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婚姻中的这三个字 比“我爱你”重要10000倍

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感情,无关财富,年龄和容颜,到头来都是两个人的小事,是在每一个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不惧风浪和未知,陪我一起,千山万水也翻越,对抗全世界也不怕,一定要给我的独一份的安定。

总以为婚姻中最万能的情话,莫过于轻声细语地来一句,“我爱你”。

后来经历了柴米油盐的洗礼,感受过岁月如梭的考验,才发现“我爱你”在一地鸡毛的生活面前,竟然可以如此无力。

太容易说出的话,极致浪漫,也并不专属于你。

婚姻中真正引领我们相伴到老,抵得过流年,打败得了琐屑,恰恰是我们最不以为意的,简简单单的那句话——“有我在”。

世间多少的相伴到老,说到底不过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

作为千万粉丝心里的偶像,梁家辉却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模范丈夫。

无论走到哪里,都要紧紧牵着夫人江嘉年的手,十指相扣,三十年如一日,从未松开。

镜头里的江嘉年,人到中年,身材走样,早已年老色衰,人们觉得不值,“她配不上你啊”。

梁家辉听了只是笑笑,从不在乎外人的眼光。

每年结婚纪念日,他都像小迷弟一样,双手为太太送上价值不菲的钻石戒指,众人眼里不堪的江嘉年,永远是自己手心那个要宠着爱着的小女孩。

“我太太年轻时是个漂亮的女孩,她在我心目中越来越美了,有时我会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看她两眼。”

江嘉年在梁家辉最一穷二白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嫁给他。

梁家辉被封杀,落魄到要靠摆摊维持生计的时候,她说,放心,我陪你。

梁家辉被黑帮带走,性命攸关的时候,她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和黑社会老大谈判,她隔空告诉他,别怕,有我在。

得救后的梁家辉湿了眼眶,为这一句“有我在”,从此风雨无阻三十年,我只深爱你一人。

遇到你之前,我是一座孤岛,你的陪伴赠予了我无与伦比的盔甲。

我可以一个人活得独立坚强,但我更深的幸福因为有你,我可以偶尔脆弱,不故作坚强。

当我疲惫至极,想放下一切重负,不再独自面对这世界的兵荒马乱的时候,身后有一双手,扶着我,守护我,及时出现在我身边,那么不经意的一句“有我在”,胜过千言万语。

每每读起杨绛先生的《我们仨》,都感触倍深。

所谓幸福,大抵就是他们在一起的样子,相伴60余年,没红过眼,没吵过架,柴米油盐怎么看都是美如蜜糖的。

人人都羡慕这样的感情,以为是才子佳人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却不知道婚姻并不会因为才华就简单多少,尤其是碰上钱钟书这样的“生活白痴”,什么都不会做,还总是闯祸。

杨绛生产住院的时候,钱钟书一个人过日子。

今天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弄脏了,隔天又把台灯砸了,再一次来,门也被他弄坏了。

跟他这样的人过日子应该很头痛吧,杨绛不这么觉得,她总是轻轻地说,“不要紧,我会洗"。

“墨水呀!”

“墨水也能洗。”

他每天到医院探望,苦着脸来,听了杨绛的话,就会笑逐颜开,再放心的回去。

一次又一次,他对杨绛说的“不要紧”深信不疑,几十年如烟如云,钱钟书每一次的一地鸡毛,杨绛都能云淡风轻地打发,再扎一把漂亮的鸡毛掸子,送给他。

杨绛小心呵护着钱钟书这份童真的笨拙,钱钟书在杨绛这里任性地做了60年孩子,从此一生,心里只有杨绛一人。

70岁时还要写动心的情书给杨绛:

“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从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从青丝到白发,他们的爱没有被时间磨灭了温存,反而在岁月的沉淀下愈加浓烈而醇厚,这是最好的爱情,也是最好的婚姻。

爱有千般模样,但幸福总是格外相似,因为“有你在,就心安。”

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感情,无关财富,年龄和容颜,到头来都是两个人的小事,是在每一个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不惧风浪和未知,陪我一起,千山万水也翻越,对抗全世界也不怕,一定要给我的独一份的安定。

这是发自内心的笃定和坚持,“有我在,别怕”。

“我爱你”这样的字眼大抵是会随着时间褪色的,它太虚空,太飘渺,就像玫瑰和蜡烛会带来一时的欢愉,却无法抵抗婚姻的那些脆弱时刻。

张小娴说: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别人,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让她失望,在她脆弱的时候没有扶她一把。

总会慢慢知道,煲汤比甜言蜜语温暖,拥抱比海誓山盟甜蜜,一句“有我在”,那份日日陪伴的心安,可以让我们见过了婚姻的不堪,也依然甘之如饴,去白头,赴余生。

如此,即使时光流转,岁月匆匆,也可以初心不变,互道一声: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新浪看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