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两会期间 上海两名访民中南海喝药自杀

3月5日下午1时许,上海市访民朱镭和吴炳其诉冤无果,在中南海愤然喝药自杀。图为朱镭在医院救治,神志不清。(受访者提供)

3月5日下午1时许,上海市访民吴炳其和朱镭在北京中南海诉冤无果,愤然喝药自杀。朱镭目前在医院救治,神志不清,吴炳其情况不明。

6日上午近10时许,大纪元记者联通了朱镭的手机,她的丈夫张先生在电话中说,昨天晚上,他接到妻子喝药自杀的消息,连夜坐飞机于今天凌晨1时赶到北京307医院住院部,看到妻子躺在床上神志不清,时醒时昏迷,大夫说已经洗过胃。

对于5日下午发生的事情,张先生称自己未得到任何消息,“我问什么,她不清醒,说不清楚。叫也叫不醒,睁开眼看看,说话颠三倒四。”他说。

张先生说,警察一直派人在医院病房内外看守。北京市公安局3男1女(便衣),将朱镭的2个手机全部拿走,随身背包翻了一遍。

下午4时许,西城分局长安街派出所警察到病房,开了一张“寻衅滋事”拘留单,让夫妻俩签字,张先生说:“我们都不签字,他们说移交上海。”

“这个家,到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和谐社会体现在哪里?法制社会体现在哪里?我们无家可归,走投无路。”张先生声音有些哽咽。

据了解,张先生和妻子是上海闵行区吴泾镇人,2008年1月5日,当地政府未出具任何手续,将其房子强行霸占,至今12年过去了,他们未获得任何赔偿。全家流离失所,生活苦不堪言。

朱镭说,他去当地动迁办找过不下100次,当地官员让他走法律程序,他相信了法律,走入司法程序,结果是,当初打官司的时候要讲法律,官司是赢了,却没有下文了。

2015年8月底,被逼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朱镭开始进京告状,而得到的是9次被拘留和2次被关黑监狱。

张先生说,他的女儿学习非常好,读的是上海顶尖的中学,中考试的时候,就因为家里的事情影响到孩子,本应进到一流的高中,却失之交臂,连老师都不能接受。现在高中老师说,孩子注意力总是分散,这说明家里的事情对孩子影响很大。

他气愤地说,十几年来,他和妻子虽然走完了所有合法途径,但至今问题仍没有解决。“说是和谐社会,为人民服务,在我们家没体现出来,赢了官司,得到是迫害。”“这个社会,我不知道我相信谁了,我只认我娘了,娘是亲的。”

3月5日,另一名自杀的上海访民吴炳其,目前情况不明,记者多次拨打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据民生观察网报导,吴炳其是上海青浦区人,其房屋被三级政府评审认定为危房,被当地政府无故没收,吴炳其被迫走上上访之路,期间多次遭当地“维稳”部门打压迫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