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教育育儿 > 正文

抱错的孩子 要不要换回来?

我五六岁的时候,以逗小孩为乐的大人,说我不是父母亲生的,是从远方的亲戚家抱来的小孩,我的第一反应是眼圈红了要掉泪,然后憋着脸怒目而视,大人们像看猴戏一样地开心大笑。

晚上追着问母亲,得到母亲再三的保证之后,才沉沉睡去。

睡梦里还在哭闹挣扎,哀求着不要被送回那个不认识的亲生父母家。

1

抱错孩子,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过,因此遭受伤痛的人,也不在少数。

2017年,上海静安区法院受理了一起诉讼,28岁的儿子与父母两人经DNA鉴定,均不存在血缘关系。张女士怀疑28年前医院抱错了小孩,一纸诉状将上海市第一妇婴医院保健院告上法庭。

2007年,香港的李先生验血时发现,父母都是0型血,自己却是AB+型血,而DNA检测结果也证明,李先生与父母并无血缘关系,引发。

2013年,日本一家医院60年前弄错婴儿身份,让男子原本该是资产家继承人的男子,过了一辈子的清贫生活,60年后当事人提出诉讼,法院判处医院赔偿3800万日元(约为224万人民币)。

而在日本,就有这样一部电影,讲述了两个家庭,在得知抱错孩子之后,发生的人生故事。

六岁的庆多,父亲严厉而冷漠,母亲温柔关切。

他学钢琴没有天赋,做学生也不够优秀。

但乖巧懂事的他,仍在父母为他规划的人生里,默默地努力。

做全职太太的母亲绿,把庆多打扮得像一个小王子,在建筑公司的做高管父亲良多,从小接受精英教育,事事都做到优秀,他赚来的钱足够一家人住着都市里的豪华公寓,站在阳台上,就能俯瞰东京的繁华。

父亲良多,除了对儿子的不优秀心存遗憾,一家人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2

突然有一天,医院告诉夫妻俩,庆多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当年医院抱错了小孩,他们的亲生儿子,养在斋木先生家里。

果然,所有庆多的不优秀,似乎都找到了原因,没有血缘关系,就是最科学的解释。

要不要换回孩子,医院说,大部分家庭选择换,良多的父亲说,血缘比什么都重要。

斋木告诉良多,孩子就是时间,要陪伴,而良多回答,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世间有各种各样的父爱,自己的父亲就是如此。

两家的小孩,就这样在大人的安排下,以游戏的名义,开始了在亲生父母家的交换生活。

六岁的庆多,被父亲良多许可,再也不用练习不擅长的钢琴了,再也不用为了成为精英而刻苦努力了。

庆多问父亲,要去多久的时候,良多只是含糊的回答,要完成任务才能回家。

孩子换过来了,而良多继续忙他的工作,被交换过来的亲生儿子琉晴,拿到了一个每日作息清单,要求他学英语、学钢琴、独自睡觉、学习正确拿筷子、喝饮料不准咬吸管……

生性活泼的琉晴,和独自专横的良多,互相看不顺眼,琉晴并不像庆多那样听话好管教,竟然自己搭乘电车,跑回原来的父母家。

苦闷的良多,一方面为管不住孩子而生气,另一方面又觉察到,这个亲生儿子的生性像极了自己,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而另一边,斋木却把大把的时间用来跟亲生儿子亲近,跟他一起洗澡,带他修理玩具,跟他一起游戏,那种温暖动人的烟火气,让这个不算富裕的家庭,充满欢声笑语。

专程跑来斋木家,接亲生儿子回家的良多,在门外叫喊琉晴,庆多听到熟悉的声音,跑到里屋的门边探出头去,他多希望父亲来接的是自己,然而自始至终,父亲并没有提及自己,敏感的孩子钻进了衣橱,这一幕让人心疼。

3

良多是有反思的人,回家后的他,开始学习怎么做父亲,他放下冷漠脸,跟亲生儿子亲近、玩耍,在客厅搭起帐篷,一家人看星空闪烁,在阳台‌‌“钓鱼‌‌”。

似乎故事在这时,快到圆满的结局了,而亲生儿子揉着泪眼,一句不经意的,‌‌“我想回家,对不起‌‌”,让良多夫妻心里触动不已。

到底选血缘关系,还是在时间里培养的养育之情,要如何选择,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良多在沙发上,发现了被自己扔掉的庆多送的父亲节手工花,翻着单反相机里,庆多不知什么时候‌‌“偷拍‌‌”自己的画面,有工作的样子,有睡觉的样子,有微笑的样子,有脚丫子的特写,一张张照片让他顿时泪目。

这时,换不换小孩,似乎都不那么重要,而如何学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才是他应该学会的事情。

在电影的最后一幕,良多夫妻把琉晴这个亲生儿子,送回了原来的父母家,也准备接庆多回家。

而受了伤害的庆多,却像一阵风一样跑开了,他虽然小,但什么都懂得,大个子的良多,在后面追逐着庆多小小的身影,庆多却说着‌‌“你已经不是我的爸爸了‌‌”。

良多承认着自己的错误,真诚的道歉,和肢体语言,告诉孩子任务结束了,他学着做一个合格的父亲,请孩子给予他机会。

在影片的结尾,那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跟孩子紧紧抱在了一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一只慢流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