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李决策失误或致经济脱轨 川习会有变数 去年20%北美公司遭中企窃密

中华民国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表示,从川金会结局看,美中贸易谈判依然存在很大变数。中共窃取知识产权是美中贸易谈判核心问题之一,但一直得不到解决。美媒调查显示,去年有五分之一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遭到中国企业盗取。在美国贸易战的冲击下,中国经济加快了下滑速度,有经济学家表示,若增速跌破6,恐怕再也难以挽回经济的颓势。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共政府领导层就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存在分歧,中共决策的失误成为另一风险,或正在误导中国经济脱离轨道。

美中贸易谈判变数犹存

谢金河:美中协议恐不如川普所说的乐观

台湾《自由时报》3月1日报道,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在脸书发文表示,这次川金二次会破局,朝鲜没端出美国想要的全面废核承诺,美国也不愿解除对朝鲜的经济制裁,看来朝鲜经济发展还要再等等。

川普当金正恩面表示,此时是朝鲜全面开放、发展经济的最佳时机,但金正恩把核武看成命根子,不能随便拿出来交易。

谢金河称赞川普,没有为了连任虚应一个美朝和平协议,完全是以国家利益为考量,这很值得肯定。

谢金河还表示,从美朝回到各自利益考量来看,下个美中贸易协议,恐怕不如川普所说的那么乐观。

去年五分之一北美公司技术遭中资公司窃取

与美朝关系相比,美中关系涉及面更加广泛,更加复杂。中共不像朝鲜那样封闭,近年来一改“韬光养晦”的策略,向全球扩张,盗窃了大量美国技术。中共窃取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移,成为美中贸易战的核心争议之一。

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CNBC》于2月7日至2月22日,对《CNBC》全球财务长(CFO)委员会54个委员会成员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有五分之一的北美公司表示,中国公司在2018年窃取了他们的知识产权。不到三分之一的北美公司称,中国公司在过去10年中的某些时候,偷了公司的知识产权。

《CNBC》全球CFO委员会,成员包含了世界上不少大型公共和私营公司,总共管理的资产市值约5万亿美元。

整体而言,认为知识产权在去年遭中国公司窃取的公司,占21.7%;认为知识产权在过去2到5年遭中国公司窃取的公司,占4.3%;认为知识产权在过去6到10年遭中国公司窃取的公司,占4.3%,而有69.9%的公司财务长表示,不确定或不知道公司的知识产权是否遭中国公司窃取。

《CNBC》指出,近年来,发生过知识产权盗窃案的知名公司,包括苹果、IBM和通用电气等。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发言人也称,虽然没有按国家排名的确切商业机密窃取统计,但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所有类型的知识产权窃盗侵权者,且中国公民也最常遭美国法院起诉商业机密盗窃。

至于美中贸易谈判,美国虽然暂缓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提高关税,且有消息称美中可能在本月的美中峰会期间签署贸易协议,美国贸易代表莱特西泽仍表示,他要一份能确切落实的协议,能让中国履行深入改革国家导向型经济的承诺,尤其在知识产保障、技术强迫转让等领域。

经济学家:若不能“保6”恐挽不回经济

通过不公平贸易和盗窃他国技术,中国经济尽管取得一些发展,但终归不是市场经济,效率低下,积累了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泡沫,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迫在眉睫,经不住美国贸易战的冲击,去年的经济成长速度下滑至近30年来最慢。

中共在下一周将召开其人大、政协“两会”,据《路透》报道,预计主题将围绕经济放缓,祭出更多企业、减税政策,刺激商业及消费市场需求。总理李克强首日便会公布经济成长目标、国防预算、通膨目标等重要数字,预计中共将下调经济成长率。

《路透》报道指出,贸易战的阴影将笼罩此次大会,据消息人士,中国今年设定的经济成长率可能在6%至6.5%,低于2018年的6.5%目标。

上海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中国政府不会接受今年的成长低于6%,因为他们担心会无法挽回放缓趋势。此外,6%以上的成长率才能达成他们‘2010年至2020年GDP翻倍’的长期目标,经济进一步放缓可能会导致更多人失业,并对社会稳定构成威胁。”

中共决策失误致经济脱离轨道

事实上,中共决策层面对贸易战冲击后中国经济形势的严峻,显得有些束手无策,以前在经济下滑时使用的刺激手段,现在却开始失去效用。

《华尔街日报》3月1日报道,2月28日(周四)公布的中国2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降至49.2,为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且连续第三个月处于萎缩区间。中共政府领导层就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存在分歧,这意味着政策失误导致经济增长或市场偏离轨道的可能性上升。

例如,中共决策者对影子银行贷款近期反弹势头的矛盾心理也显而易见。周一,中共银保监会在相关公告中呼吁称,对一部分有较好风险约束基础的金融中介业务,可以推动其实现审慎合规经营。

银保监会还称,结构性去杠杆达到预期目标。不过次日,一位中共央行代表呼吁推进结构性去杠杆。

报道称,鉴于中共中央政府释放出大量相互矛盾的信号,地方监管部门和信贷人员可能推断,最安全的做法是退后并等待政策进一步明朗,这对经济复苏的还很脆弱萌芽来说,可能造成损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