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社会主义在美国怎么成了个事呢:方伟揭出惊天秘闻

图为2月5日川普总统在国会进行国情咨文演讲中。

社会主义在美国怎么成了个事呢:方伟揭出惊天秘闻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的华人读者会注意到在媒体里经常看到关于社会主义话题的新闻,特别是川普总统首先放话说“美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接着副总统彭斯也这么说,共和党大会和保守派大会也这么说。难道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领头羊美国有被赤化的危险吗?怎么社会主义会在美国成了个事呢?本台《美国史话》制片人方伟先生讲给您听一个惊天秘闻。

先说一下民主党的“绿色新政”——挽救地球

关于最近热谈的美国社会主义问题,我们先从纽约的一个29岁的女招待说起。她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时候,一举掀翻了民主党的资深大佬,一跃而成了国会众议员。她的名字叫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美国媒体对她简称为“AOC”)。

科特兹上任后,在2月4日推出一个“绿色新政”(The Green New Deal),她是借用了罗斯福总统(执政期1933-1945)在大萧条(1929-1933)时用的“新政”的名字,因为针对大萧条,罗斯福总统的药方就是政府花钱,大搞基本建设,给失业工人提供就业和工作,让他们能够养家糊口,就是政府花钱提供工作。

现在的“绿色新政”针对的主要问题,第一就是“全球暖化”的问题。当然,说全球暖化,你看寒流又要来了,前几个星期也有寒流。说“全球暖化”已经说不过去了,后来“全球暖化”支持者就把它改叫做“气候变迁。现在媒体中看到“气候变迁”的说法其前身就是“全球暖化”,因为“全球变暖”说不通了,如果地球要是越变越暖,怎么会到处还有冰冻得要命的天气啊?创纪录的冰冻啊。

“绿色新政”就是针对全球暖化的问题,它的解决办法是在10年之内,把美国烧汽油的车子都换掉,不能烧油了,都改成电动的、风能的、太阳能的。这怎么改呢?国家花钱,10年之内全国总动员,挽救地球,或者说至少挽救地球上的美国这一块吧。这是“绿色新政”第一最主要的政纲。

“绿色新政”的根据是“只有12年时间可以挽救地球了”

科特兹自己引用不知道哪个“科学家”的话说,我们只有12年的时间可以挽救地球了,不然12年以后,我们就再也挽救不了地球啦,那时地球会进入一个无法挽回的灾难。

从现在起12年是2031年,大家都记住2031年吧,看看到时候地球是不是万劫不复了。

“绿色新政”其他政纲:公费医疗、公费教育、国家分配工作

“绿色新政”的其它政纲就是国家出面保障一些东西,比如说保障工作机会,你要是找不到工作的话,政府给你工作;保障住房;保障高等教育;保障健康保险;保障福利;一直到儿童看护等等保障很多东西,人的生活基本条件都保障了,连工作、住房都由政府来提供保障。

政府还要拥有很多公司、企业的股份。刚才说了,绿色新政就是国家拿大笔钱出来花在各种建设上,那么国家就要拥有很多的企业、公司的股份了,就成了国有企业了。

有的人听到这么说会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吗?这不是挺好吗?

我们的很多听众朋友、读者朋友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我们把“绿色新政”的话翻译成中国大陆的语言,那就叫做国有化,或者说部分企业国有化,还有公费医疗、公费教育。如果不是单位分住房的话,那就是政府分住房,政府给人人分配工作,你不用找工作了,给你分配工作。大学毕业后,单位领导给你分配工作,系里给你分配工作,自己没有工作可找,分给你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中国大陆出来的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绿色新政”执行需要93万亿美元

根据美国的国会预算,一个估算,要把这个“绿色新政”按照这位科特兹女士的方式做下来的话,要花93万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整个美国每年的GDP不到20万亿,也就是说4年半多的美国GDP都拿出来干这个事,就可以把能源都换过来,可以提供上面说到的那些保障,就是这么个规模。

将近5年的美国GDP,换一个说法就是,每一个美国人,大人小孩都算上,每个人10年里要出6万美元,来做这件事情,这个绿色新政才能够得到执行。但是关键问题是“绿色新政”能否会在10年里带来上面提到那些的福利呢?还得另说。

近80%的国会民主党议员支持“绿色新政”

美国国会里有接近80%的民主党国会议员都支持这个提案。在美国投入2020年总统竞选的前4位民主党领跑者都支持“绿色新政”。首先是加州旧金山的国会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第二个是佛蒙特州的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接着是麻萨诸塞州的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华伦(Elezabeth Warren),还有一个就是新泽西州的国会参议员克里·布克(Cory booker),他们4个都支持“绿色新政”。

在这4个人里,据说贺锦丽和布克属于“很左”,“很左”就是还不算“极左”。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华伦属于“极左”,可以叫做民主党内的社会主义者。也就是说,民主党里不管是极左的还是很左的全都支持这个小女生科特兹的提案。

资深媒体也支持“绿色新政”的原因竟是“反川普”

这些民主党的资深国会议员支持“绿色新政”已经很令人诧异了,可是还有更加令人诧异的。《纽约时报》也发社论支持“绿色新政”。《纽约时报》让人诧异的原因是,“绿色新政”在传统美国人的观念里,就叫做“开玩笑”——把美国搞成一个国家提供一切的国家,美国从来没搞过这名堂;10年之内把汽油全部换掉,所有烧汽油的车子全部换掉,这不是开玩笑吗?80%的民主党国会议员支持,所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领跑者都支持,你会不会觉得是开玩笑啊?可是《纽约时报》的编辑部应该是思维很深邃的,它竟然也发稿支持。

我仔细地看了看,到底《纽约时报》支持“绿色新政”原因在哪儿?我看到基本上就是一句话,川普总统上任之后也不管全球暖化的事,也不管气候变迁的事,就因为这个《纽约时报》就要支持科特兹把这件事情挽回来。至于政策合不合理呢?《纽约时报》说,也有很多缺点,但是就因为川普总统不理睬这个事,所有它就要跳上去支持。

这就变成了民主党整个主体阵营全都支持“绿色新政”的这种局面。

民主党大佬其实对“绿色新政”并不买账

在民主党的一片支持声中,还是有人不支持的,就是民主党原来的大佬不支持。比如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现在的国会众议院议长。有人问她说,你支不支持科特兹的“绿色新政”?她没有正面反对,她的话是这么说的,这种事大家都支持,象这种事情有很多种版本的提案。佩洛西话说到这儿就不多说了,意思是这没有什么稀罕的,大家都会这么说。

另一个民主党大佬级人物是旧金山的国会参议员戴安娜·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关于她的消息还弄得挺轰动的。事情是这样,非常支持“绿色新政“的人出来让每一个国会的民主党众议员、参议员都来支持,于是他们就组织好了,一家一家的进去叫议员们签字。他们手法也蛮硬的,就是说,我选你了,你就得替我签字。一个小学老师带一帮小孩子就来对范士丹讲“绿色新政”,范士丹被他们顶到墙角,然后实在受不了就跟他们说:小朋友们,我这个工作干了30年了,我知道我在干嘛,你不用教训我。说穿了就是这意思,就是我不吃你这一套。后来这个场面的视频被传到网上去,引起了轩然大波。

你发现象佩洛西、范士丹这样老牌的民主党人,她们其实不吃这一套的。可是虽然她们不吃这一套,但是民主党现在最强的声音、最猛的声音就是科特兹这批人。他们能弄到民主党候选人、绝大多数议员都没法不支持他们。因此科特兹说,你们上台不搞,现在我上台了我搞,所以我是老板(I am the boss)。这个29岁、以前是一个端盘子的女招待的新科议员就跟全体民主党说:“我是老板”(I am the boss)。

社会主义成了民主党主体支持的事情怪不怪

小女生科特兹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我们要谈的话题是,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头羊,从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1790)开始进行市场经济的开创性国家。社会主义在这里从来就没有市场,可是今天社会主义成了美国的两大政党之一的民主党的主体人马都支持的事情。这个事情怪不怪呢?

我们很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都有这个感受,台湾朋友可能不见得有这个感受,我们大陆出来的人经历过这些东西,我们才跑到美国来。我们都知道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20世纪人类的一场大试验,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昂贵的试验、最失败的试验。现在居然社会主义跑到美国来了,想让这个老牌的资本主义美国也重新来过一遍吗?这个事情是不是太奇怪啦?

为什么社会主义思潮会在美国抬头呢?我从三个观察角度、三个层面来看这个问题。

第一层:学校不讲关于社会主义的惨痛历史

首先,我说一下去年的一个盖洛普调查:从18岁到29岁有投票权的年轻人中间,51%的人对社会主义有正面的观感,只有45%的人对资本主义有正面的观感。这跟学校教育有关系。

关于美国的学校教育,比如加州,你到网上可以把加州的历史课本搜下来,美国任何一个州的历史课本你几乎都能搜下来。你看历史书里它对20世纪的共产主义的这个大试验是怎么教的,我没有看到它有任何的总结和反思。死掉了1亿7千万人的惨痛历史,从苏联到中国,到古巴、朝鲜、越南、柬埔寨,经济失败得多么惨痛,还有委内瑞拉,最近新闻上报导比较多。

总而言之,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共运史”,所有这些惨痛的历史,在历史书里仅仅是一带而过,就讲一些名词而已,比如,列宁搞了什么什么东西,一带而过,没做任何的总结和反思。甚至于在很多的教科书里头,对社会主义过程还有些正面的描述;相反对于美国的历史,很多的历史书,包括中学历史书,都是说美国搞奴隶制,美国有什么污点等等这些内容。

所以学校历史书是反过来教的,年轻人学出来之后,有一种感觉,就是我可以高高在上,我可以批评美国这个社会,这个社会不够好。但是对社会主义的所有经历,我们华人都很清楚,我们中国大陆的人都很清楚。可是这些美国的孩子们不知道,他们从来就不知道人类经历了这样的惨痛试验。

第二层:社会主义迷魂药——“均贫富”和“免费”

社会主义迷魂药之一:均贫富

第二个层面的观察是,美国的很多民主党人都是年轻人,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都是年轻人,一方面看出学校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另一方面是来自社会主义本身对他们的一种“吸引力”。社会主义就象迷魂药一样,一代一代的迷惑人。因为它打的旗号是社会要公平,贫富不能太悬殊,要“均贫富”,这都是很好听的词。

可是,美国的建国先父,从美国的第一天开始,他们认为公平是个好事,社会应该公平,但是他们讲的是“机会公平”,不是“结果公平”,不是“财富公平”。

比如说,一个小学只收贵族学生,贫民学生不能来,就是机会不均等。一个工作某些人可以申请,另外一些人没法申请,这也是机会不均等。但是如果说,你走路路过一个大房子,你自己只有个小茅屋,而他有大房子,你说,那不行啊,分我一半。这就叫做“结果平等”。要进去分他一半的房子,看到谁比你多,你就要拿过来一半。这是一种我们要的平等吗?

什么叫平等?要仔细地看才能看清楚的,可是很多年轻人他们想不到这么多。

“结果平等”会导致没人创造财富

美国的传统价值里讲的就是“机会平等”,无论你的肤色,你的财富,你的家世,你做什么事情都有同等的机会,这是传统美国人所说的平等。

如果把“社会平等”看成是“结果平等”,那是很可怕的事情。因为“结果平等”的结果是,努力工作的人守不住财富,别人要把你的东西分掉嘛;没有财富的人通过这种方法和政策他可以分到财富,最后导致没有人创造财富了。这就是社会主义一而再,再而三失败的原因。

有一句话叫做“资本主义创造,社会主义白拿”。白拿的社会能长久吗?

社会主义迷魂药之二:免费

社会主义的另外一个迷魂药是什么呢?它老是打着国家提供一切,什么都是免费的,多好!国家给我工作,国家给我房子,国家给我教育。但是想想看,什么叫国家?中国的国家(政府)由7千万公务员组成,美国的是280万公务员组成。这7千万人,这280万人,他们生产什么?他们还是拿纳税人的钱花的,他们什么都不生产。

国家(政府)是没有东西的,国家(政府)是一个官僚机构。大家指望国家(政府)提供一切,那么国家(政府)的东西从哪来呢?它就得去抢,或者说去课税。全部的税都课完之后,就没有人去创造财富了。这就是社会主义迷魂药可怕的地方。

但是这种道理,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在美国有一个说法,20岁的时候如果你不是一个民主党人,你就没有同情心——就是说,你要平等啊,要均贫富啊,穷人应该什么都有啊;到40岁的时候如果你不是一个共和党人,你就没脑子——因为等你年纪大了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人生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说均贫富,人人就会有钱。均贫富的结果是人人都没钱。

第三层:美国共产党的计划——一个惊天秘闻

第三层原因就更深层了,也没人谈这个问题。我们在节目中采访过一个叫柯帝士‧鲍尔斯(Curtis Bowers)的制片人,他讲的故事就是《蚕食美国》(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他所讲的事情,我们跟听众和读者朋友再回顾一下吧。

1990年代前苏联倒台之后,美国共产党出台了一个政策,就是在苏联跟美国正面抗衡失败之后,共产主义还有什么办法。美国共产党所总结出来的就是,美国有三大支柱,不打垮这三大支柱的话,共产主义永远不能取得美国。

这三大支柱是什么呢?第一是美国的自由企业,鼓励人勤劳,创造出财富;第二就是美国的传统家庭,让每个原子家庭都非常的牢固;第三就是美国的宗教信仰。

美国共产党认为,只有把这三个支柱打垮之后,才能够让共产主义有市场。

利用环境保护打垮自由企业

美国共产党针对自由企业的做法是强化环境保护。环境保护,大家都喜欢,环境保护多好啊。

为什么环境保护能把自由企业打垮呢?因为把环境保护推到极端的时候,当你盖个房子有无数的环境法规要达成,你开个企业有无数的条件要满足,你开个汽油车也不行,一定要买个很贵的电动车,等等这些下来之后,一个年轻的企业利润是很薄的,非常容易失败。

80%的企业在前5年都会失败,你稍微给它多加一些负担它就活不下来,所以环境保护推到极端的时候,就会扼杀自由企业,增加它的成本,导致企业不断地失败。

利用女权和同性婚姻打垮传统家庭

美国共产党的另外一招是鼓励女权。其实女权在美国五、六十年代是非常好的,相夫教子,相对其他国家而言是很不错的。但是它硬是要说女人多么受欺负,在家里多么冤,人们要出去,要平等。

鼓励女权,鼓励同性恋,鼓励同性婚姻等等这些方面,这种方式也是推到极端,来达到摧毁传统家庭的目的。

虽然现在社会也接受同性婚姻了,但是如果这些接受久了,传统家庭就会被破坏掉,父亲母亲的概念就会被破坏掉。这种原子家庭,一对父母带着子女,母亲照顾家庭,父亲教育子女,这种传统就没有了,然后其它的各种思潮就会趁虚而入。

通过破坏教会打垮宗教信仰

第三个是针对宗教信仰,共产党的计划就是打入教会,把自己变成牧师,在教会散布进化论,散布同性婚姻这些事情,让教会自己都站不住脚,让教会不成其为教会。

当然除了这几个方面,另外还有就是一些共产党人以各种身份控制学校、控制好莱坞、控制媒体,在学校有意地让孩子们接触不到共产主义真正的试验结果,才会让孩子们变成今天的样子,完全比不上我们中国大陆人对共产主义的基本了解。

传统派认为美国变成现在的样子是有意被设计出来的

这是柯帝士‧鲍尔斯在《蚕食美国》中所记录的,我们给他做过一个很长的专访(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也播出来过。听众朋友、读者朋友可以来判断,他这个看法有没有道理。

美国社会对这个片子有不同看法,左派认为是编造、阴谋;传统派则认为,他们看到确实美国变成这个样子是当初有意被设计出来的。那么往下走,美国社会会怎么样呢?

通过理性的辩论人们会明白也是补上这一课

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么多人拥抱一个听上去让你都会昏倒的“绿色新政”,它能掀起一个全国性的辩论。

我们采访过一个老师,老师说,孩子们相信社会主义,虽然相信社会主义,但是你一旦给他们讲清楚了,他们就很容易变回来,因为他不知道社会主义的那些事情。

所以当这件事情成为一种全国性辩论的时候,真理是容易出现的,容易能够明白的。通过有序的教育,通过理性的辩论,人们会明白,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孩子们也会了解生活的艰苦,创造的不易,人生不是抱怨,不是白要就会有的。

如果民主党一直让左派和极左如此控制他们的主体的话,他们会让自己走入死胡同。

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都在和他们辩论,川普在不断地说他的话,我们的节目也在做,共和党国会众议员丽姿·切尼(Liz Cheney)也在做,美国媒体也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所以,这也是引起美国民众重新关注的机会,让美国人补上他们缺少的关于社会主义的这一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