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北上广深教育资源大比拼

在这里,我要做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数据比拼:一线城市的教育资源,谁更充沛,谁更贫瘠。在这里我不准备比较高等教育,我更关注的是基础教育。包括中小学教育和职业教育,毕竟,基础教育,对我“大中国”来说,基础教育奠定的是这个国家的根基,也决定了这个人口大国的未来。

首先我要拿出来比较的,是小学教育。注意,我这里主要是比较两个主要数据:小学生人数和小学教师数。下面的排名分先后,是按照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小学教育资源的充沛程度进行的排名。先后顺序依次是:深圳、广州、北京和上海。

整体而言,深圳和广州的小学教育水平,分分钟秒杀北京和上海。每万人中的小学生人数,以2017年计,深圳是766人,广州是669人;但是一到北京,DUANG,剧烈下降到405人,上海甚至只有323人。在绝对值上,深圳2017年的在校小学生96万,广州97万;北京下降到88万,上海只有78万

北京和上海的在校小学生人数如此之少,是有问题的。要知道这四个城市之间的人口结构并没有太大的差异,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0-14岁儿童的人口占比,深圳为9.84%,广州为11.47%,北京8.60%,上海为8.63%。我估摸着至少到2017年,这些城市的人口结构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应该都还在10%左右浮动。北京上海的总人口远远超过深圳广州近一倍,但是在校小学生的绝对数量却居然显著低于深圳广州,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北京与上海未曾向非本市户籍的常住人口提供足够的学位

没有提供足够的学位,当然也就没有必要配备足够数量的教师。因此2017年深圳每万人中的专职小学教师人数达到40.5人,广州也有37.8人;而北京剧烈下降到24.8人,上海只有22.6人。按这样的比例来说,广深大概可以做到每个适龄儿童都能入学,而北上大概有一半的适龄儿童,只能黯然回乡,作为留守儿童,孤独求学。

小学教育资源如此匮乏,就会衍生出两个乱象。第一,就是所谓的名校盛行。在相对匮乏的教育资源之下,少数富人或者贵人或者富贵人,会去追捧乃至故意。北京和上海因此诞生了很多闻名于中国的小学,这就是名校效应的根本原因。第二个乱象,就是所谓的“学区房”炒作。毕竟买到了学区房,就算读不了名校,但是好歹也有一所学校,可以提供学位,总好过必须回乡做留守儿童。

接下来我们来进行第二个指标的比较,初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这里我先说明一下:小学升初中,在这些地区基本上都是百分百的升学率,毕竟乃是义务教育,教育部门除非不让人家入小学,一旦入学,就必须保证升初中。然而初中之上的教育就不再是义务教育,就有财政上的投入和倾斜问题了。下表依然是按优劣排序,依次是:广州、北京、上海和深圳。

 

以2017年计,广州10.3万初中毕业生,其中5.4万可以考入高中,剩下的4.9万毕业生都能进各种中等职业学校。并且,广州的中职还能向外市的学生提供1.4万的富余学位。广州这种教育资源,就算是非常丰富了,可以确保初中毕业的15岁的小孩子们到18岁之前,都有个地方可以继续读书。

北京的情况相对也不错,2017年8.2万初中毕业生,有5.4万可以进高中,剩下2.8万小孩,被中等职业学校消化掉2.5万,最后只剩下3000小孩没有学位,占比只有4.5%。当然考虑到北京的孩子有出国求学的传统,这三千小孩也可能是就此出国了。

上海那边,2017年的9万初中毕业生,有1.1万没有学位,占比11.9%。上海的孩子出国求学的风气更加浓厚,我估摸着这1.1万上海的孩子中,就此失学的比例也不大。

接下来是深圳。深圳的数据简直不知道怎么评价,2017年8万初中毕业生,有足足3.3万人没有升学学位,占比达到29.5%。你要说深圳有如此之多的学生出国留学去了,这就太扯了,怎么着也有两万多的孩子,就此走上了社会。这意味着选择定居深圳的年轻人,他们的子女有接近3成的可能性,在15岁之后就没书可读了。

综合上面这两组数据,广州是教育资源最为丰富的城市,无论是义务教育还是中等教育,都非常充沛。深圳的表现两极化,义务教育还不错,中等教育就不尽人意了,15岁之后就有3成的失学可能。北京和上海的话,义务教育的普及率非常一般,想拿到一个小学学位困难到异常,当然只要拿到一个学位,基本上就能确保一路读到18岁。

最后,我要说的是,这两组数据摆出来,其实最合适的读者,是这两个城市的教育主管官员。除了广州之外,北上深都有巨大的进步空间,都有很多工作要做。期待北上深的持续进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