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袁斌:王林清 这个“窃贼”不寻常!

童年正逢文革,只有八个样板戏可看,许多片段至今记忆犹新。其中之一便是《沙家浜‧智斗》中刁德一与胡传魁和阿庆嫂的对唱。记得胡传魁向刁德一介绍完阿庆嫂的来历后,刁德一紧接着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这个女人不寻常”!看完政法委调查组关于王林清盗窃最高法卷宗的报告后,我脑子里立马也蹦出一句:“这个窃贼不寻常。”

确实不寻常!不寻常在哪里呢?

首先是作案方式不寻常。

正常的窃贼行窃时不是先把监控搞坏,就是千方百计避开监控,原因很简单:监控会将窃贼的行为记录在案,当着监控行窃等于自寻死路。但王林清与正常的窃贼不同,按调查组的说法,他是2016年11月25日23时许来到办公室,将该案临时装订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带回家中的。内行人都知道,上诉到最高法的案件,一审法院要把全部案卷上送,再简单的案子怎么也有十几个卷宗。王林清明知道自己办公室门口外和走廊尽头都有监控,把这么多卷宗带出办公室,自然会被记录在案,可他事前既没想办法让监控失灵,作案时也没避开监控,而是堂而皇之的在监控之下进入办公室,又带着盗窃的大量卷宗离开办公室。更重要的是,盗走了卷宗后他竟然还主动要求领导调取监控摄像查看。这寻常吗?!

其次是作案心态不寻常。

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窃贼作案后都会想方设法掩盖被他盗走的东西已经失窃的迹象。因为没人知道有东西失窃,当然就没人知道有人行窃;一旦有人知道有东西失窃,他们可能就会追查,窃贼就可能露出马脚。但王林清的心态却完全是反过来的,你看他盗走了卷宗后,大有一付别人不知道誓不罢休的架势,不但不千方百计掩盖卷宗失窃的情况,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单位领导反映,一次反映没结果,接着再反映,仍没结果,他干脆通过崔永元直接捅到网上去,以致酿成了轰动社会的热点事件,最后让自己也暴露了。这寻常吗?!

第三是作案结果不寻常。

按调查组的说法,王林清行窃的目的无非两个:一是“藏匿案卷材料、给单位制造麻烦”;二是“影响案件继续审理工作”,使“凯奇莱案”的新合议庭承办人“不能顺利进行后续工作,最终迫使单位让其继续担任承办人。”但王林清所作所为的结果却适得其反。其一,他持之以恒的将卷宗失窃的情况公之于众,结果导致自己最后不得不“认罪”,这哪是“给单位制造麻烦”,分明是在给自己制造麻烦!其二,按调查组的说法,王林清在盗窃案卷材料时是经过挑选的,“将单位不能复制或者没有备份的都留在办公室文件柜中”,只拿走了法庭已有备份的部分,因此这“不能影响案件继续审理”。也就是说,王林清虽然想要“阻止案件继续审理”,但为此所干的事却“不能影响案件继续审理”。这些寻常吗?

第四是作案后运气不寻常。

对于任何一个窃贼而言,当着监控行窃都无异于自寻死路,可王林清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你看他,不但主动向领导反映卷宗失窃的情况,而且还急吼吼的让领导调看了监控录像,结果呢?一干领导居然都没发现卷宗失窃了,更不要说发现是他盗走的了。也就是说,要没有调查组,王林清至今还将是一身清白。这寻常吗?

但最后我想问调查组一句的是:这些不寻常可能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