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三都县偿债困境凸显中国地方债问题日益严重

中国农村贫困地区三都县的建设热潮草草落幕,留下尚未完工的项目,以及一批来自中国一些最富裕地区的愤怒的投资者。

在最近冬季的一个工作日,上海等地私募基金公司的投资者和代表来到贵州深度贫困县三都。在从高铁站乘坐出租车,沿途经过一些未完工的建筑和一尊巨大的金色雕像——一个骑在马背上的人后,他们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要求还款。三都县位于中国南方腹地,当地数万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美元。

三都县政府支持的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蹇世伟称:“我们同情投资者,但是现在没钱。”这家投资公司借了人民币数亿元用于该地区的开发。

三都县的僵局是中国日益严重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一个缩影。在全国各地,为实现经济繁荣,地方政府及其2,000多家融资公司积累了数万亿美元债务,从追求更高回报的富裕投资者手中获得了融资。如今这些债务陆续到期,而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中国政府对风险融资加以控制,再加上债务规模庞大,这些因素导致债务偿还困难重重,并牵累一些投资者。

左图为中国各省(含自治区和直辖市)债务与GDP的比值;右图为私募基金规模季度数据。

在与投资者摊牌后,三都县在本月的农历新年假期前夕匆忙支付了部分逾期债务的利息。不过投资者和产品经纪人估计,三都县政府及其所属企业今年还需偿还人民币20亿元(合2.976亿美元)债务,接近该县年度财政收入的三倍。

一家工厂的所有人兼该批违约产品的投资者之一Jiang Xiaqiu称,三都县有自己的问题,但也不能怪他们。他表示,这是整个金融体系以及私募基金业监管不力的问题。他通过一只北京的私募基金购买了三都县人民币160万元的债务,该产品宣传的年回报率是9%。

官方数据显示,三都县2017年的政府债务总额为人民币37.3亿元。该县宣传部副部长吴茂华对这些债务的细节不予置评。一些经济学家、分析师和专家表示,上述债务总额不包括政府支持的投资公司最近的借款,这些借款中包括从私募基金处获得的表外融资。

吴茂华说,该县正致力于解决债务问题,他指出,政府已向一些投资者支付了拖欠的款项。他表示,可以看到政府非常努力。

为了大举借债,三都县转向了私募基金,比如Jiang所投资的那只。此类基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数量已超过7.4万只,是五年前总量的近十倍。独立经纪人和财富顾问向富裕客户推广这些基金。Jiang说,经纪人把她介绍给了这个产品的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以及地方政府其他融资渠道的激增,使得经济学家和北京方面难以追踪这些借款的总规模。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地方和中央政府债务余额为人民币29.95万亿元(合4.457万亿美元),约占经济总量的36%。

据政府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经济学家张明称,到2017年地方政府隐形债务总量也接近上述规模,达到人民币23.6万亿元。他表示,若考虑到这部分隐性债务,政府债务总额就相当于经济总值的67%。但有些地方的负债比例要比这一全国平均值高得多,如试图赶上经济发展趋势的欠发达地区,而且张明的估计并未囊括所有借款,尤其是涉及银行渠道以外私募基金的借款。

根据官方数据,贵州南部的三都水族自治县,过去10年大部分时间里基础设施投资每年都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张明估计,当地政府的债务水平达到了当地生产总值的120%。

在出台改造棚户区、促进旅游业、提高当地收入的宏伟计划之际,三都县转向了与私募基金、地方金融交易所等合作的经纪机构。一份支持三都高铁站道路工程建设的计划书大肆宣扬了贵州的快速增长,描绘了田园诗般的山村景象,并提供高达10%的年回报率。《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现,有七款产品由私募公司打包并出售给投资者或在当地金融交易所出售。其中某些产品中是由三都的投资公司在2016年代表政府进行的融资,而在此之前中央政府已经下令禁止这种操作。

之后,三都当时的县委书记在一起行贿受贿调查中被解职,这些大规模项目的债务也开始到期。三都县去年9月第一次出现债务逾期,令很多投资者措手不及。

由于中国法院没有对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公司执行判决的权力,Jiang和其他投资者知道他们必须与三都县官员当面对质才能获得偿付,于是他们开始调查三都县的财政状况。

一些人震惊地发现三都县很穷:该县2017年收入总计为人民币7.123亿元,与大城市的收入相比微乎其微。他们也对三都县的建设规模和烂尾项目的数量感到震惊。

在追讨欠债的过程中,一些人参观了一个废弃的体育场、一个有赛马跑道的奥运规模运动中心,还有一座看起来像是未完工的罗马竞技场的建筑,里面有水泥拱组成的同心圆。一座集酒店、圆形剧场和室内篮球场于一体的综合设施满是灰尘和雨水,建筑工人抱怨被欠薪。

图为一处未完工的建筑,外型类似于罗马斗兽场。三都县的官员并不清楚政府将把该建筑作何用途。

三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吴茂华对具体项目不予置评。他表示,人口约4万的三都县目前专注于脱贫这一国家重点。2020年前三都县的目标是消除贫困,该县2017年的贫困发生率为17%。按照政府的界定,贫困指的是每日生活费在95美分以下。

希望收回本金的投资者发现自己基本陷入困境。官员们将他们中的一些人分流到不同的办公室,试图减少一个会议室里的人数,在这间会议室中,上述投资公司副总经理蹇世伟难以应对众多投资者。

一位来自该省省会的投资者表示:“我们被你们这些家伙们害死了。”另一位投资者问:“你们就不能勒紧裤腰带还钱吗?”蹇世伟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看着他的两部手机。

来自上海的私募基金经理Liu Min通过将其产品出售给高净值客户为该县筹集了一大笔资金。在与两位低级别官员举行了徒劳无果的商谈后,身穿白色外套、背着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包的Liu来到三都县党委书记的办公室,但她也没有得到明确回答,只能先离开。

几天后,她收到了一笔人民币50万元(约合7.44万美元的)的转账汇款,随后在1月又有人民币70万元到账,偿还了逾期未付的利息。至于她公司将于3月到期的人民币2,000万元本金,她预计要被迫推迟还款。

她表示:“我猜他们会希望我们跟我们的客户讨论延期还款问题,他们真的没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