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邝志良:中国经济不稳 失业添忧

中国去年第四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录得自2009年以来最差增长幅度,仅6.4%,全年计增长6.6%,更为1990年后最低水平,中国经济下行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随着中美贸易争端的不稳定仍存在,欧美市场需求未见明显上扬, 大陆劳动成本升及外资加速撤出等因素困扰。今年1月4日,人民银行再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

央行自去年起连续四次定向降准,释放资金支持实体经济。不过,去年12月 大陆官方公布的制造业PMI却只有49.4,为2016年2月后最低,降准成效实在差强人意。

人行称,这一次降准将可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力度。如果新增资金能真正流向中小民企,笔者并不完全反对进一步降准。由于中小民企一直是创造就业的主要环节,而效率和盈利率都比国企为高,对正在下调的中国经济应可有提振作用。

然而,若新资金一如以往,流向回报率偏低项目,不但对经济增长和制造就业的帮助不大,甚至推高不断上升的坏帐比率和馀额。

自中国在2008年推出4万亿元刺激方案,及后并多次放松银根, 大陆银行的坏帐比率已由2009年的1.58%上升至2015年的1.67%,至去年第3季更急升至1.87%。同期,坏帐馀额由2009年的4,973亿元升至2015年的12,744亿元,去年第3季更已冲破2万亿元,达20,322亿元。

笔者曾多次提出,经济增长下调而坏帐比率和馀额双升的情况下,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便令人忧虑。中国在去杠杆和保增长的两目标已令央行和经济决策者陷入两难境地,面对经济增长萎缩,去杠杆实在困难,但增加流动性又似乎未能有效提振经济,甚至为金融系统带来不稳。在两难中,相信中央会选择暂缓去杠杆,增加流动性以保就业。

虽然 大陆城镇失业率从去年第3季的3.82%降至3.8%,而平均城镇失业率在2002至2018年均保持4.09%水平,但值得留意是,每年皆有农民工在城市失业,回乡创业或寻找职位。据农业部数字,去年底就有740万人回乡创业。

关键是, 大陆目前仍没统计农村失业率数字,未能反映农民工回流创业和就业的实际情况。虽然 大陆城镇失业率至去年底仍保持平稳,但已有迹象显示经济下调,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已放缓。

先前苹果公司(Apple Inc.)的中国销售情况欠佳,iPhone订单减少,导致富士康等手机厂要减产裁员。有报道指,裁员潮已蔓延至二线手机厂,如锤子科技、金立亦先后被传因陷入财困而要裁员。虽然现时裁员潮只集中在个别行业,但当经济进一步疲弱,更多生产环节必受到影响。

细心观察,去年政治局会议把就业列为“六稳”之首(其馀五稳是稳金融、外贸、外资、投资、预期),而中央已下达指令,要求有关部门加快研究企业降低社保费率实施方案,并要求提高创业贷款额度,个人贷款额升至15万元,而小微企业则增至300万元。

由此可见,中央对就业问题风险的高度重视,失业问题在今年下半年或更明显,中央的举措绝对不是过虑,而是要预早作出逆周期的措施。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及经济学教授邝志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