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两会前中共党媒发文 首次把“低级红”、“高级黑”网络热词写入文中

2017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当天,北京望京地区费家村发生群体抗议事件,有抗议者被警方抓走。(网络截图)

中共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共产党政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党员提出多项要求,其中包括“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低级红”,“高级黑”这类昔日的网络热词写入党的文件中被认为十分罕见,在中国“两会”前发布这个文件更加受到关注。

新华社2月27日发表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共产党政治建设的意见》写道,“要以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

据中共官方“求是网”一篇文章的介绍,“两个维护”指的是“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低级红”、“高级黑”既是网络热词,也是网络新词。北京联合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院长韩强对“低级红”、“高级黑”下的定义是,所谓“低级红”就是“把党的信念和政治主张简单化、庸俗化”,他认为,这其中有些行为是违反常理的,在不少情况下,暗含的也是一种“黑”。韩强认为,“‘高级黑’在语言上可能更讲究技巧,更华丽幽默,甚至有时披着学术的外衣,伪装性更强。”他进一步指出,“高级黑”还表现在“极端化地解读党的理想信念、宗旨、方针政策等”。

外界注意到“意见”这部文件1月31日成文,近一个月之后由新华社在2月27日发布,而四天之后中国的两会就要先后召开。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认为,“意见”此时发布跟两会有关系。

章立凡3月5日对美国之音说:“一个是党建的这个文件,还有一个是关于重大事项请示报告,还有一个现象就是两会前政治局委员述职。去年的述职其实是在两会之后,也就是在修宪之后。我觉得可能主要是没有安全感。”

章立凡表示,从心态层面分析,就是习近平不信任身边的人。因为,不论是低级红还是高级黑,能对他产生影响的只能是体制内的人。

此前,章立凡3月1日在推特发文评论说,“低级红、高级黑的根源是因为政府太专权,导致大家不能正常的说话,而把低级红、高级黑写入党的文件,显示党的自信愈来愈低。”

北京的宪政学者陈永苗认为,中央文件中关于不搞“低级红、高级黑”的提法,主要针对广大网民,特别年轻网民。“现在党的文件可能更多的用意是针对网民。它现在的宣传工作的重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人群,而是转向了网民,特别是青年网民。”

“低级红、高级黑”之间被认为有时存在相辅相成的关系。中国搜狐网《中青评论》栏目昨天(3月4日)刊发署名尤小波的评论文章,题目是“防止‘低级红’,警惕‘高级黑’”。作者在文中认为,“‘低级红’往往会发展到‘高级黑’的阶段”。他列举了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8年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场上发生的“递国旗”事件。当时,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阶段两次受到志愿者“递国旗”的干扰,以5秒之差与冠军失之交臂。事后,有评论指出,别把破坏规则当爱国,也别把爱国当生意。这种在赛场上大搞爱国秀的做法,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更是对爱国主义的亵渎。

北京独立时评人章立凡举例说,高层的一些指令在基层执行的时候就走样,引起社会民众对高层的不满。比如,前年北京推行的驱逐低端人口,就制造了很多民愤,这种极端化的做法就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的例子。

章立凡这个例子指的是2017年12月北京市清理城郊外来人口的事件。当时,北京市有关部门的做法引发了打工民众的不满,有媒体引用一位农民工的话质问习近平,“法律是你制定的,你是国家主席,你指定的法律有什么好处可言?”北京当年清理所谓”低端人口“的做法始于基层政府,最后却怪罪到习近平头上,是典型的“高级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