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再教育成血汗劳工 释放后仍失自由 新疆受害者揭中共恶政

阿维含(Gulzira Auelkhan)以及其女儿都曾遭到中共拘禁,并於去年10月释放后转送至同一所工厂。根据她的说法,实际薪水不到300元人民币,工厂甚至强迫阿维含等人签下1年的合约,「否则将被送回『再教育营』」。

中共官方所称位於新疆的「再教育营」,向来饱受外界批评,除许多逃往海外的维吾尔人公开质疑中共进行虐待、洗脑教育、非法拘禁以外,又传出被释放的穆斯林「学员」遭转送至军事化管理的血汗工厂,仅给予低于基本薪资的报酬,被迫从事高强度的劳动。

人权组织表示,中国境内将受迫害的少数民族送进血汗工厂压榨并不罕见,至少有1家国际企业因这项不人道的行为,决定停止与中国的合作。图为女性劳工於新疆昌吉的医用织物制造工厂劳动。

综合外媒报导,根据中共官方所称,「新疆再教育职训营」,是以打击恐怖主义及分裂主义为目的。然而根据被释放的无辜穆斯林民众说法,他们并没有获得自由,多数被远端监控、拘禁于住所,或者遭转送军事化管理的血汗工厂,以每月低於基本薪资的报酬,被强迫从事高强度的劳动工作。

哈萨克裔的伊撒那利(Tursynzhan Isanali)作证指出,他的妻子阿维含(Gulzira Auelkhan)以及女儿都曾遭到中共拘禁,并于去年10月释放后转送至同一所工厂。根据他的说法,该工厂原承诺每月将会支付600元人民币,但实际薪水却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工厂甚至於12月28日强迫阿维含等人签下1年的合约,「否则将被送回营地」。

阿维含向媒体描述她於「再教育」机构的经历,说明她在两个不同的营地待了15个月後,与数百位「同学」遭遣送至新疆伊宁市的手套工厂。虽然在工厂只能工作没有行动自由,但相较于营中淋浴超过2分钟即遭管理者攻击的生活,已经好了很多。她说:「我们每天集体从宿舍被带至3公里外的工厂,直到放工才被带回来。」

阿维含表示,中共所谓「再教育职训中心」会教授他们一项职业技能,然后要他们工作三个月。她于手套工厂劳动了近2个月,只领到共计320元人民币,而中共官方数据显示,新疆每月平均最低薪资是820元人民币。这项消息在阿维含与丈夫联络之後数日,登上国际新闻,阿维含随即遭到释放,得以逃归哈萨克,但他们两个女儿在当时却仍困於新疆,直到近日才得以团聚。

据联合国统计,新疆全域遭监禁於所谓「再教育职训中心」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已逾百万,多数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或吉尔吉斯族。人权组织表示,中国境内将受迫害的少数民族送进血汗工厂压榨并不罕见,至少有1家国际企业因这项不人道的行为,决定停止与中国的合作。

哈萨克政府积极响应中共「一带一路」计划,以求石油产业发展。其外交人员皆刻意避免公开提及新疆「再教育营」,唯哈萨克外交部曾于去年12月表示,中共「出于善意」批准逾2000名哈萨克裔人士前往哈萨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自由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