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怡:不再听你废话 直接开枪

林郑上场后,全速推动“HK is China”,但又要虚伪地宣称香港“成功实行一国两制”。美国现在就像那部庄园主警告中国游客要远离野熊的短片那样,不再听你的废话,一于根据现实判断,直接鸣枪。

在中国经济急速下行、中美贸易谈判明显向美国跪低的情况下,按正常的思维,中国应该会珍惜香港这个“白手套”,至少表面上放松对香港的干预,显示实行一国两制的诚意,以降低美国对中国利用香港避税和进口高科技产品的戒心。但情况显然相反,中央直接向特区政府下公函要求把属于香港内部事务的执行《社团条例》的事向中央报告,提出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把香港融为一个中国城市,特府又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只要中国认为是罪犯,居香港者就会送到大陆受审。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一党专政的官僚体制下,不同系统的主管只会执行自己部门的政策和原则,不会考虑整体利益或对其他部门的影响。而知识不广、理性不强、喜怒无常的高层领导人通常都会有一种社会心理学称之为“个案思维”(Compartmentalization)的思考方式,特点是:从来只考虑对单一事件要采取的措施,而没有联系到这种措施是否与其他的政策措施相抵触。

比如当年要争取台湾接受一国两制时,就说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是对台湾的“率先垂范”,但当香港主权到手后就不再只是“换一面旗,换一个总督”啦,而是样样都忍不住插手,根本不会顾到什么“率先垂范”。思考中美贸易问题,只考虑如何让美国得到利益,如何让美国满意,而不会考虑在美国对中国越来越警惕的情况下,如何善用香港这个“白手套”。

处理香港问题,是不同个案,于是有不同思维。对囊中物有权用尽:大湾区规划和《逃犯条例》修订都是依循重一国轻两制的政策思路。个案思维只会思考大湾区利用香港独立关税区之利,而不会考虑美国把香港和大陆城市一体对待之弊。

但是,见多识广又有智库、国会和严密决策系统的美国,决策者并不是一些缺氧的“个案思维”头脑,在作出对中国实行遏制的战略改变后,就是全方位、各部门的意志。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去年中确实说过,“一国两制成功,令中国在经济发展上变得更多元,有利外国人在中港投资,同时进行学术、文化等不同领域的交流”,并表示“对此我保持乐观”。那是美国对华政策没有明确大改变之前。去年底美国国会报告,指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不复从前,建议美国商务部检讨是否继续将香港和中国视为两个独立关税区。前天唐伟康接受访问时就说,尤其在2018年,中国对香港施加压力,令香港政治空间收窄,将来或进一步影响营商环境,相信委员会的下一份报告将更严厉。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表示某些草拟内容和方式,或影响美国与香港的双边协议。

倘若美国和其他与香港订有相互引渡协议的国家,纷纷因香港修订《逃犯条例》而搁置协议,那就意味在香港居住或营商,都会与在大陆居住或营商有相同的风险。

林郑上场后,全速推动“HK is China”,但又要虚伪地宣称香港“成功实行一国两制”。美国现在就像那部庄园主警告中国游客要远离野熊的短片那样,不再听你的废话,一于根据现实判断,直接鸣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