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政治退潮经济增长 华尔街日报赞川普“挽救了美国经济”

二年前,当川普要推出税改方案时,进步派主流经济学家们嘲笑“除非你相信长牙齿的仙女和荒谬的供给方经济学,否则税制改革就不会带来任何区别。”然而,事实证明,税改和放松管制这些供给侧改革的措施是有效的。《华尔街日报》周五(2月28日),更罕见发表编委会文章,称赞川普税改和放松管制政策“拯救了美国经济”。

川普的减税和放松管制带来了美国经济高增长

二年前,当川普要推出税改方案时,进步派主流经济学家们嘲笑“除非你相信长牙齿的仙女和荒谬的供给方经济学,否则税制改革就不会带来任何区别。”然而,事实证明,税改和放松管制这些供给侧改革的措施是有效的。《华尔街日报》周五(2月28日),更罕见发表编委会文章,称赞川普税改和放松管制政策“拯救了美国经济”。

华尔街日报的这篇编辑部文章主题目为《谢谢你,税务改革》,副题是“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对2018年的增长预测是正确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不是。”前者是川普的首席经济学家,而后者是前总统奥巴马和克林顿的顾问。

“当政治家们走开时,美国经济是一个巨大的繁荣引擎,而且要寻找证据就看看眼前的周四发表的第四季度增长报告”。文章开篇引述美国商务部2月28日发布的美国GPD季度报告,称“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晰,商业投资转向更高的档位,挽救了美国经济。税制改革和放松管制,鞠躬。”

白宫首席经济学家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

美国的GDP主要构成包括个人消费、私人国内投资(也称商业投资,包括:非住宅投资和住宅投资)、政府投资和净进出口。其中个人消费占主导,2016年占比69%,个人投资占比17%,政府消费和投资占比17.4%,货物服务净出口-3.4%(美国是逆差大国)。

最近三年美国的GDP增长率及主要部分的增长率见下表,可以清晰的看出,2018年与奥巴马执政时期的2016年相比,商业投资(Nonresidential Investment)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它项目基本持平,而当年GDP增长率则从1.6%到2.9%,提高了81%。

美国2016-2018年GDP构成表,最近3年,数据来源:华尔街,希望之声翻译

2018年的GDP增长率2.9%,这是2015年以来最好的成绩。“在去年的12月金融市场恐慌之后,第四季度的增长率2.6%,高于预期,并且内部优于顶线”。

然后,更重要的是结构发生了变化,成功实现了增长主要动力的转换。

文章从GDP构成分析,认为现在的增长与2016年相比,并非外界说的政府赤字扩大造成的:“消费者支出略有下降,但仍然强劲。政府支出的增长可以忽略不计—虽然对于赤字引导的’需求’繁荣的说法如此之多。”

实际上,现在的经济增长是由更健康的商业投资造成的:“最好的消息是商业投资,对GDP增长贡献了0.69个百分点。这比看起来更好,因为其中住房投资减去了0.14。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房屋现在已经持平或恶化,但这可能是一线希望。”

美国的私人国内投资(商业投资)由住宅投资和非住宅投资构成,最近两年与2016年相比,住宅投资明显下降,三年增长率分别为6.5%,3.3%,-0.2%,这意味着“现在的扩张并非标志着不断上涨的房价(编者注:2008年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似乎如此),也就是说,增长不是由不可持续的住房建设推动的。如果利率不会继续上升,并且假设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房地产市场应该恢复适度增长。”

美国的非住宅商业投资,包括三大部分:设备与软件投资,非住宅结构投资,企业库存变化。现在年增长率7%的增长,意味着“现在是通过提高生产和劳动生产率实现更健康的增长”。这种增长,将会形成良性循环:“工资增长随之而来,扩张能够建立在自身之上。第四季度储蓄率上升。”

最近三年的投资增长率里面的构成,资本投资(非住宅投资)和住宅投资的此消彼长,则更显示出增长的日益健康和可以持续。川普当政的二年时间,投资增长的主动力,实现了从住宅到转换非住宅投资即资本投资的成功转换。其中,2016年住房和消费支出增长率高达6.5%,这“帮助了经济避免衰退,但扩张已经疲惫,需要资本投资来解围“。而2017年到来,资本投资年增长率从基本停滞的0.5%,增加到2017年的5%,“这有助于抵消住房投资的下降”,这种趋势到了“2018年加速(增长率7%),当时住房增长为负(-0.2%)”。

编委会文章进一步问,“那么2017年有什么变化?”政府变了,从奥巴马政府变成了川普政府,这“带来了一个重大的政策转变,特别是结束了无所畏惧的监管和对业务的骚扰。放松管制,减少了导致企业推迟或减少投资的政治不确定性”。

“税制改革于2018年到来,取消了世界上最高企业税率的拦路石(编者注:中国可能更高吧?),并邀请公司汇回国外的利润。投资回升几乎与白宫首席经济学家凯文∙哈塞特所预测的一样。他预计,2018年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长率将上升3.1%,而确实,当季度的增长率恰好为3.1%。”

哈塞特先生在2017年税收改革辩论的热潮中做出了这些预测,并受到进步经济学家们的嘲笑。一个挑战来自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顾问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他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除非“你相信长牙齿的仙女和荒谬的供给方经济学”,否则川普的税制改革就没有任何区别。

当哈塞特先生回过头来捍卫税收提案时,萨默斯先生说:“我自豪地宣称这是不诚实,无能和荒谬的组合。”

《华尔街日报》编委会称“还有其他的讽刺性的说法,但我们是富有同情心的保守派”。

《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也敏感的认识到这是供给学派和现代凯恩斯主义者的区别。供给学派相信减税和减少政府管制,会增加企业利润和个人消费,最终会带来税收增加和减少赤字,代表人物是里根政府时期的经济学家拉弗等,拉弗也是川普的经济顾问。而凯恩斯主义信奉赤字财政、政府干预经济、由政府出资修建工程给国民提供就业机会,从而增加消费、促使经济繁荣。

今天,全世界大部分政府是凯恩斯主义的实践者。而民主党目前提出的高福利和高税收(桑德斯提出恢复高达70%的富人收入税),实际上也是凯恩斯主义的变种。

2016年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参议员桑德斯,目前再次提出给富人高额征税

文章称:“现代凯恩斯主义者们,已经开始相信税率和监管瓶颈与增长无关。这给了像哈塞特先生这样的经济学家成为决政策制定者的优势,因为他们既关注经济需求,又关注更多投资和工作所带来的供给。”

编委会文章结尾,虽然对于川普的关税政策和美联储的利率政策有些担心,但是,对于川普的减税和降低管制的效果,还是给予了充分肯定:

“唐纳德∙川普的关税政策继续成为投资和增长的风险,而美联储则是一张百搭卡(wild card,编者注:竞技牌中的百搭卡)。但过去两年的证据是,放松管制和税收改革刺激了私人资本投资—-正当长期的扩张需要它来避免经济衰退的时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