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作弊耳机米粒大小?这都是作弊界的常规操作了

古往今来,考试作弊始终是一种屡禁不止的行为,再严密的组织和检查,也总有人能找到突破口,而科技的进步,无意中也给作弊提供了便利。这两天武汉一起考研作弊案中,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工具之精巧,就令人大开眼界。

根据信息,不法分子用来传递答案的耳机只有米粒大小,做工精细,而信号中继器则伪装成了橡皮擦形状,其表面有一块用于接收文字的液晶屏。至于效果,从报道来看,考场内的考生确实是收到卖家发出的答案了,好在因答案准确率不高,该考生落榜,另一名买家则在考前退却,最终没敢用上这套高科技装备。

不过,如果你留意近几年的时事新闻,就会发现,虽然时代在发展,但作弊工具的花样其实差不多,米粒耳机、橡皮中继器已经是作弊江湖中的标配了。

最早被媒体曝光的微型作弊耳机,可追溯至13年前。2006年《中国青年报》报道了这样一则怪事:武汉四六级考试结束后,医院里出现了不少掏耳朵取耳机的患者,原来是他们购买了用于接收考试答案的微型耳机,这种耳机置入耳道后,需要配合磁铁吸出,不一小心就掉入了耳道深处,考生们不得不寻求医生帮助。

报道中虽没有耳机的图片,但从「直径只有三四毫米」的描述可看出,十几年前作弊耳机的制造工艺已相当成熟。

「米粒耳机」的说法,我们最早找到的是2009年福建东南新闻网的一则报道,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文章中制作作弊工具的公司同样来自武汉。以当时的眼光来看,初代米粒耳机的体积已经够迷你,但和几年后的「升级版」相比,还是略显粗笨。

到了2014年,媒体上出现的米粒耳机外观已经和今天相差无几,橡皮状的接收设备此时也已现身江湖。如此看来,最近几年米粒耳机的「迭代」似有停滞之势,但有可能是信号更清晰、更不容易误入耳道深处吧。

当然,米粒耳机、橡皮接收器只是花样百出的作弊工具的冰山一角,媒体早就盘点过各种突破想象力、堪比间谍装备的作弊工具了。早在 Apple Watch和 Google Class诞生几年前,手表和眼睛就被各路人马轮番改造成高科技产品,主要用途都是隐蔽摄像。

打火机和饮料瓶,都可作为摄像头的藏身之处,皮带也是无线电工具的伪装,这就有点谍战片的味道了。

要说创意,当属2014年轰动一时的 SAT(美国大学入学)亚洲考场作弊案。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枪手们」在先开考的澳大利亚考场参加完考试,随后将答案传给其他地区的考生,2017年的泰国电影《天才枪手》就是根据这一事件改编的。

作弊也不仅仅存在于考试当中,学业的繁重有时候也会逼得学生动起歪心思。前不久就有媒体报道,寒假期间,有家长在孩子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机械臂:

这种被称为「写作机器人」的工具在淘宝上大量售卖,通过对应的软件在电脑上导入书写文本后,再放上一支笔,机器就能模仿使用者的笔迹书写指定内容,因此被一些学生买来当作抄写工具用了。

虽然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不可取,但也引发了关于机械的抄写作业是否有无意义的讨论。

有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作弊工具在升级,但其实翻来覆去也就那些花样,奉劝大家还是不要存侥幸心理的好,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可能赔进自己的大好前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爱范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