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何清涟:中美各有难题 贸易战行将收官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从无一国内部政争白热化,主政者能够取得外交成就的先例。更何况,目前川普总统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政争,他与日益左倾、社会主义化的民主党的争议,涉及到美国今后走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道路的意识形态之争。无论从他个人、共和党还是美国的长远利益来看,他都必须暂时结束一切对外争端,集中精力应付2020大选。

美中两国元首敲定,3月27日将在马拉阿歌庄园举行双边贸易协定峰会。其结局已由《华尔街日报》等美媒释放消息:中国提出降低对美国农业、化学和汽车等产品的关税及其他限制;美国则考虑取消大部分甚至全部取消去年开始对中国产品实施的制裁。以上内容,加之中国正在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其中规定不得用行政手段强制外企转让技术,正好坐实本人在《中美贸易战:开战容易收官难》里的分析:中美两国都面临国内难题,有尽快结束贸易战的需要,中国的难题在于经济,美国的难题在于政治,正是美国之难给了中国解难的机会。

中国之困在经济

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在3-9月间实际上已经吃了不少亏,开启了全球产业链重置之进程,中国失业人员大增;经营多年、意在窃取智慧财产权的“千人计划”接近破产,明星人物张首晟自杀,另有20多人被起诉,据说不少“千人计划”的参与者已经悄悄回国,留在美国的也只能按兵不动;华为被美国在全球范围内追剿,该公司金融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面临被美国引流之厄;尤其是在美国经营了几十年才养成的“拥抱熊猫派”不得不偃旗息鼓,不能再为中国在华府开展公开的游说活动……

在有如泰山压顶般的压力下,中国政府一方面采用拖字诀,以期熬过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寄望于民主党获胜后特朗普面临不利局势后,中国能够以较少的损失结束贸易战。中期选举的结果果然不负中国所望,民主党利用桑德斯班底社会主义者整体加入民主党而夺回了众议院,从此特朗普每天在民主党的各种批评与刁难中艰难打拼,面临各种压力,还得准备应付2020总统大选,对中美贸易战就只求迅速解决。

中国高层知道经济乃政权命脉,习近平也知道自己的政治对手正在等着他犯错,比如中国经济陷入绝境,也明白必须给白宫搭架梯子让川普体面下台阶,针对美国要求的金融开放、强制转让技术先后做了政策法规上的调整:2018年4月,中国银保监会公布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有关事项的通知,宣布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明确允许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业务,等等。同时将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比放宽至51%,3年后不再设限。外国银行“吸储”门槛也降至50万元。8月,《外商投资法草案》公布,替代此前的“外资三法”。其中设专章规定今后“不得用行政手段强制转让技术”,包括征收及补偿、智慧财产权保护以及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等的自由转出等规则。提拔了外资信心,本年度外资投资中国增长4成。原来高调宣称要弃中赴美的台商郭台铭最近拟在中国扩大招工。

以上调整,加上承诺多采购美国商品,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都可视为中国为美国总统川普送上一架让其不失体面下来的梯子。

华府国会山硝烟弥漫

早在中美贸易战之初,我就说过,对川普最大的掣肘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内部各利益集团。这一年美国的国内政局,正好坐实了我这预测。

根据美国政治献金观察网站Open Secrets对希拉蕊1999-2014年间募集资金来源的统计,对其贡献最大的几大行业包括法律界、金融、房地产、女权团体。2016年捐赠来源排名第一的是证券和投资公司,额度高达7800万美元,其中包含数个对冲基金、索罗斯旗下的基金都捐赠了千万美元以上的资金。

对于川普开展对华贸易战,美国华尔街为代表的势力(投行业、金融界、跨国公司)基本持反对态度,但民主党却一致同意,原因是一旦开战,受损的首先就是对华出口的美国农业州,这是川普的选民基本盘,失去这些支持,已经对共和党地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选情产生了不利影响;如果持续到2020年大选期间,农业州的怨气,将对民主党更为有利。这是民主党不断发声,不能对中国让步的原因。

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党对川普的政治攻势不断,他提名的卡瓦诺大法官遭遇一桩无法证实的35年前的性骚扰诬告,最后通过FBI调查证其清白;奥巴马留下的所谓“通俄门调查”更是被民主党用来作为一把利剑,时不时声称要以此为由弹劾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之后,更是成了新科民主党议员们口中的热词。这场花了纳税人3500万美元的调查,民主党最后没有浪费这块好钢,将其用在了刀刃上,就在川普已经赶赴河内与金正恩会谈的前一天,民主党突然宣布,次日召开有关通俄门的国会听证会,媒体则捕风捉影,宣布特朗普的前律师科恩将爆出大量“事实”,预测川普即将被弹劾下台。

选在本国总统重要的外交会谈的同一天开听证会,是经过精密测算的:通俄门查了两年多,共花费3500万美元公帑。为了让通俄门案件成立,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在特朗普竞选团队中寻找了数个突破口,罗杰·斯通及其合作人、保守派作家杰罗姆·科尔西均拒绝签署穆勒提出的认罪协议,表示就算坐牢也不会撒谎。科恩则因个人逃税、银行欺诈和竞选资金违规等被抓住把柄,为了换取较轻的处罚,愿意在国会的听证会上公开指责特朗普。穆勒明知科恩并无特朗普“通俄”的证据,但只要科恩愿意抹黑川普,就能起“臭弹”作用。这颗“臭弹”特意选在特金会当天召开并提前放风,其目的只是让北韩与中国产生这种印象:“川普是个弱势总统,随时可被弹劾下台,与他签约并没有什么意义”。结果如民主党所愿,科恩虽然承认没有川普通俄的证据,但却指责他“是个种族主义者、骗子”,“他参选不是为了让美国伟大,而是推销自己”等等。川金会无果而终。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与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茜均对此表示满意,舒默称:“川普总统退出谈判是对的,而非为了吸引关注,和朝方达成一个糟糕的协定。我一直担心,现在总统先生身上的压力这么大,如果要赢谈很可能会出一个不好的结果。”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表示,“鉴于总统先生对朝鲜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的提议,他这么做是对的。”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从无一国内部政争白热化,主政者能够取得外交成就的先例。更何况,目前川普总统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政争,他与日益左倾、社会主义化的民主党的争议,涉及到美国今后走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道路的意识形态之争。无论从他个人、共和党还是美国的长远利益来看,他都必须暂时结束一切对外争端,集中精力应付2020大选。

除了美国民主党及《纽约时报》等媒体趁机指责美国没取得多大的战绩之外,世界各国都在盼望中美贸易战尽快结束,不用再在两国之间选边站队。对美中双方来说,此时罢战都算一种明智的选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