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感知政权危机来临 让军队“打仗指挥棒立起来”

习近平要防范的重大风险中,政治安全列为首位,历来作为政权保障的军队真实状况引关注。

近期习近平突然召集中共省级党政军一把手开会,特别强调防范多个领域的重大风险,以及把“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有美媒称,这次会似乎是为传达一种令人焦虑的紧迫感而精心安排的。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共政权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依靠军队来维持其政权。然而,中共的军队状况又是如何呢?

感知危机来临习近平让军队“打仗指挥棒立起来”

1月21日,中共举行省级党政军一把手“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习近平在讲话中特别强调防范政治、经济、社会和科技等多个领域的重大风险,以及把“政治安全”放在了第一位。

美国纽约时报2月25日报导说,“…这次会似乎是为传达一种令人焦虑的紧迫感而精心安排的。习近平对官员说,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

就在1月4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上表示,当前正面临“各种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增多”,全军“要强化忧患意识、危机意识、打仗意识,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工作”。并签署了中央军委2019年1号军令,发布全军开训动员令,强调“要把备战打仗指挥棒立起来”,“确保一旦有事能快速有效应对”。

2月11日,中共新华社消息称,中共军队军事训练监察试行条例(试行)近日正式发布。“条例”要求贯彻习近平的强军思想及从严治军,聚焦备战打仗。

英媒BBC2月1日刊发评论文章说,中共在新的一年里,对重大风险的警觉性骤然升高。这表明中共高层直接感受到了危机或许就在眼前。

退伍军人沦为维稳对象使中共政权或陷险境

美国之音2月26日报导称,海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共政权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依靠军队来维持其政权。然而中国大陆退役军人的遭遇却有可能使中国大陆军人瞻念前途不寒而栗,从而使军心涣散,使中共政权陷入危险境地。

报导称,由于退伍军人各种福利待遇问题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来回被踢球,得不到实施,近十年来,各地退伍军人不断举行大规模维权抗议和到北京上访。抗议政府腐败和官僚主义导致他们得不到应有的法定待遇。而众多维权退伍军人被冠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一些政府官员还警告说,退伍军人抗议活动有国内外敌对势力参与。

报导还称,据信退役军人问题也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心目中的重大风险之一。

2018年4月16日,中共“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在北京挂牌成立。今年2月26日,中共国家退役军人服务中心成立,官方称主要承担退役军人信访接待、权益保障等事务。

希望之声电台引述分析认为,这些都是为当局维稳而做出的紧急安排。“就从退伍军人的内部收集相关信息,看谁是领头、带头的”,“(实际上)就是维稳,相当于一个新的、做为专门对付退伍军人的维稳机构。”

大陆青年宁愿“自残”也不愿当兵

让中共纠结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军队面临“征兵难”的问题。

2017年2月15日,中共军报发文《拒绝和逃避兵役者应受惩戒》,指中国大陆有些青年,想方设法逃避兵役义务,如:扎耳眼、文身、装听不见、看不清、站不直等等。

青年拒服兵役案例逐年增多,并从经济发达地区向中西部扩散。2017年1月25日,中共军报曾报导,上海、浙江、江苏、湖北、福建等沿海地区都曾发生过青年以绝食等办法拒绝服完兵役的现象,而且屡禁不止。

福建民主维权人士游明磊亦曾对自由亚洲电台分析称,在1989年“六四”以后,“越来越多人看到军人不是国家人民的军人,而是共产党的军人,他们不是保护老百姓的,是为了保护共产党利益的。所以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去当兵,除了一些农村的年轻人,为了摆脱贫困状况,可能愿意去当兵。”

对于大陆青年不愿意当兵现象,海外中国问题专家庞钟接受《看中国》记者釆访时称:中共军队既然是党军,军队的设计不是对付外来的敌人,而主要是对付人民。他举例说:“1989年的六四,军队在天安门广场镇压的是学生;大陆当今大量被爆出的无辜民众被活摘器官的罪行中,军队医院和军医扮演着主要的角色,主刀手基本上都是聘请的军医。”

网上一篇题为“现在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服兵役甚至自残逃避兵役”的文章称,“一个国家,青年参军热情是否高涨、军人权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兵员征集系统是否高效完备,直接决定着军事力量的强弱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而中国大陆退伍军人权益长期以来得不到有效保障并作为维稳对象,这或许是大陆青年人不愿当兵另一个重要原因。

该文还称,年轻人不愿意当兵的真正原因是中共军队太腐败,这样的部队不能保家卫国,让官二代富二代去当兵吧。

军中卖官黑幕深重习执政期“在网银上支付”买官体制照旧

中共军队腐败惊人,2013年1月,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就把“共军”列入腐败“高风险级”,中共军队腐败堪称世界任何军队之最。

2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因犯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与房峰辉同时被捕的前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上将张阳,2017年11月23日在家中自缢身亡,有知情人士透露,涉及张阳案的共有40多人,目前均遭调查。据称,张阳外号叫“张麻袋”,背靠着徐才厚,在广州军区任职期间,谁想跟他买官,至少得装一麻袋的钱,才可能见到张阳。

BBC2017年11月29日报导称,张阳因为涉及徐才厚、郭伯雄案而受到调查。

香港《太阳报》2016年1月27日指,所有师团以上军官要想晋升,都得向徐才厚的党羽总政系统的将军们送钱、物、工程和美女,这些操盘手又向徐才厚输送利益,形成遍布全军的卖官敛财网。

因中共军队实行“双首长”制度,晋升将军级、校级,要徐才厚和郭伯雄共同签字同意,郭伯雄因此也收受大量“钱财”。

中共官媒曾报导,郭伯雄之子、原浙江省委军区司令员郭正钢曾扬言,军队半数高级将领为其父提拔。

2016年1月9日,有署名“总政治部知情干部”的文章揭露中共军中买官卖官黑幕,称在徐、郭二人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全军上下跑官买官成风,“千军万马”(指军职干部标价千万元人民币)、“百万雄师”(指师职干部标价百万元人民币)成为军内人人皆知的潜规则,团、营、连层层明码标价,军心涣散,全心用在请客送礼、搞关系拉选票上。

港媒文章指,尽管徐、郭倒台,中共军中已存在的卖官体制及网络仍然在运作,习近平现在沿用的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等制度设计本身就潜藏问题。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网》2018年6月16日也指称,中共军队高层被揭出来群体性腐烂。中共军队在江泽民时期已腐败不堪。军队从当兵、提干到转业,到边防部队走私军火,走私产品和守矿山等,处处腐败,腐败导致军队战斗力虚弱,经商致使军队军心涣散。徐才厚、郭伯雄执掌军队近20年,全军上下贪腐成风,军队几乎烂掉。

庞钟对《看中国》说,反腐中揪出来的所有中共军队的高官相信的就是金钱和利益,官都是买来的,指挥能力可想而知。

美国之音2月21日报导,长期研究中国军队的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全球防务问题专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表示,习近平早已意识到腐败对中国大陆军队战斗力的危害。随着中共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海卷入冲突或发生擦枪走火事件几率的上升,腐败将严重制约共军“能打仗、打胜仗”的能力。

中共色情治军糜烂风气冲毁军队士气

另一个使中共军队丧志的是中共色情治军糜烂整个部队。

2018年11月14日中共发布涉及军队内部招待所的新规,称军队招待所将会内部留用为主。而军队招待所以及衍生的军人俱乐部之类,在中共建政后就涉及色情化问题,到了江泽民主政时期,军中色情业发达,招待所更是成为淫乱窝点。

大陆《澎湃新闻》2015年11月23日摘录当时新出版的《见证: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京西宾馆那些年那些事》一书所披露,涉及的军人俱乐部,提到各类舞会。与此前官媒曝光的中南海舞会色情化内幕有所关联。

中共建政后,中共领导人和中央办公厅机关都搬进了中南海,举办舞会,一周两次。中共军方最高级的军人俱乐部、招待所,包括京西宾馆这类中共顶级秘密场所,也是选择地点之一。

最早是从各部队文工团临时抽调人伴舞。公安部门认为不安全,1953年,从各兵种和大军区,抽调几十人成立了“中南海文工团”。

江泽民掌军时期,为了拉拢军心以保军权,以腐败、色情治国、治军,以致军队贪腐日益猖獗。

《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军方有很多档次不同的俱乐部、招待所、疗养院、渡假村,都争先恐后地给高官提供声色犬马、寻欢作乐的场所。仅1995年总参三部属下就有15间娱乐场,编制外招聘476名“六陪”女郎。这种糜烂的风气已经严重影响了军队的士气。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更发生了女青年被奸污后自杀的事件。

这些色情场所大多是江泽民当军委主席后兴建的。还分特级、高级、次高级三个档次,天天“客满”。特级的、高级的军人俱乐部,还配备医务所,并有高资历的军医服务,还配备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机。

工作人员则全部是未婚女青年,经过“政审”从军警文工团、军警卫生学校、中小城市党政机关中挑选出来,再经过文化、文艺、礼仪、社交等培训过的。

而江泽民更是带头淫乱,自己最宠的情妇宋祖英也来自军中。江的军中代言人徐才厚、郭伯雄等亲信落马后更是爆大量情色丑闻。

2016年6月16日,中国大陆作家杨恒均在其微博上发表一篇博文爆料称,一次饭局上,一位将军讲述了还是大校军衔时发生的一件事:中共后勤部曾以“首长太辛苦”为由,决定给每位“首长”从江浙一带挑选一名20岁左右的女服务员在“首长”办公室“端茶倒水”。这名将军称当时他就反对,为此还得罪了“大领导”,但后勤部照样到江南“选妃”,包括郭伯雄、徐才厚两位在内的十几位“那个级别的首长”,每人配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而安排给郭、徐二人的女服务员,最终一位“肚子大了”,另一位从“徐首长”的车库拖了差不多一车钱回家了。

2016年4月5日,港媒《东方日报》报导称,郭伯雄虽年逾70,却依然十分好色,私生活毫不检点。反腐调查人员曾在其位于北京、西安、济南、珠海等地住所中,搜出五百多只色情光盘、一百二十多本色情杂志以及九本假护照。另有传郭长期包养十几名情妇,凡被他看上的,都会由徐才厚调入部队的文工团,再由其包养,极尽荒淫。而且,郭、徐二人均曾透过“军中妖姬”汤灿,拉拢大批军、政两界的高官。

有分析称,中共色情治军,糜烂堕落冲毁了军队士气,这样的军队不打自败。

能否打胜仗习近平心中无底夜不能寐

在习近平签署命令发布军事训练监察条例,强调备战打仗的同期,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就习近平所面临的内部与外部的挑战举行了一个听证会。

美国之音2月12日的报导称,美国陆军退役中校、独立军事分析师布拉斯克(Dennis Blasko)在作证时称,习近平对军队能否打仗和打胜仗心中无底,因而夜不能寐。

布拉斯克表示,大量公开来源的证据表明中共高层领导人意识到军队在作战与指挥能力方面存在重大缺陷。

据自由亚洲2016年8月15日报导,由俄罗斯国防部举办的“2016国际军事比赛”中,中方96B坦克在俄罗斯参加国际坦克大赛时不但出现打出了三发炮弹全脱靶的记录,甚至还跑丢了一个负重轮。俄罗斯现场解说员直呼“中共的坦克散架子了!怎么搞得?去年掉链子,今年掉轮子……”96B坦克在此前两年出的各种故障,也均被俄媒体纷纷翻出来报道。

而在“国际军事比赛-2018”结束后,中共军事网站坦承,在坦克高射机枪的射击中,中国队连续多次脱靶。

庞钟对《看中国》说:一党专政的军体制无法成为一个职业化的军队,缺乏战斗力:“当一个军队的军官用30%到40%的服役时间,去从事政治学习唱歌等活动的话,这个军队就不能成为一个职业化军队。”

前情报官布拉斯克还表示,尽管中共“共军”不断获得新的武器装备和技术来最大规模的结构性改革,但对军队进行的评估显示,习近平对军队的作战能力缺乏信心以及军方的教育与培训制度未能使指战员为战争做好准备。

以航母为例,据悉中共建有三艘航母而前两艘只能作科研试验。

2018年9月5日针对全球14国海军现役的42艘航空母舰进行调查,评选出全球七艘最差的现役航母,中共首艘航母辽宁号排名第一。报导解释说,该航母原本是一艘以改造“赌场”为名从乌克兰购入的二手货。

2018年6月,辽宁号航母的改造和首艘国产航母设计建造者、时任中船重工总经理孙波突然落马。此前有媒体分析,两航母均被发现质量问题。

据自由亚洲2018年11月26日报导,中共官方新华社通过微信公众号首次承认中共第三艘新型航母已经在船台上“有序建造”。

台湾军事评论人士吕礼诗本表示,无论是“辽宁”号,还是“山东”号,主要用于训练。未来中共会发展实战型航母,新建航母仍未具备核动力装备。

2019年2月2日美国之音报导,美国海军将再添两艘福特级核动力航母。

韩国《中央日报》2018年5月11日报导,中共海军与美国海军相比,航母运营技术也还不成熟。

美国海军从20世纪40年代初开始就在太平洋战争中运营过航母。其后的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空袭等,美军都参加过很多实战。然而,中共对于航母运营基本处于起步阶段,战斗零经验。除此之外,中美航母上承载的战斗机功能差异也非常大,中共航母的护卫潜艇暂时还处于未组建完全的阶段。

德国《商报》指,中共航母技术还很落后,“只要一日中共航母舰队还未在大洋游弋,中共就仍是个‘穿短裤’的世界强国”。

购买俄武器中共军队及将领遭美制裁震惊中南海

为了拥有世界最先进武器,2017年中共军队向俄国购买了价值30亿美元最先进的高精密S-400防空飞弹系统,该系统能够发射巡弋飞弹和战术弹道飞弹,一次最多可追踪且打击300个目标,最高可达27公里。

2018年1月初,一艘运载着中共军方购买的高精密S-400防空飞弹系统(S-400 Triumf)的俄罗斯货船,在英吉利海峡遭遇到强烈风暴,船进了水,使得那些飞弹设备及零件严重受损而折返。随后有外媒披露,甚至还有部分的飞弹坠入深海中。

BBC报导称,今年2月18日,负责俄国武器出口的俄罗斯技术集团总裁切梅佐夫(Sergey Chemezov)证实此事件。

正是因购买俄罗斯武器,美国对中共军队装备发展部以其部长李尚福实施了制裁。

2018年9月20日,美国国务院与财政部同时宣布对中共军队装备发展部以及部长李尚福实施制裁,冻结军备部以及李尚福在美国司法管辖区的资产,并限制透过美国金融体系进入全球金融市场,冻结其任何资产与利益,也禁止对其发放美国签证。

这是美国首次引用《以制裁反制美国敌人法案》(CAATSA)对购买俄罗斯武器的中共国进行制裁。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分析说:“对中共而言,装备发展部负责军队全部装备,包括对外采购。这一制裁让全世界没有国家再能卖武器装备给中共,连维修配件都不行,因为国际贸易必须通过金融机构转账。”

横河还分析说:“美国这次的制裁无论是对中共整体还是高层个人都是极大震慑,超过以往所有制裁。”

庞钟对《看中国》说:“中共领导人对军队的作战能力缺乏信心的根本是害怕中共随时会迅速解体。像中共这样一个危机四伏,腐败滥透失去民心军心的政权,一旦风吹草动内部江泽民派系就想趁机夺权,习派想要自保,更多的人想要推翻中共,共产政权很可能倾刻崩溃。今年又是民间盛传的逢九必乱年头,习近平怎么能睡得着呢

中央社刊文表示,中共历史上遇到尾数是9的年份,往往会出现一些大事件,2019年的到来也令坊间“逢九必乱”之说再起。中共已陷入内忧外患之中,中国或面临着百年未有的巨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