府部门分别负责各自的项目,对社会不同层面开办各种活动,让人们无法参加宗教活动。其中,民宗委负责开展在宗教场所升挂国旗活动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宗教场所活动,以‌‌“提高信教群众的国家意识,(让他们意识到)信仰宗教也不能背叛党和国家‌‌”。

报导以河南省为例,指在去年11月11日,星期天上午10点,河南省寺庄坪村基督徒正在做礼拜时,当地村委会组织村民在教堂外敲锣打鼓,举办‌‌“快乐星期天‌‌”活动。

村支书当众宣告:‌‌“以后星期天都可以来这里娱乐,跟信神的人争争‌‌‘地盘’!‌‌”他一边宣布这场活动,一边给打鼓的村民一人发一包香烟,在场群众也得到水果糖作为参加活动的奖励。

大喇叭与‌‌“快乐星期天‌‌”这类洗脑活动的组合,近期在中国多地出现,但据中国官媒消息,新疆多年前已采用此作法。

2014年11月,新疆日报网发表一篇名为《农村活动多了宗教氛围淡了》的报导,介绍新和县当局投入资金400余万元人民币新建、扩建村级文化活动室68个、农家文化大院110个,新建文化大礼堂2个,更新改造176套农村大喇叭。当地频繁举办各类比赛和文艺演出活动,以达到‌‌“用现代文化淡化宗教氛围‌‌”的目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