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两会维稳 加剧打压 709案律师家属被禁出门

两会前几天开始,人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即遭到当局派人进行谩骂、跟踪,今天更是直接禁止其出门。另有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也遭到监控跟踪。

两会期间,当局派人对人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进行谩骂、跟踪并限制出门。图为跟踪人员。(受访人提供)

两会前几天开始,人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即遭到当局派人进行谩骂、跟踪,今天更是直接禁止其出门。另有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也遭到监控跟踪。

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了解到,3月7日上午,许艳和妈妈一起出门溜达,下楼时,被一群闲杂人员堵在楼梯口,禁止她们出门。

开始时是几个年轻人坐在楼道里,许艳问为什么不让出门?对方回答说,今天肯定不让你出门,要等明天或之后再通知。随后,石景山国保队长陆凯、八角派出所警察都到了,一共有十二三个人。

许艳又问陆凯是因为两会还是余文生案子,陆均否认,并说怕许艳出去见人,做跟她没有关系的事情。陆凯还说,他们接到命令,今天一定不能让出门。

许艳对记者说:“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被安保起来了。”这些人,不仅在楼内外跟踪监控,就连许艳昨天开车去了趟六环,陆凯都知道。

从3月2日开始,许艳家楼下的一平房里,就滞留了一群人,每天对许艳进行拍照、辱骂、跟踪甚至动手打掉许艳的手机。

“他们没有出具证件,也没有法律手续,就是不让我出门。”许艳对自己的人身安全表示担忧,希望外界多给予关注。

余文生律师案至今已有一年多,辩护律师与许艳始终未见到本人。

“我仍然很担心,案子没有任何消息,他是否受到酷刑,我一直在努力奔波,但各个部门一直没有回复,(当局)对我进行打压,传唤、跟踪、辱骂等等,压力比较大。”许艳说:“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法律手续,限制我人身自由出入,看守的人也非常多,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无法改变这种现状,感觉非常无助。”

她表示,自己就是一个妻子为余文生维权,不管怎么难,会继续努力,她呼吁当局应该人道地对待她和她的家庭。

同时,709案被迫害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也遭到跟踪监控。

3月6日,她带着孩子去家附近的图书馆,发现有人跟踪,还用非常难听的话骂她。

原珊珊说,自己对这种行为特别生气,从图书馆回家路过小区监控室时,看到以往监控她和谢燕益的国保都在那里滞留,就质问跟踪的人,对方则称有事找当官的。

6日晚上,她再次出门返家时,看到派出所至少有五六个警察在监控室盯着她进入小区的视频看。

原珊珊说,谢燕益2003年起诉江泽民,从那时起,家人就一直被监控跟踪。她们一家在入住此小区后,小区内每条路上,楼和楼之间都装上了摄像头,当局还专门针对她家装了两个摄像头进行监视。

当局的行为引发民众谴责。有人网络留言认为,监视他人的人,本身就被监控,为私利放弃良心、灵魂,和魔鬼结伴同行。

也有人表示,可悲的是在中共独裁恐怖统治下,包括各阶层的很多大陆人不知道自己被成功洗脑,有了顺从中共的奴性。而那些敢于揭露中共罪恶,追求公平的民众,是了不起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