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国民企面对的最大“老赖”

央企比民企更有先天优势和资金底气,民企无法与其平等竞争。

2月25日,中共国新办召开例行记者会表示,第一阶段全国政府部门、大型国有企业共清偿民营企业账款超过人民币1,600亿元。

去年12月有陆媒实地采访报导称,一般民企对上报被拖欠的账款是谨慎而且顾虑的,如果把欠款实际金额如实报相关部门,担心会得罪官方,其后果小则接不到单。所以就如同很多的其他数据一样,现在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民企对官方拖欠账款忍气吞声,不敢如实申报数字,自然不敢按照合同向政府或央企国企催收欠款,也就更不可能通过司法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就算真有提告的,如浙江万鑫装饰公司,在常州中标的一个政府工程被拖欠了1亿元左右,公司法人代表告诉记者:“我们已委托了京衡律所在常州打官司,走法律程式快5年了。”

以这家公司为例,这1亿欠款不能回收,粗估5年利息损失上千万,如果影响正常现金流,势必还要通过各种成本极高的融资管道去借钱周转,包括所谓的“三角债”,这也就是不仅政府和国央企拖欠民企的账款,民企也因此而拖欠其他民企的账款,如此恶性循环形成了民企间大量的相互拖欠。

所以媒体经常报导,中国民营企业很多死在了三角债务上,事实上,不是政府和国央企赖账,不会拖垮这么多民营企业。这情况也像每逢年节的讨薪高峰期,绝大部分中小民企发不出薪水给员工,追本溯源也是受到官方欠钱不还所累。

现在中共官方宣清欠1,600亿元,民企实际承受的欠款之苦远大于此。值得注意的还有,官方只说了结清欠款,并没有说明是以什么方式清欠,也就是如果不是以现金,是以承兑汇票等工具,那就不无变相的前清后欠,甚至再生兑付风险。

去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战,美方关切的一个核心议题是中共补贴国企发展产业政策的不公平竞争,不仅其他国家企业,其实中国民企也深受其害。

2008年的四万亿大水漫灌,得到大量银行贷款的国央企资金盆满钵溢,而融资难、融资贵的民企倒下一批。2010年下半年开始,一方面是国央企放贷套利分红,另一方面是中小企钱荒阵亡一批。2012年爆发了“央企金融化之乱”,中石化等国央企非法放高利贷,而接高利贷的民企又一批死了。

现在据报央企与民企在执行合同近700万份,金额超过10万亿元,而目前清理出欠款仅1,116亿元。发改委数据显示,辽宁省政府拖欠民营企业案30件共欠账8,681.1万元。即辽宁一家省政府30件就欠了8千多万,这还不包括无从统计的省属国企欠款。换句话说,不被政府部门和国央企拖欠账款,能够按时收回账款,一批民企不会周转不灵而倒闭。

这些因“讨债难”而死的民企不知其数。但可以看看赖账的人怎么说。工信部官员说:“在前一阶段工作中,中央企业做了表率,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他们不讲条件、不讲代价,首先把拖欠民营企业的欠款先清了”。国资委官员说:“中央企业的清欠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功”。还有发改委官员置评地方政府结清欠款时说:“为民营企业挽回重大经济损失”。只能说这些中共官员确实异于正常人的心理素质,才能说得出这些变态的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