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世才:白狼要盼共产党“解放”台湾

更可笑的则是白狼,抬着棺材抗议,但抗议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还无厘头地说中国解放军打过来,他要到前线去“跪求和平”。有没有搞错?这不就是去投降,迎接解放军吗?这个白狼,根本不知道台湾和中国之间的问题,是自由民主价值和中国共产极权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之争。

中国如果要以武力打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在立法院接受国民党立委赖士葆假设性质询时表示:“生为台湾人,我有一颗保护国家的决心,就算只剩一支扫帚,我也会跟敌人周旋到底。”这番义正辞严,保家卫国与敌人周旋到底的话,国小学生都听得懂,但却被国民党立委赖士葆、白狼、洪孟凯、王育敏等断章取义,要台湾体贴中国的猖狂,逆来顺受,不要“拿扫帚去抵抗中共侵略”,要和平顺服。真是奇文共赏,屁话也要听。

谁都听得出来行政院长的话中之意是希望和平,但也不容许台湾被侵略。一旦中国武力侵犯台湾,台湾就要有奋战到底的决心,就算只剩下一支扫帚,也要抵抗中国的侵略。但国民党的立法委员赖士葆,明明受过高等教育,但遇到中国问题就变得好像白痴,断章取义的反复把自己包装成和平使者,好像苏贞昌院长只会逞凶斗狠,自己才是和平鸽,阉割了质询提问中国武力犯台要怎么办这个题目。

中国的和平就是殖民台湾

为什么国小学生都知道行政院长苏贞昌说“就算只剩下一支扫帚,也要抵抗中国的侵略”的意义是保家卫国,是对抗侵略的决心,但堂堂国民党籍的立法委员却听不懂呢?其实谁都看得出来,赖士葆是在装笨,他其实并没有把心放在想要和行政院长对话上,而是借着质询在强调国民党“两岸一家,和平协议”的主张,根本上罔顾自己提问“中国武力攻打台湾”的质询前提,还故意忽略中国所要的和平,不是彼此尊重的和平,而是文攻武吓,霸占台湾主权之后的被殖民。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洪孟凯,在电视政论节目的发言也是借着扫帚说扭曲行政院长苏贞昌的本意。其中最令人难受的是根本不管中共成天对台湾的敌意,只想推销国民党的亲中,无视于国家的利益高于政党的利益。虽然有其他来宾以了解他是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的立场做缓冲,但狭隘的政党立场让人无法苟同。

还有个国民党不分区立法委员王育敏,借着苏贞昌院长的决心捍卫台湾,倒果为因,不指责中国欺人太甚,反倒说台湾不该有捍卫主权的动作,因而引发中国的不满而发生战争。还大勒勒的好像很疼惜农民,其实在藉农产品出卖台湾的主权。难怪把苏院长、外交部长气得七窍生烟。苏揆还反呛王育敏,中国破坏台海现状,以武力威胁台湾,台湾却什么都不能做,照王育敏委员的意思,是不是等着要投降。

更可笑的则是白狼,抬着棺材抗议,但抗议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还无厘头地说中国解放军打过来,他要到前线去“跪求和平”。有没有搞错?这不就是去投降,迎接解放军吗?这个白狼,根本不知道台湾和中国之间的问题,是自由民主价值和中国共产极权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之争。还故意扭曲行政院长苏贞昌保台湾主权的抵抗侵略决心,自己硬是凑上一脚,果然如其所愿,差点一头埋进棺材,成全他愿意牺牲生命完成两岸和平愿望。

中国威逼台湾,不是出言恐吓,渗透颠覆,就是大军压境。国家遭受中国文攻武吓欺负,有国家意识,有血性的台湾人起而抵抗中国威胁,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可是,就有人只会耍嘴皮子,嘴巴说和平骗台湾人,但所谓的台海和平,不是台湾和中国彼此尊重,平等对待的和平。而是押着中华民国政府官员屈膝,向中国讨饶投降的和平,真是可恨。

这些不要台湾民主,一心只想投入中国共产社会的“一党专政”投降派,自己买张机票移民中国也就罢了。可是,这些人还要指手画脚指挥台湾人不可以“抵抗中国”,明白指出只有投降才可以和中国做生意。他们看准了有些台湾人还真的是“有饭吃,叫你声爷爷都没问题”心态,以若要做中国生意为条件,台湾人就得要低声下气当奴才,把国家的主权当讨价还价的生意经。这样的人格品行,本身就不配当台湾人。这些被殖民教育成“只要有得吃,灵魂也可抛”的二等国民,其实也真可怜又可悲。

更可悲的是,当中国不再含糊,中国自认为现在已有信心直接统战台湾,不再假国民党之手,因而戳破国民党所对台湾人宣传“九二共识,是一国两制”的两岸平等地位假象,直接打脸中国国民党,将台湾与中国的斗争,拉上更高台阶到国共内战中共已经完胜的层次。中国国民党的成员,在听到中共已经消灭中华民国,现在的中国,名称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时候,国民党人不只没有人敢向中国共产党提出反驳,为自己在台湾这么多年来骗台湾人的谎言,以及中华民国已经被消灭的中共说法稍做辩驳。台湾的赖士葆们,反而还在黑白颠倒讲,配合习近平倡议的“和平协议”,还以耻笑苏贞昌保卫台湾的决心为得计,一心要让台海议题跑不出中共主导的国内化。更自我嘲笑国军的战备能力只有扫帚等级,借机削弱台湾人的心防和防卫能量,为中国的武力犯台找合理性。这种出卖台湾的行为,不知廉耻到这个地步,真是人神共愤。

这种只想拉着流氓国家的手,逼迫台湾善良百姓顺服的这些人,很像社会上的流氓胁迫善良百姓,旁边的第三者因害怕流氓的淫威,不敢出声帮助善良百姓也就算了,为了想要赶快息事宁人,反而帮助流氓威胁善良百姓,就听流氓的话好了,损失点没关系,免得自己遭受池鱼之殃。顺便还可讨好流氓,看看能不能从旁捡到一点好处。想一想,台湾有这样假和平的人,真是可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